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yo0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正德崛起 txt-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出兵圍剿分享-ludts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弘治皇上虎目巨睁。
忍不住大口喘息的他。
猛的抬起自己的手掌。
重重的朝着龙案上面拍去。
啪!
诸天之从诛仙开始 枝上婵娟
一声巨响之后。
整个乾清宫大殿之上的宫女太监,瞬间跪倒一片。
首当其冲的萧敬,更是被吓得满面煞白、瑟瑟发抖,眉宇之间更是充满了惊惧的神色。
萧敬没有想到,自己之前都已经先给弘治皇上提过醒了,可是谁曾想到,等这个密函的内容说出之后,还引起弘治皇上这般巨大的反应。
此刻的大殿之上,一片安静。
弘治皇上在喘息了一阵之后,神情还是没有丝毫的缓和,厉声咆哮道:
“关外蛮夷,真是不值得可怜之辈,朕当年刚刚荣登大宝之时,听闻女真一族,已被先皇先后屠戮四次,人丁萧条,朕一时动了恻隐之心,认为上天皆有好生之德。
方才停下了继续清剿的举动,给予他们一丝喘息和休养生息的机会。
将近二十来年的时间过去,朕见到他们未曾再犯我大明边关,朕还以为这些蛮夷心存感激,已经弃恶从善了,可是谁曾想到,这一切只不过是苫布覆盖下的假象罢了。
蛮夷就是蛮夷,毫无诚信道德可言,更是没有一丝值得可怜和同情的地方!”
弘治皇上高声厉喝,咆哮的话语声,更是在乾清宫大殿之上回荡,说完这些的他,稍稍停顿了片刻之后,神情没有丝毫缓和,脸色红润的他,仿若被这突然到来的消息,勾起了真火一般。
就当萧敬等一众宫女太监,在听闻到弘治皇上话语稍停,以为他怒火已经渐渐消散的时候,坐于龙椅之上的弘治皇上,突然厉声大喝道:
“来人!传旨!召两位阁老和六部尚书进宫议事!”
“奴婢遵旨!”
站立在大殿旁边的一个小太监,听闻到弘治皇上的话语之后,快步跪倒在大殿中央的他,在接完旨意之后,起身快步朝着大殿外面跑去。
而这边依旧跪在地上的萧敬,听闻到弘治皇上的旨意之后,眉头顿时一皱,跪伏于地的他,在稍稍沉思之后,抬头偷瞄了一眼坐在龙案旁的弘治皇上。
见到起脸色依旧布满寒霜,眉宇之间遍布冷峻的神情后,萧敬顿时又露出了一个纠结的神情,就这般又思索了片刻之后,终于打定主意的萧敬,在深吸了一口气后,稍稍起身的他,拱手对着弘治皇上开口奏报道:
“启禀皇上,奴婢斗胆,敢问皇上可否是要兴兵关外,讨伐女真余孽?”
弘治皇上正坐在龙椅之上皱眉沉思,听闻到耳旁传来的话语声后,眉头微微一皱的他,冷目朝着萧敬看了一眼,接着冷冰冰的话语,仿若散发着寒气一般,从弘治皇上的口中说了出来。
“怎么,不行吗?”
萧敬听闻此言,心中暗暗后悔自己多嘴的同时,更是跪伏的更加低了起来,现在的他,已经几近于趴在了地上,可是纵使这般,萧敬还是如实劝谏道:
“启禀皇上,如今正值冬季,北方天寒地冻,关外更是大雪蔼蔼,且不言兵丁出关之后如何行进,就说这后勤一事,届时就是一个困难。
无敌剑身 真会
之前先皇派兵围剿女真一部,也尽皆都是在春暖花开之时发兵塞外,待到临近入冬的时候,再从关外撤回大明。
所以奴婢方才在听闻到皇上的旨意之后,才有此一言,其间若有错误和不当之处,还望皇上恕罪!”
萧敬说完这句话语之后,安安静静的跪伏在地,不再言语起来。
弘治皇上满面冷峻,听闻到萧敬的话语之后,眉头微皱的他,也是一脸沉思之色。
步步为赢
方才召见内阁和六部尚书,只是因为听闻有女真余孽进入大明,意图对太子意图不轨,一时怒火攻心罢了,此刻在听闻到萧敬的这番话语后,再加上弘治皇上也渐渐恢复理智的缘故。
所以很快弘治皇上的神情就变的冷静下来,静静坐于龙椅之上的他,在皱眉沉思了片刻之后,开口轻声说道:
“都起来吧!”
