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歷史小說

i5b6s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庶長子》-第 715 章 悔婚讀書-om2p6

紅樓庶長子
小說推薦紅樓庶長子
贾珂看着薛宝琴已经有些移不开眼睛,现在一听薛宝钗的话才好像反应过来,然后上前一步扶住薛宝琴笑着说道:“妹妹既然来了宫中那就多住几天,有什么不合意的地方尽管和朕说。”
薛宝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贾珂这个皇帝,现在被他扶着手,脸色就变得通红,但是薛宝琴又不敢挣扎。
薛宝钗在一旁见到贾克,抓着自己的妹妹,虽然这正是她的算计,但是在这宫门口,贾珂这样的失态,怕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于是薛宝钗急忙请贾珂入承乾宫叙话,贾珂也好像才反应过来,这才松开薛宝琴的手,笑着走进了承乾宫。
贾珂进了承乾宫,这时候在承乾宫的侧殿之中,已经摆下了酒宴。
贾珂坐在正中间,薛宝钗和薛宝琴在贾珂的两旁相陪。
贾珂现在可不像原先那样谨慎小心了,现在美人当面自然是多喝了几杯。
不知不觉中贾珂就有些醉意了,于是他借着酒意把薛宝琴搂在怀中就不撒手了。
而坐在贾珂另一旁的薛宝钗,对于这件事好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仍然不停地给贾珂斟酒布菜。
而贾珂现在心思都在薛宝琴这个美人身上,哪里有心情在喝酒?只见贾珂一把抱住薛宝琴,直接就拖着她进了后宫。
薛宝钗自然会为贾珂安排好一切。
于是当天晚上,贾珂就又享受了一回新郎的滋味儿。
第二天早晨贾珂醒来之后,抱着怀中仍然带着眼泪的薛宝琴十分的满意。
贾珂看着床上的薛宝琴仍然没有醒来,于是便轻轻地抽出了胳膊,然后给她盖上被子,轻手轻脚的出了卧房来到外边。
而在外边守候的李贵,见到贾珂出来了,立刻命令宫女太监给贾柯梳洗。
贾珂穿戴完毕之后,对一旁的宫女太监吩咐道:“薛美人还没有醒来,你们不必打搅。”
贾珂说完之后,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承乾宫,回乾清宫用早膳去了。
等贾珂走了之后,薛宝钗这才出现在了薛宝琴的卧房前。
然后薛宝钗轻轻的推门进去,只见这时候的薛宝琴已经醒来了,现在正在被子里,两眼无神的看着房顶。
薛宝钗来到床边,笑着对薛宝琴说:“恭喜妹妹了,以后咱们姐妹在宫中可要互相帮衬。”
薛宝琴听薛宝钗这一句话,这才有些清醒过来,然后看着薛宝钗坐在一旁,立刻就满脸通红,把头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
薛宝钗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薛宝琴从被子中拉了出来。
“妹妹害羞什么,是女人都有这么一回。”
薛宝琴有些迟疑的问道:“姐姐,你说皇上会不会怪我已经定过亲了?”
薛宝钗摇摇头说道:“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不过是件小事儿。我一会儿和哥哥通个信儿,他自然会明白其中的意思,到时候一封书信送到梅翰林那里,他自然会识趣地把婚事退了。”
薛宝琴听到这里才有些放心,虽然说薛宝琴有了攀附贾珂享受荣华富贵的心思,但毕竟是个传统的女人,对于自己定亲这件事还是时分在乎的。
当天晚上薛宝钗便写了一封书信,另自己的太监送到了薛蟠现在的府上。
那薛蟠接了书信,看完之后就有些纳闷自己这妹妹是怎么了,竟然把薛宝琴也拉到身边,这不是在分自己的宠吗?
但是薛蟠还是有些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的这点智商和妹妹比起来,简直就是萤火之光。
于是薛蟠也不再想其他,觉得只要按妹妹的吩咐去办,就不会有差错。
于是薛蟠立刻命人将薛蝌叫到自己的书房之中,然后对他说了,皇上已经宠幸了薛宝琴这件事情。
薛蝌听完之后,立刻激动地两眼放光。
自从薛蝌带着妹妹来到京城投奔薛蟠,看到薛蟠现在的生活就羡慕得不得了,现在自己的妹妹也得皇上的宠幸,将来也是宫中的娘娘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将来也能和薛蟠一样?
