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遊戲小說

x4hkd優秀小說 四重分裂討論-第八百一十七章:合適的位置熱推-351kq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谢啦。”
站起身来的亚瑟晃了晃脖子,揉着肩膀对墨笑道:“身体方面还好说,主要是核心里的那份力量实在太难消化了。”
墨只是平静地看着他,然后将手中那柄铁剑收回行囊,淡淡地说道:“如果你没有发泄完的话,我不介意继续奉陪一会儿。”
“别!”
亚瑟立刻摆了摆手,干笑道:“不用了,我已经没事,拜你所赐,以后应该不会再随便暴走了。”
墨也没再坚持,只是抱着胳膊靠在实验场冰冷的墙壁上,语气古井无波:“你早就消化完了,所谓的‘暴走’也是故意的。”
“咳!”
亚瑟的面容顿时一僵,目光闪烁着笑道:“说什么呢,我这不是刚醒过来没多久嘛,压抑不住你罪王的无上伟力导致情绪暴走也是情理之中……”
“你不是法拉·奥西斯,也不是路德·金。”
墨打断了亚瑟,风轻云淡地说道:“你的器量,比他们要大得多。”
亚瑟嘴角一抽,沉默了好久才缓缓开口道:“你几乎毁掉了我的国家。”
“是。”
“清醒也好,暴走也好,你总得让我发泄一下吧?”
“嗯。”
“你这人倒是一如既往的好说话。”
亚瑟自嘲地笑了笑,大大咧咧地席地坐了下来,感叹道:“嗨,不过说的也是,在切身被那种东西‘滤’了一遍之后,又有谁不会站在你这边呢?”
“……”
“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亚瑟并未在意墨的沉默,只是自顾自地托着下巴问道:“用我的死……啧,这话说的真奇怪,用我的死促使父皇发动战争?呵,这怕不是会正中格里芬王朝的下怀啊,毕竟在我看来,他们现在恰好急需一场规模较大的战争来重整风貌,要是操作不好的话,沙文很可能会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鉴于醒来后只和欧西里斯、加洛斯草草聊了几句就被梅林强行拉走开始检查身体,亚瑟所知道的‘内情’其实并不是很多,甚至还因为他死了这么长时间而有所缺失,但这个被其父亲,也就是沙文帝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威廉·伯何认定为‘天生王者’的皇储可从来都不是什么花架子。
或许他不是最智慧的那个、或许他不是最勇武的那个,但从一个君王的角度看来,亚瑟依然够格列在最顶尖的一列。
若他是紫罗兰帝国的皇储,那么休·布雷斯恩早就开开心心地当酒馆老板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了。
若他是格里芬王朝的皇帝,那么西南大陆恐怕早就变成了另外一番格局,且不提银色同盟那个庞然大物,但沙文帝国、阿道夫自由领乃至梦境教国现在还能不能存在都要打个问号。
真正了解亚瑟能力的人其实并不多,就算在沙文帝国内部,他这位皇储的存在感其实都不是特别高,或许确实有很多人能看出他的优秀,却几乎无人了解只有‘伟大’二字才配得上他。
倒不是说他故意低调,也不是其父威廉·伯何想要将其雪藏,只是在这父子二人看来,至少在近二十年内,沙文帝国需要的是一位能够让国库愈发夯实的‘商人王’,而不是‘千古一帝’。
但曾经作为皇储殿下至交好友的罪爵,无疑是了解前者的。
也正因为如此,墨在听完亚瑟的一番话后并没有丝毫表示,而是继续保持着沉默,或者说是……静候下文。
果然,亚瑟见对方并无反应后先是苦笑了一声,然后沉吟道:“你需要盟友。”
“我不需要盟友。”
结果正当亚瑟准备提供自己的思路时,墨忽然淡淡地来了这么一句。
“你不需要盟友?”
