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gyh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島田家族的忍界之旅 lifed-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影的決意相伴-vjerq

島田家族的忍界之旅
小說推薦島田家族的忍界之旅
这边宇智波斑在吩咐着白绝分身,站在远处和斑对峙的半藏和柱间也在偷偷交头接耳着。
“半藏,你那影分身还没有回归吗?”柱间皱着眉头对半藏说道。
“那毕竟是白眼的秘术。”半藏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我到底不是日向一族的忍者,在白眼方面,我说是门外汉也没什么不对,学习这白眼秘术恐怕也快不起来。”
半藏这样的解释显然无法让柱间满意,只见他皱着眉头,一声不吭。
而半藏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道:“你也别太担心,风影找到的那地方的确是个隐藏人柱力的好去处,斑想要找到可没那么容易。”
相比于柱间,半藏的信心还是比较足的。
早先半藏穿越到千年之前的世界时,就是靠着那结界术瞒过大筒木辉夜麾下的耳目的。
更不要说在经过了岛田牧阳的改造后,那结界比当初半藏布置的还要更加高明几分,起码半藏自己心里觉得,白绝想要找到人柱力们的藏身之处,可没那么轻松。
看到半藏信心十足的样子,柱间的眉头这才舒展了几分,道:“也罢,不过你的影分身那边也要尽量抓紧时间。”
“我晓得。”半藏点头。
……
镜头一转,砂隐村这边,在风影再一次打偏了阿飞的组合忍术后,漩涡水户也没有再试图靠近阿飞,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朝后跳开,退出了阿飞控制下的树海。
“呼……呼……”
离开了树海之后,漩涡水户略微有些气喘。
身为漩涡一族百年一遇的天才,漩涡水户的查克拉量非常庞大,完全不亚于原时空中能担负一双轮回眼消耗的漩涡长门。
但漩涡水户是强,可阿飞也不是什么软柿子,树界降诞这门木遁秘术,除了无穷无尽的树木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会抽取查克拉。
只要其他人触碰到树枝,就会被抽取查克拉。
漩涡水户在树界降诞制造的树海中战斗了这么久,被抽走的查克拉可不在少数,再加上金刚封锁也是漩涡一族中最顶尖的几门秘术之一,集束缚、切割、压制等诸多强悍的效果于一身,其学习难度之高,也只有最有天赋的漩涡族人才能修成。
而如此强悍的秘术,其查克拉消耗自然也小不了,多重因素叠加之下,便是以漩涡水户的查克拉量也稍微有些吃力。
不过如果仅仅只是如此的话,倒还不至于让漩涡水户退却,这种程度的查克拉消耗,她还能够承担的起,更不要说她也有自己的底牌,之所以选择退缩,关键还是在于如此战斗下去根本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漩涡水户也同样掌握着漩涡一族的感知秘术——神乐心眼,本来她打的主意是想要和阿飞打消耗战。
身为柱间的妻子,阿飞这种战斗方式有多消耗查克拉,漩涡水户是再清楚不过了,本来她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柱间这种超级查克拉大户以外,就再也没人能够随心所欲的驾驭这种战斗风格了,却不想打了这么久,在她的感知中,阿飞的查克拉竟然丝毫没有耗尽的苗头。
甚至于,当她以神乐心眼观察阿飞的查克拉的时候,竟然有那么一丝凝视深渊的感觉。
如果说柱间的查克拉给人的感觉是像无边的大海一样不见边际,那么阿飞的查克拉就好似深不见底的海沟一般不知深浅。
因此,在一番试探之后,漩涡水户果断放弃了原本的计划,准备从长计议。
“怎么?水户夫人,这就放弃了吗?”眼见漩涡水户后退,远处站在木人头顶的阿飞也没有追击,反倒是嘲弄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会和我对耗到底呢……我也真是没想到,身为千手柱间的妻子,你竟然会选择这种最愚蠢的方式和木遁对决。”
“……”
面对阿飞的嘲笑,漩涡水户只是挑了挑眉毛,却并没有要回击的意思,反倒是扭头低声对着身旁的初代风影说道:“风影大人,我需要你帮我创造机会。”
“水户长老有什么计划吗?”风影闻言连忙问道。
他现在的处境也非常尴尬,论整体实力,风影在影级中算不上最顶尖,但也绝对是较强的那一批。
只是面对木遁时,他的战斗方式就实在太过受限了。
或者换句话说,砂隐村所有的众多秘术中,就没有几种擅长应付这种战斗的。
也就只有风影的另一位心腹——未来的二代风影沙门开创的控沙术最善于在这种战斗之中发挥。
但是奈何沙门被联盟安排去守护两个人柱力了,这就导致砂隐村现在手上的战力略有些不足。
包括刚才和阿飞的战斗,也是漩涡水户充当主力,他这位堂堂风影却只能在一旁打打辅助,这让风影的脸面也多少有些挂不住。
只是大战当前,他也没功夫在意这些罢了。
漩涡水户当然不清楚风影这些复杂的心思,眼见风影凑了过来,漩涡水户则是摸着下巴道:“风影大人,这个特殊的白绝的战斗风格和柱间十分类似,不过相比于柱间,他制作的木人在坚韧程度上就差的远了,只要能靠近他,我就有信心能将他那劣质的木人之术切的四分五裂。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仗着树海的守护,我实在是难以靠近他,所以……”
说着,漩涡水户扭头看向风影,一字一顿道:“我需要风影大人掩护我,帮我创造出一条接近木人的道路……想必风影大人应该不会做不到吧?”
“……”
听到漩涡水户的话,风影先是一阵沉默。
事实上,作为终结风之国乱世的初代风影,他当然也有一些自己的底牌。
沉吟片刻后,风影最终还是一咬牙下定了决心:“水户长老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