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9e5爱不释手的小說 孤島諜戰 起點-第六百四十七章 報復相伴-ca7a2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就在中岛信一给冈村打完电话后不久,胡孝民从十六铺码头打回电话,称已经找到定时炸弹,并成功将定时器拆除。
中岛信一松了口气:“这是今天听到的最好消息了。”
天马号的安全,由宪兵队负责,特工总部和梅机关都没插手。真要出了事,与他没什么关系。但樱花丸号如果被炸,他就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胡孝民在电话那头得意地说:“情报处办事,哪有不成功的道理?”
中岛信一问:“抓到启动定时炸弹的人了吗?”
胡孝民说道:“正在排查下船的人,很快就会有结果。”
中岛信一点了点头:“尽快抓到三大队的这个人,同时把定时炸弹送回来。”
找到定时炸弹,相当于保护好了樱花丸号,这比胡孝民在苏州城外炸汽车的功劳要大得多。同时,胡孝民也为梅机关扳回一局。这次保护外国使节观光团,特工总部和梅机关,都尽到了自己的职责。
昨天晚上,再次抵达苏州的诸福鸣,就趁夜潜伏到了苏州城外京沪铁路线上的李王庙,将两箱炸药,尽数埋到外跨塘附近的铁轨中间,而引线一直通到300米外的一处座茂密树林里。
等到今天上午九时,天马号专列风驰电掣般驶来时,诸福鸣亲自按动电钮,只听天崩地裂一声巨响,天马号被硬生生的掀翻。
听到巨响,诸福鸣迅速爬起来就朝后面跑去。他早就设计好了撤离方案,绕一个大圈子避开苏州,从陆路回上海。
诸福鸣跑了十几分钟后,听到后面又传来一声巨响,他知道,这次的爆炸,炸药量不比自己的少多少。
这次的爆炸,是卢义刚安排的,他在前面一里处,负责为诸福鸣“补炸”。如果诸福鸣没炸翻天马号,他埋好的炸药将再次引爆。
从望远镜看到天马号被炸翻,卢义刚就将从苏州城驶出来的装甲列车炸翻了。既破坏了京沪铁路,又掩护了诸福鸣。
消息传到上海宪兵队,冈村气得差点把桌子掀翻。军统实在太可恶了,一边想炸船,一边还在炸火车。
樱花丸号因为特工总部情报处的工作到位,终于找到了定时炸弹。虽没抓到军统的人,可成功阻止了军统的破坏。
特高课负责的天马号呢?被人连人带车都给炸毁,听说现场血流成河,哀鸿遍野,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日军和宪兵队的情报员死了就当是为国捐躯,可德、意两国的使节如果死了,那就是外交事件。轴心国的盟友,会主认日本不值得合作,连一列火车都保护不了。
消息传到南京,日伪《共同宣言》签字仪式,不得不推迟举行。汪即卿气得拍桌子大骂,听说气得差点昏倒,肝脏因此出现新的问题。
负责天马号安全的宪兵队特高课,也是狼狈万分。听说直接负责此事的渡边义雄和林资炯,被冈村队长狠狠地扇了好几记耳光。
这件事跟特工总部没什么关系,胡孝民负责的“假戏真做”圆满成功,在十六铺码头的樱花丸号上,也找到了军统放置的定时炸弹,避免了樱花丸号被炸沉的危险。
至于天马号,全程由特高课负责,就连火车站的特务,也是宪兵队的人。林少佐和渡边义雄,不仅防着军统搞破获,也防着胡孝民的情报处。结果,消息还是走漏。
这次天马号死伤惨重,共炸死日军大佐二人、内阁专员二人、庆贺专员和情报员多人,还有德、意使节及随车日军,死伤共计175之多。
得到这个数据后,胡孝民马上写了一个报告,由王淑珍传给区里。他要请新二组和三大队请功,没有三大队吸引日伪的目光,新二组的行动不会这么顺利。
这次炸毁天马号,新二组没有死伤一人,甚至炸药用的都是特工总部的。不,包括爆炸的特工诸福鸣,目前也是特工总部的。
可以这么说,天马号是军统用特工总部的人和炸药炸毁的。
就在爆炸案发生的第二天,胡孝民在办公室接到了赵仕君的电话。
赵仕君沉声说道:“孝民,汪先生打来电话,要消灭杜公馆。他认为,这次天马号被炸,是杜公馆协助军统所为。加上之前武宗高的出逃事件,新仇加旧恨。另外,还让我们打击并瓦解渝方人员在上海的活动。身为情报处长,你的任务很重。”
赵仕君其实一直知道,杜公馆一直在暗中协助渝方人员抗日。军统的忠义救国军,就有五千把短枪来自杜公馆。
胡孝民提醒道:“杜先生在香港,要除掉他殊为不易。再说了,这次是军统新二组动的手,与杜公馆没什么关系吧?”
赵仕君说道:“军统的行动,大多得到了杜公馆的暗中支持。据我所知,渝方有几名高级人员,一直由杜公馆的管家万默林联系。暗杀杜先生不好办,抓个万默林总没问题吧?”
胡孝民说道:“只要赵部长下令,只要万默林在上海,总能抓到的。”
他特别提醒,“只要万默林在上海”,就能抓到。如果万默林不在上海,就跟他没关系。特工总部要对万默林动手,想必万默林收到消息后,自然就会离开。
赵仕君说道:“你负责情报,让大块头负责抓人。”
所谓的“大块头”,指的是警卫总队长吴世强。这种事情,交给吴世强去办他才放心。
胡孝民说道:“情报处现在也有行动科,抓个万默林,何须劳烦我二哥呢。”
赵仕君说道:“别看万默林只是一个管家,他在上海也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另外,我怀疑付筱安和张笑林的死,都与他有关。”
胡孝民原本以为,万默林收到消息后会离开上海。只要他离开,一切问题都能解决。特工总部对南京也有了交待,万默林如果去了国统区,总不能派人去把他抓回来吧?
万默林的做法是,足不出户,龟缩在华格臬路的杜公馆。为了安全起见,通过法租界的关系,要了四名安南巡捕,带一部铁甲车、一挺机枪,日夜守卫在杜公馆门口。
特工总部在法租界没有执法权,一时之间拿万默林还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