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jm6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獵戶出山討論-第1307章 重情重義的真男人讀書-jshba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
第1307章重情重义的真男人
“呆会儿是你来还是我来”?易翔凤看了看手表,有些不耐烦。
“什么意思”?周同转头看着易翔凤。
“不管结果如何,那个医生都不能留”。
“不行”!周同立刻否决了易翔凤的打算,“我们不是黑·社会”!
易翔凤呵呵一笑,“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说着对祁汉说道:“祁大狼头,他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祁汉面色平淡,“不要侮辱‘黑·社会’这三个字,‘黑·社会’至少还讲义气,某些个西装革履的衣冠禽兽杀,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杀起人来眉头都不皱一下,他们黑起来比黑·社会要黑得多”。
“山民哥说过,有所为有所不为,有些底线不能破,一旦破了将一发不可收拾,再也无法刹住车”!周同坚决的说道。
易翔凤眉头微微皱了皱,“陆山民这小子身上的毛病还真不少,把手下也给带坏了,你知道你们在跟谁打交道吗,牵扯到里面的各方势力,哪个有底线”。
“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周同并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在陆山民身边呆了那么多年,他一直谨记一句话,‘世事变幻,不忘初心’。
祁汉冷冷一笑,对周同的说法嗤之以鼻。“那就让我来吧,杀人是我的强项”。
说着看了眼周同,“陆山民要是找你秋后算账,你就说是我杀的,跟你无关”。
周同还想反驳,易翔凤拍了拍周同的肩膀,“他要杀人,你拦得住吗”。
三人正说着话,海东青已经朝门口方向走过来。
“青姐”!周同赶紧求助的喊了一声。
海东青撇了一眼周同,冷冷道:“妇人之仁”!说着就推门而入。
易翔凤耸了耸肩,“祁大狼头,看来你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黄九斤半坐在床上,见海东青进来,伸手将柳一刀护住。
“他是无辜的”。
“马嘴村出来的人都这么婆婆妈妈吗”!海东青声音冰冷。
“我虽杀人,但只杀该杀之人”。
“他就是该杀之人”。
“我不会让你杀他的”。黄九斤看上去很虚弱,但双目圆瞪,气势丝毫不弱。
柳一刀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个雄壮的男人不让他出去,如果刚才开门,可能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想到这个黑衣女人之前给他看的那几张照片,陷入深深的绝望。
“祸不及家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黄九斤警惕的盯着海东青,“你也家人,将心比心,他死了,他的家人该怎么活下去”。
海东青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变化,内心也半点不起波澜,她当然知道家人的重要,但那也只是她自己的家人重要,至于别人的家人,她很早以前就能做到完全不在乎了。
“你觉得你现在有能力阻止我吗”?
说着缓步跨出,屋子里无风起浪。
“你还记得小五吗”?黄九斤死死的护住柳一刀。
海东青脚步停顿了一下,不过也仅仅是停顿了一下就继续向前。
“人虽然不是你杀的,但小五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结”。
“他有没有结,与我无关”。海东青的声音变得冰冷。
“我无意揣测你们之间的感情,但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我了解他。如果你今天杀了这个医生,我能肯定的告诉你,你们之间的隔阂将会更深”。黄九斤拳头紧握,他知道海东青今晚若是执意要杀人,他现在根本不可能拦得住。他也并不太清楚海东青和陆山民之间的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也唯有赌一把。
屋子里的风更大,海东青长发飞舞,黑色的风衣猎猎作响。她这一生,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她。那是她内心深处最大的痛。当年父母双亡,各方势力围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处在各种威胁之中。最后,那些曾经威胁过她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这还不是她最生气的,她最生气的是,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害怕陆山民对我的看法,我凭什么要在乎他对我有没有隔阂,我海东青做事,从来不在意任何的看法。