亚瑟翻了个白眼,哑然失笑道:“你要是打算带我和欧西里斯组成个敢死队去暗杀那位血狮大帝?也行,不过得顺便把那位伊莉莎公主殿下弄死,否则格里芬只会更强,哈哈,要是寂祷妹子不介意的话,你把那位二公主收了也行,我觉得她很可能会喜欢你这种人。”
“需要盟友的并不是我。”
墨并没有回应亚瑟的笑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后者:“而是你和你的父亲威廉·伯何。”
亚瑟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愣道:“你没打算杀死我的父皇?或者干脆让我这位皇储亲自弑君,玩一出傀儡皇帝之类的戏码?”
“并没有这个必要。”
墨摇了摇头,嘴角翘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威廉·伯何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人才,我也没打算把你变成一个傀儡皇帝。”
“那你是想把我变成个打手?”
亚瑟干笑了两声,耸肩道:“行倒是行,不过我天赋有限,就算那位侏儒老爷子给我造了这么一副身体,现在也就看看能跟加拉哈特元帅过两招而已,真的是‘两招’,第三招我可能就要被干掉了。”
墨依然没有陪亚瑟一起胡说八道的意思,只是悠悠道:“我希望威廉能在更适合自己的领域释放能量,而束缚了他大半生的皇位刚好可以由你来坐。”
亚瑟沉默了,他并没有继续问‘为什么不杀自家父皇’以及‘傀儡皇帝的问题’,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就是自己似乎一开始就陷入了误区。
很显然,虽然对自己临时想到的‘罪王’这一称呼并无意见,但重新开始活第二次的亚瑟很清楚,墨想要的东西和他是否要成为一个皇帝并没有半毛钱关系。
再结合他之前那番话……
“呵,是我目光短浅了。”
亚瑟咂了咂嘴,苦笑道:“看来是被那些吟游诗荼毒的太厉害了。”
墨微微颔首,他知道亚瑟已经猜出来了。
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位置,故事里那些正直的大英雄砍下坏国王狗头后取而代之,从此和公主过着幸福生活这种桥段乍一看没啥毛病,但仔细分析一下的话,其实还是很荒谬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英雄并不一定适合当国王。
事实上,可能绝大多数英雄都不太适合当国王。
因为这压根就是俩职业……
英雄可以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大杀四方。
英雄可以在帅帐中运筹帷幄,挥斥方遒。
英雄可以帅到一塌糊涂,策反敌方公主。
英雄可以大吼一声Stella,击碎星辰,然后扑街。
但当国王所需要的业务能力就是另外一码事了,因为涉及的方面着实不少,我们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你让一个修罗模式随便打速通的、知道所有武器效果的、清楚每个关卡隐藏要素的、碰见超高难度吕布敢上去跟丫硬碰硬的《X国无双》玩家去玩他从来没玩过的《X国志》,而且不许看攻略,也没有弱智、无脑、简单等比较温和的难度可选,他八成得抓瞎,然后光速驾崩。
当然,也可能有那种非但没有光速驾崩,甚至还玩的不亦乐乎,一边苟一边学最终鲸吞天下的,但那毕竟只是少数。
天才也好,蠢货也罢,绝大多数智慧生物都是有极限的,无论是天赋、精力、才华都会有一个阈值,虽说有也有很多人在旁人眼中可谓是全才,比如伊冬眼中的墨檀,但那也是有极限的。
比如电脑知识……或者说是黑客技术方面,墨檀确实很强,但他的精力终究还是有限,所以欺负欺负别人还行,真要是跟双叶那种专精一道,甚至连身体发育都为此受到影响(?)的同级别天才,他还真就比不上人家。
要不是占据着绝对,注意,这里说的是‘绝对’的硬件优势,双叶加她自己研发的NAVI随随便便就能把墨檀玩死。
说了这么多,总结下来其实也就五个字——术业有专攻。
撑死了再个前缀——在绝大多数情况下。
那些故事里英雄干掉坏国王自己坐龙椅,还能坐得平平稳稳的可能性并非没有,但难度绝不会亚于让一个德艺双馨的老师解答有关于‘汽车引线束断裂但引擎还能正常空转’或者‘怎么用绝佳的火候炒饭’这种问题的难度。
所以尽管墨并没有很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但亚瑟依然秒懂了。
自己的父亲适合做商人,那让他去做商人该做的事。
自己适合当皇帝,那么就让自己来当皇帝。
不是傀儡,而是真正的让自己来治理国家,为了面前这个人的‘大业’,治理国家。
不是开开心心的杀人扬灰,而是让对的人坐在对的位置上,多么简单的一个道理。
但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否则古代那些国家也不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夺位事件了,谁适合当皇上谁就当呗。
当然,这里面有着成吨成吨复杂的问题,但是亚瑟却很清楚,自己面前的‘罪王’其实并不在乎。
因为他有无数种办法让那些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更何况,如果自己愿意配合的话,就算他不出手,也可以把很多问题变得简单化。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会配合他么?
