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qkw爱不释手的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起點-第2044節 鐵人軍相伴-brsyw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东南军的铁人军向着城墙冲击!
他们穿着多层铠甲,最里面的锁子甲,中间是鳞甲,再外层用薄铁片穿编成板块装甲,头盔则是铸造,就是颜常武神降之前军人们所用的头盔,还有金属面具,所用装甲都是合金钢,属于III代产品,轻便、坚韧,防护能力极佳。
最后罩上一件短袖的长,袍子两公分厚,内衬一般是棉花,也有皮革或者毛毡,最内的是丝绸—蒙古人的方式,用来防箭,丝绸相对坚韧,箭扎不穿,轻轻一拉,就把箭给拉出来。
小腿上包着铁制的胫甲,前臂上裹着同样铁制的护臂,层层遮盖。果然有资格称为超重装,厚重到牙齿。
他们经过轻挑细选,普遍身材高大结实,达三万身强力壮之勇士,身披数十斤重之铁甲,号称铁人军,无人能当其锋。
又被称为“罐头兵”,一听就知道颜常武的口风,他这么说,大伙儿也就这么叫。
罐头兵在东南军中难得出动,因为除伊斯坦布尔之外的城池,根本不能派上用场!
如今有一万铁人军加强给第六军,让他们先行开路。
“铁人军,出动!”李成栋大喝道。
他一声令下,铁人军开始移步向前,随着身形移动,身上的铁甲叮当做响,
他们每边都有一个军士,扶着他们登上了土山顶,上万铁人军发出的铁甲响声汇聚成哗啦啦的大响,这些铁甲的响动加上铁人军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竟然盖住了包头佬的狂呼呐喊与鼓声,使的整个战场,好似只有这如山如林一般的铁军在行进,天地间竟似无人能挡住他们的脚步。
即将与铁人军对阵的包头佬心中一阵阵的胆寒,只觉眼前这支军队可怕之极,无奈又不能退却,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向着城墙发动进攻,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时候,刹那间,包头佬毛骨悚然!
如同遇到了天敌般,包头佬所有的火力齐射!
向着罐头兵开枪、射箭,滑膛枪的圆弹根本不能破防,被装甲敌住。
线膛枪的尖弹破坏力强,能够击穿护甲,但罐头兵多是刀盾兵,他们的盾牌坚实,子弹击不穿。
至于抛射的弓箭,钉在装甲上根本无能为力,有的罐头兵身上被射成刺猬却依旧活蹦乱跳。
内城墙的包头佬赶快把大炮压低炮口,向着罐头兵轰击,再投掷炸弹、石头,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敌军给打下去!
同时,涌来了大批的包头佬,冲来肉搏,他们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都是一刀换一刀,即使自己被敌人砍中也在所不惜。
每一个包头佬都很明明白白,绝不能让异教徒打下城墙,否则奥斯曼帝国完蛋!
血战到底!
顿时,鲜血猛涌而出!
铁人军挥动雪亮的大刀,砍溅起鲜血大片大片地流淌。
包头佬流的血比东南军多很多,但他们根本不在乎,每一个包头佬都陷入了狂热之中,哪怕东南军的掩护火力异常强大,炸弹直接落到交战的两方头顶上—中国兵的防护能力不怕炸弹迸飞的铁钉和钢珠,哪怕包头佬也同样出动了甲兵,相对的防护还是不如东南军,被炸伤炸死,但他们依旧向前冲锋!
远处高土山上的东南军狙击手取得了丰厚的战果!
包头佬专注于拼命,顾不得自己身形暴露,许多人被击中,倒在了血泊中,但他们依旧不停顿地冲向与东南军的接战处。
同时,东南军还使出他们的惯用招数,集中火力打击包头佬的二线部队,让他们无法增援一线。
包头佬的确动用了大量的后备役部队上前线,他们防护更差,也没有什么经验和训练,往往不知道躲避,死伤很严重!
但最严重的正是一线,双方打得不可开交,白刃映着寒光,点点耀动,肉搏战成为了决定胜负的关键!
热兵器似乎失效了,因为东南军的装甲厚实能够抵抗住子弹与炸弹的侵袭,而包头佬倒下一个,上前一双!
你杀我,我杀你,血流成河一般,土山一下子就变成了血山!
太阳光猛烈地射下来,热血蒸腾,腥臭无比,熏人欲倒。
在内城墙驻守的包头佬贝伊德里克·安奈尔看着下方的尸山血海,痛苦地道:“如果那里不是地狱,还是什么!”
德里克·安奈尔是个受伤的退役老兵,跛了一条腿,上不得一线,就在二线组织进攻,他驱使了大量的小伙子冲向东南军,看到年轻的小伙子们倒在了异教徒的刀下,异教徒甚至砍得刀断刀钝,可见这帮恶魔杀掉了多少奥斯曼小伙子!
然而死得是如此之惨,包头佬还是得不断地向这个地狱投入兵力,纯属用人命去填。
宁愿在地狱死光光,也绝不能让城墙失守,一时间,包头佬有“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亡”的气概,给了东南军一个结实。
双方互相砍杀,拼斗,穿着褐色衣甲和黑色铁甲的人群就在鲜血淋漓的泥地中拼死搏杀,不住地有人被砍翻和捅穿,鲜血狂飙抛洒大地,受伤落地的很快便被其他人践踏,踩死于地,血和碎肉混入烂泥湿地之中,惨叫和临死前闷哼声不绝于耳。
战斗中不时有人从城墙上跌落地上,有的人没死,地面上充斥着无法抑制的惨嚎,加上尸体和鲜血,彻底地坐实了“地狱”之名。
包头佬损失巨大,其实小部分是被一线的罐头兵所杀,大部分死伤在东南军后方的掩护火力下!
东南军掩护火力大显神威,子弹、弓箭、炸弹、火油、炸弹泼雨一般地向着包头佬倾泻,而包头佬恍若无知一般地攻击东南军,让观战的颜常武与戴维先生深有感触。
戴维先生感慨地说道:“奥斯曼人性情残忍,意志坚定,哪怕身处险境,只要呼喊宗教口号,就可以增添无穷的力量,好象陛下所言的‘神打’一般难寻对手,所以欧罗巴的白皮被他们打得闭门不出,实属天下有数的强军!”
“此言要一分为二来说,在冷兵器时期,包头佬可以来玩精神战胜物质的那一套,但到了热兵器时期,包头佬这一套就玩不转了,沦为战五渣,任人宰割!”颜常武摇头道。
见戴维先生不信的样子,心忖这娃殊不知在颜常武来之前的年代,包头佬简直就是小受,论战斗力是谁都能够上前踩他们一脚,哪有现在包头佬的生猛样子!
真是江湖岁月摧人老,包头佬一代不如一代,唯有我中华轩辕氏,从古至今,从冷兵器打到热兵器,都是顶级的玩家!
俺现在就是大玩家了!颜常武不由得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