n5vsj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 風月-第八百二十一章 悔恨推薦-lhegc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实际上,这个东西根本没有难住槐诗多久。
根本不需要如今已经和铸造熔炉结合为一的圈禁之手。
以槐诗对于金属学的造诣,只是隔着盒子就已经弄清楚了内部炼金矩阵的结构,然后只是找了几个地方,输入了几次源质,试了一下开机密码之后,就自动打开了。
盒子只是为了验证槐诗的身份而已。
——打开的人必须是精通金属学的炼金术师才可以。
可当盒子寸寸收缩解离时,里面却空无一物。
只有最核心中的一个标志……
那是赫利俄斯工坊的徽记!
现在,随着箱子繁复结构的不断变化和收缩,最终,竟然重叠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铁球,落入了槐诗的手中。
隔着表面上精细的镂空纹理,能够感受到有源质运行在内部的繁复的矩阵中,紧接着,数十层内核运转,到最后,形成了一片他从未曾见过的地图。
在那一瞬间,悲伤之索传来了深远的鸣动。
令槐诗愣在原地。
遵照久远之前的约定。
炼金工房·赫利俄斯战车,向着同自己缔结了契约的炼金术师发起了呼唤。
马尔库斯根本就不是代表罗马而来,只是这一份通知由墨丘利机构代为转交了而已……
现在,随着铁球缓缓展开,其中有隐约的光焰亮起。
赫利俄斯工坊在等待着槐诗的回应。
最简单的,接受,或者是拒绝。
槐诗陷入沉默。
漫长的寂静里,他抬起头,凝视着身后的城市,那一片渐渐生长和繁华起来的区域。
一切都变得太快。
短短几年的时间,自己就从一个游荡的升华者变成了整个瀛洲举足轻重的角色,已经不再是那个没有选择的少年。
他有可以说no的权力,甚至可以百倍偿还这一份曾经来自赫利俄斯的援助,更何况,他在签订契约的时候,可未曾知晓过其中的内容。
他大可将这一份呼唤置之不理。
无人能够指摘槐诗对于这件事的处置。
可不知为何,在收到这一份邀请的瞬间,内心中所浮现的竟然不是抗拒……而是难以言喻的喜悦。
就连远方吹来的海风好像都芬芳了起来。
有新的冒险向他发出了呼唤。
他轻声笑了起来。
再无犹豫。
.
.
“决定好了么?”
屏幕后面,罗素挠着头:“赫利俄斯可不是什么风平浪静的地方,最近这一段时间,好像陷入了很麻烦的事情里,否则邀请函也不至于让罗马谱系转达。如果你想要出门散散心,会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你看,香巴拉不也是风景如画么?”
槐诗笑了起来:“总感觉我去什么地方都会有麻烦,香巴拉和赫利俄斯有区别吗?”
“既然你都这么决定了,那我这里也不至于反对。”罗素捏着下巴:“仔细想一想,你能安分的在丹波待这么长时间,我都还挺意外的。以前你惹出麻烦通常都会甩手走人,这一次亲自给自己收拾了一趟手尾,想来也能长一长记性。”
槐诗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别占了便宜还卖乖好么?”他反驳:“我任劳任怨当了这么长工具人,你就别惦记着再安排我了不行么?”
“瞧你说的,这是老师对学生的拳拳关爱啊!你可太伤我的心了。”
罗素怪笑了起来,探问道:“身体状况呢?这样的状态出门未免不太明智吧。”
“总不至于去修个车也能修进深渊里去吧?”
槐诗叹息,挠了挠头:“没关系,我带着别西卜,反正还有极意,最起码势头不对还能跑路。”
习惯了自己诡异到极点的运气之后,他已经接受了自己但凡出门就肯定出事儿的这古怪设定。
不可能不多做准备。
在亲眼见证了罗老和剑圣之间的极意比拼之后,他自己’交响’的开发也迈入了全新的一层——交响或许不是破坏力最强的极意,但绝对是泛用性最为广的那一类。
这几天在海边坐着可不是为了钓鱼玩。
而是抓紧时间巩固从那一场对决中所得到的经验和领悟。
最终所得的并不是马尔库斯所看到的场景,而是更加细微的感知。
那种沧海鸣动的规模看起来恐怖,实际上是他在海边读条读的俩小时以上之后的成果,而且除了锻炼掌控能力之外,并不具备实战价值。
对手不可能让他读条俩小时然后再站着不动让他把沧海鸣动塞进自己肚子里。
到现在为止,槐诗对自己的极意也只能说是出入门径,还不敢说如何,但起码面对往昔那些强到不可理喻的对手时有了逃跑的可能。
这年头跑得快可比什么都强。
“是么?但愿你能跑得了吧……”
罗素的笑容变得怪异起来,不等槐诗再问,就忽然打了个响指:“说起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
“什么时间?”