柳一刀吓得瑟瑟发抖,像个小姑凉一样钻进黄九斤怀里,他在医院也见过太多的死亡,本以为对死亡早已麻木,但当真正面对死后的时候,才尝到恐惧的滋味。
黄九斤没想到适得其反,在这一点上,他并不比陆山民高明,完全不明白海东青为什么会突然生气。
“我理解你是为了大家好,为了大局着想,但这不能成为胡乱杀人的理由。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让周同把他软禁在这里,等一切有个了断之后再做决定不迟”。
屋子里的气机缓缓消散,海东青脸上的杀意也渐渐褪去。
“好好在这里呆着,若是让我发现你想逃跑,我割了你的人头”。
柳一刀如获大赦,又哭又笑。
黄九斤愣了一下,一脸的茫然,暗自感叹,古人说得没错,女人的脸就跟天气一样,说变就变,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变成什么样子。
门外的三人见迟迟没有动静,正准备走进就,就看见海东青迎面走了出来。
“青姐”!周同着急的喊道,刚才并没有听见惨叫声,不知道她是否已经杀了那个医生。
海东青径直朝院子里另一处房屋走去,在黑夜中留下一句话。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他”。
三人互相大眼瞪小眼,眼中都是不解和意外。
······
······
第二天一早,毕安和徐凌就再次来到医院,这一次陆山民没有阻止。
小妮子严格按照昨晚陆山民和她对的口供回答,没有出现任何漏洞。
反复询问了近两个小时,毕安和徐凌没有任何收获。
陆山民和小妮子都有不在场的证据,两人不肯提供更多的信息,也没有办法,最后只得悻悻离去。
魏无羡每天准时都会到医院来,同时也源源不断的将外边的消息带过来。
吴峥没等伤好就急不可耐的登上了吴家家主的位置,打着绷带出席了吴氏集团的董事会。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毕竟他在吴家名声不显,甚至不少人都不认识他,在家族和董事会上都遭到不少人的反对。但吴世成和吴世康力排众议,再加上最后吴德出来一锤定音,最终顺利成为了吴家的家主。
吴氏集团也在吴峥的受益下与魏家签订了和解协议,收回了对魏家的打压,同时魏家也停止了对吴家的挑衅,不再支持之前的几桩关于劣后债权的案子。
吴家没有发布吴民生的死讯,对外宣布是退休养老。警方也默契的没有宣布吴民生的失踪,应该是不想引起更大的风波,暗中的进行的侦查。
虽然外界有着各种各样的谣传,但在吴氏集团强大的公关团队面前,很快就被其他的热点话题给掩盖。
吕家的吕震池和田家的田岳在昨天亲自去了吴公馆,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天才离开,想必是在协商新的合作协议。
魏无羡兴致勃勃的将打探到的消息告诉陆山民,“小师弟,真有你的,说一个星期解除危机就一个星期,连一天都不带差的。我家老爷子对你可是赞不绝口”。
陆山民可没他那么乐观,大黑头重伤差点丢了性命,还成了通缉犯。
现在还没有办成铁案是因为吴峥还没有明确指证,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他把这个作为制衡自己的筹码,要想办成铁案随时都可以。
事情的进展与之前的预料要差了很多。
还有吴民生,到底是吴峥毁尸灭迹还是真的只是失踪,想了整整一晚上,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又是一个巨大的变量。
“别想得太美好,吴峥已经脱离了我的完全掌控”。
魏无羡愣了一下,“小师弟,你不是说你有办法让吴峥完全听命于你吗”?
“一言难尽”。
魏无羡有些失落,“这可是一大盆凉水啊,我爸还有我大哥正摩拳擦掌的谋划怎么从吴家身上打捞一笔弥补之前的损失呢”。
“很抱歉,让你们白忙活了一场”。陆山民心里很过意不去,魏家跟着他冒这么大风险,到头来什么都没捞到。
魏无羡摆了摆手,“哎,也没什么,我们魏家不缺这几个钱”。
“魏师兄··”陆山民含笑看着魏无羡,“其实还有机会”?
“啊”?魏无羡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小师弟,你的笑容告诉我,你又想坑我”。
“怎么能叫坑呢,以我俩的关系,这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魏无羡眼珠子转了转,“换了个说法听上去到也有几分道理”。
陆山民搂着魏无羡的肩膀,“跟你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坑我已经挖好了,你就直接说跳不跳”。
魏无羡一脸苦相,“小师弟,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愿意”?
“如果我说不愿意,小妮子以后还会理我吗”?
“当然不会,不仅她不理你,连我都不会理你”。
“哎···”,魏无羡仰天长叹一声,“我还有得选择吗”!
陆山民含笑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魏师兄,你是个重情重义的真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