其实薛蝌对于薛蟠这个草包是看不上眼的,觉得他都是凭借自己的妹妹,这才能够在京中肆无忌惮。
薛蟠是个直肠子,说完薛宝琴的事情后,直接就和薛蝌说道:“宝琴妹妹还有件麻烦事,那就是和梅翰林订过亲,我想着咱们写封书信,让梅翰林把这亲事给退了,省得外边传出风言风语来,对宝琴妹妹将来不利。”
薛蝌自然明白这件婚事,对薛宝琴对于薛蟠说的退亲的事情自然是万分的同意。
于是薛蝌当场就用文房四宝写了一份退亲的文书,之后薛蝌也写了一封书信给这梅翰林,让他识趣一点,不要让自己恼了,最后大家不好看。
这封信快马加鞭的又从京城出去,没几天的功夫就到了梅翰林的手中,现在的这位梅翰林是在山西长治府当官。
这一天,刚从府衙回到内宅,刚在书房中喝了杯茶,就由管家来报,京城薛家派人送信来了。
梅翰林听了之后不敢怠慢,连忙命送信的人进来。
要是以前梅翰林自然是巴不得躲着这门亲事,但是现在却不同往日,那薛家是皇亲国戚,听说在宫中薛宝钗时分受宠,而且还生了一个孩子,现在大孩子已经被封了齐王。
就凭这孩子,薛家也能保证几十年的富贵荣华。
不一会儿管家就领着一个风尘仆仆的下人走了进来。
那人虽然风尘仆仆,但是脸上却十分的骄傲,见了梅翰林也不磕头,只是拱拱手说道:“给梅大人见礼了。”
梅翰林看到这家人竟然如此的无礼,脸上就不高兴了。
梅翰林的管家自然就看出了她们组织的不快,于是对旁边这人说道:“你是哪一家教的规矩,竟然这么不懂事。见了我家老爷为什么不下跪行礼?”
那下人却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家可是皇亲国戚,我们姑娘在宫中当贵妃,刚才我给大人拱手已经算是多礼了。”
梅翰林现在还不想得罪这个下人,只能忍住气说道:“既然你是薛家派来送信的,那书信拿来我看。”
这下人听了梅翰林索要书信,就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大信封,然后递给了一旁的管家。
那管家狠狠的瞪了这薛家的下人一眼,这才接过书信,双手捧着送到了梅翰林的身前。
梅翰林将这个大信封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两封书信。
梅翰林将这两封书信的封皮看了看,挑了薛蟠写的那封书信打开。这一看,越看越是心经到了最后脸上的汗都流了出来。
原来这封书信上,薛潘也没有隐瞒,直接就告诉了梅翰林,薛宝琴进宫探望薛宝钗,不想被皇上相中,现在薛宝琴已经在皇上身边侍奉,接着就是威胁指言,让梅翰林退了这门亲事大家两便,不然的话,最后如果让皇上知道了,他们一家没有好果子吃。
梅翰林放下薛蟠的书信,又把另外一分薛蝌的书信打开来看。
这封信和薛蟠写的书信大致相同,不过语气委婉了许多,这封书信中还夹着一张原先双方定亲时护送的庚帖,然后就是几百两银子的银票,算是梅翰林当时送的定亲礼物。
梅翰林看完之后默默的叹气,都怪自己晚了一步,如果早就让他家三儿子同薛宝琴成亲,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锅事。
梅翰林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了,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现在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进一步万丈深渊。
梅翰林也是一个干脆的人,当场就用文房四宝写下了一分退亲文书,然后又命管家去内宅寻找夫人,拿来了那份薛琴的庚贴。
梅翰林接过庚帖,将这庚帖和书信重新封到一个信封上,然后送到那个薛家下人手中。
“这是退亲的文书以及宝琴的庚贴,你回去好好交给你们主子。”
这下人见到梅翰林如此的痛快,也有些刮目相看,他来的时候还以为梅翰林会百般推脱,到时候他还得用语言来威胁,没想到梅翰林把事情看得这么透,马上就同意了退婚。
“多谢梅大人,我回去之后一定据实向主子禀报,还请梅大人以后多多和我们主子来往,以后互相帮衬也是一桩美事。”
梅翰林听了,连连的点头,接着就又命管家取来了十两银子,送给这个下人做盘产。
这家人得了银子,这才匆匆的告辞,因为这件事他们组织可等得急,薛蟠的意思是说,在薛宝琴受封以前就把婚事退了,省得以后有麻烦。
几天的功夫之后,这封书信便送到了薛蟠的案头。薛蟠把这封信看了一遍,脸上露出了自得的笑容,然后他对一旁的薛蝌说道:“怎么样?我说他一个芝麻绿豆的官儿,怎么敢违背咱们的意思,你看这不是退亲的文书已经写下,庚帖也要回来了。我一会儿就派人给宫里的宝钗传信儿,让她放心。”
当天夜里薛宝钗就得到她哥哥的传话,等薛宝钗把这个消息告诉薛宝琴的时候,她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这见婚事一直就是薛宝琴心中的一个疙瘩,原先的时候担心梅翰林悔婚,等进了宫服侍了贾珂之后,又害怕被梅翰林赖上。
现在薛宝琴终于能够睡个踏实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