会配合这个给沙文帝国带来了各种无妄之灾,害死了不知道多少人,最后甚至连自己都暗杀掉的,妄图将这个世界搅个天翻地覆的疯子么?
当然会的。
因为从自己开始这第二段生命的那一刻起,自己也已经疯了。
亚瑟笑了起来,咧嘴道:“你可以说服我,但时机成熟后,你怎么说服我的父皇?”
“你去说服。”
墨给出了简短精炼的回答。
“好吧,说服父皇也好,提前当帝国的主宰也好,我都没意见。”
亚瑟站起身来,冲墨莞尔一笑:“那你呢?给我当个马前卒?还是真让我给你封个王当当?”
墨慢条斯理地戴上手套,嘴角也翘起了一抹弧度:“你以后需要主宰的并不只是沙文帝国,亚瑟,至于我……”
“你怎么?”
“我主宰你们就好。”
“嘶……敢情我还是个打工的。”
亚瑟撇了撇嘴,然后走到墨面前,伸出拳头:“那就这么定了?”
如果是过去的罪爵,应该会跟亚瑟对击一拳,用力点头,然后微笑道:“定了!”
然后亚瑟说请多指教,罪爵说请多指教,空气里充满了GAY里GAY气。
但现在……
墨看也没看一眼亚瑟悬在半空的拳头,径直从对方身旁走过,头也不回地甩下一句:“你继续配合梅林调试身体吧,回头会有人来为你分析局势的。”
“你好歹给我点儿面子啊。”
亚瑟尴尬地放下了拳头,转头对墨的背影叫道:“谁给我科普局势啊?也是咱们自己人吗?”
墨顿住了脚步,微微颔首:“是。”
“加洛斯大公吗?嗯,加洛斯大公挺好的,人通透。”
“加雯。”
“加……”
亚瑟当时就噎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撇嘴道:“你故意的吧?”
“不是。”
“行吧行吧,冤家宜解不宜结,弟妹呢?”
“我和寂祷之间并不是那种关系。”
“真的假的,你俩挺能演啊!”
“……”
墨没有说话,也没有继续往外走,只是沉默地站在原地。
亚瑟吹了声口哨,脸上露出了促狭的笑容:“该不会是你想追她,结果人家不同意,只肯跟你演戏吧?”
“不,我没走只是因为你还有事想问。”
墨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语气亦是无喜无悲,不带半点波澜。
亚瑟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一个分外勉强的傻笑:“嗯,我想问你是不是喜欢寂祷妹子。”
墨重新迈开了脚步。
“等等!”
双拳紧握的亚瑟忽然大喝一声。
墨停下了。
“歌薇尔……”
亚瑟深吸了一口气,看似平静地问道:“歌薇尔·罗根,她还好么?”
“她给我写了一封信,我让寂祷抄了一份交给塞德里克,现在应该已经在威廉·伯何的手上了,原件在我这里。”
墨从行囊里拿出了几张羊皮纸丢在地上,继续向前走去。
“歌薇尔的信……”
亚瑟往前迈了一步,只迈了一步,然后便身形僵硬地停在原地不动了。
“没错,歌薇尔·罗根的~”
一个气质优雅的暗精灵女子与墨擦肩而过,俯身捡起了地上那几张羊皮纸,走到亚瑟面前递给他,莞尔道:“她在信里以您的恋人自居。”
“啊!谢谢,请问……”
“很高兴再见到您,亚瑟殿下,我叫加雯,以后请多指教。”
“?”
第八百一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