“下单的时间啊。”罗素低头看了看腕表:“应该就是这会儿。”
话音未落,敲门的声音响起。
推开门之后,就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殷勤笑脸,还扛着一架摄像机。
“您好,昨日快递。”
快递员开口自我介绍,紧接着便劈头问道:“姓名?”
“……”
槐诗面无表情的回头,看向屏幕,而罗素已经端起茶杯,冲着他努了努嘴:表示你快点开始表演啊,我可就等着这个了!
槐诗闭上眼睛,对快递员指了指门外的走廊:“你给我出去……”
“别啊大哥,这是客户特殊订制要求……咱这不是怕送错人么?”快递员从门缝里挤出一张笑脸:“麻烦配合一下,配合一下不成么?”
“配合个屁!我又没买东西,滚滚滚!”
“是深渊考古队的包裹!一位吕西安先生寄给您的,特地订了闪送——”快递员举着包裹,死皮赖脸的挤进来:“大哥,我百分之百客户好评就靠你了,你就当行行好,拉我一把,咱们走个流程……”
“……”槐诗的眼角开始狂跳。
在一番让人筋疲力尽的传统艺能表演之后,槐诗终于拿到了那个修长的铁箱,发现里面沉甸甸的,竟然还有好几层,全部是最高规格的一次性封存收容器皿。
只是外包装,就足足价值数百万美金。
“搞什么鬼?”
槐诗挠着头,不知道老大哥给自己究竟寄了什么东西。
“这不是速度蛮快么?”
罗素喝够了茶之后,终于放下茶杯,解释到:“我之前请点库存的时候发现并没有适合你的圣痕遗物,临时跟考古队下了单子,没想到竟然是吕西安亲自出马,看来你和他关系很不错啊。”
“嗯”
槐诗愕然,端起手里的箱子:“圣痕遗物?这个?”
“嗯,由考古队从深度22的区域之下的静寂区里回收的珍贵物品,当年理想国的深渊探索哨站所残留的碎片。
这些年唤龙笛夜以继日的搜索,才终于寻找到了它的踪迹。”
罗素挥手,淡然的说道:“打开看看吧,槐诗,那是属于你的东西了。”
槐诗伸手,拨开了上面的锁扣,一层层的打开外层的封锁。
到最后,掀开最后的内盖之后,便看到了在封存在核心之中的残缺造物。
就像是一根半人高的锈蚀铁棒,灰黑的色彩毫不显眼,稍微不注意的话,就会当做垃圾一样丢弃掉。
可当槐诗握紧拔出时,竟然就焕发出高亢的鸣叫。
龟裂的声音迸发,从槐诗的脚下,下意识的将迸发的压力导入脚下,竟然令整个办公楼陡然一震。
警报被触发,有刺耳的声音响起。
无数锈蚀的痕迹在瞬间褪去,展露出钢铁的色彩,碧绿的波光隐隐环绕其上,展露出沧海的回音。
往昔的铭文已经尽数消失,只剩下了模糊的刻印证明着它的身份。
那一瞬间,同一谱系内的圣痕呼应将其中沉睡的奇迹唤醒,地狱中沉寂了漫长时光的湘君苏醒,展露出模糊的轮廓。
感受到了大司命的神性,便在槐诗的手中发出桀骜不驯的铮鸣。
几乎要脱手而出!
可很快,它便发现自己早已经无处可去,那挣脱的力量迅速的衰弱,到最后,再度回归黯淡,再无异状。
只有褪去铁锈的躯壳上展露出沧桑的磨痕……
当槐诗仔细端详时,才发现铁棍前端的尖锐裂口——这竟然是一截断裂的兵器!
可其中明明湘君的威能无缺,甚至还超出了槐诗的想象,那一份桀骜和凌厉的气息令人头皮发麻,不似温柔似水的湘水之主,倒像是肆虐尘世的滚滚洪流。
“……逝水枪?果然是你。”
罗素凝视着它的裂口,垂下眼眸:“好久不见,应芳州。”
“逝水枪?这原本是一把长枪么?”
槐诗仔细的端详着手中的武器,感受到其中所沉淀的孤寂和戾气,几乎感同身受的体会到了……
那种难以言喻的悔恨!
寄托在其中的痛楚像是要撕裂灵魂一样,痛恨这滚滚逝水东去不回,往日光阴再难重返。
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