跪伏在地上的萧敬,听闻到弘治皇上的话语后,开口谢恩的同时,也慢慢的站起了身形,而大殿之上的一众宫女太监,在看到萧敬起身之后,也都慢慢站立起来,乖乖站与一旁静默不语。
大殿之上一片安静。
弘治皇上在稍稍沉默了片刻之后,冷声说道:
“萧敬,你所收到的那封密函呢?”
萧敬听闻到弘治皇上的问询,顿时反应过来,躬身快步上前的同时,更是将手中的密函双手放到了龙案之上。
弘治皇上见状,快速拿起之后,翻阅了一遍的他,神情顿时又开始变得愤怒异常起来,站立一旁的萧敬,看到弘治皇上这般神情之后,更是不敢发出一丝动静。
就当这大殿之上的气氛,变得越发安静和冷冽的时候。
大殿的偏门,一个小太监忽然快步跑了进来。
刚刚进入大殿的他,正要朝着大殿中央跑去,可是刚刚跑了几步之后,他就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下意识抬头一看的他,忽的发现,每每都是在批阅奏章的弘治皇上,此刻正一双厉目朝他望来。
见到这一幕的小太监,还不待跑到大殿中央,就直接被吓得跪倒在了地上,浑身发抖的他,在吞咽了一口唾沫之后,方才回过神来,开口结结巴巴的奏报道:
“奴婢参见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小太监跪地行完礼数之后,方才忽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双手托举着手中的奏章,高声奏报道:
“启禀皇上,太子殿下差人送来密奏一份。”
坐在龙椅之上的弘治皇上,原本正想开口询问这小太监进殿前来是为何事,接着就听到了小太监接下来的话语,神情猛然一滞的同时,更是瞬间瞪大了眼睛,直接开口说道。
“快呈上来!”
侍奉在殿下的一众小太监,听闻到弘治皇上的话语之后,快步走到跪地小太监的身前,伸手接过奏章之后,就直接朝着已经走到一边的萧敬走去。
这封密奏,在一番倒手之下,终于到达了弘治皇上的手中,弘治皇上在接过奏章之后,就急不可耐的打开奏章,一目十行的快速翻阅起来。
片刻之后。
伴随着阅读的继续,弘治皇上的神情,开始变得越发严峻起来。
当整封密奏全部看完之后,弘治皇上将奏章轻轻放在龙案之上后,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心中更是在权衡,朱厚照在这密奏之中所言的种种,是否可行。
就这般思虑了片刻之后,弘治皇上还不待考虑清楚。
大殿门口,忽的又有一个小太监跑进了殿中,进入大殿的他,率先看到的就是跪伏在地上的那个小太监,见到这般时间过去,比他早进来送信的小太监还跪伏在地后,这个后进来的小太监,心中隐隐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可是眼下已然进来,想要退却离开已是不可能的事情,硬着头皮朝前走了几步的小太监,跪伏于地的同时,高声奏报道:
“启禀皇上,内阁两位阁老,还有六部尚书,请求觐见!”
奧術起源 永夜騎士
大殿之中突然响起的奏报声,打断了弘治皇上的思考,弘治皇上将目光落在了这个小太监的身上,眉头紧皱的他,竟然一时之间有些迟疑起来。
若是没有朱厚照的这封密奏,弘治皇上定然还是坚持己见,继续召见两位阁老和六部尚书议事。
可因为看了朱厚照奏章的缘故,弘治皇上却忽然有些迟疑起来,盯着殿下这个小太监的他,顿时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大殿之中,弘治皇上眉头紧皱,一脸沉思之色。
大殿之下,两个小太监跪伏于地,两人尽皆都是一副有苦难言的表情。
后续进来那个小太监,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至于先进来的那个,此刻低头俯首的他,说是呲牙咧嘴也差不哪去,跪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双腿已然是麻了又麻。
可是即便如此,这个小太监也不敢有丝毫的异动,就是疼痛难忍的表情,也仅仅只是极其细微而已。
片刻之后。
龙椅之上的弘治皇上,终于从思索之中回过神来,抬头看向殿下两个小太监的同时,开口说道:
“都起来吧,宣众位爱卿觐见!”
“奴婢遵旨!”
“奴婢遵旨!”
重生輝煌人生
跪在殿下的两个小太监,听闻到弘治皇上的话语之后,顿时满面喜色,双双磕头接旨之后,两人更是慢慢起身,尤其是先来的那个,更是在后面那人的搀扶下,慢慢起身朝着大殿外面退去。
时间渐渐流逝,大殿之上的宁静,很快就被两位阁老和六部尚书的到来所打破。
进入大殿之中的几人,虽然不明此次弘治皇上召见他们的缘由,但是能同时召见内阁和六部主事之人,又岂会是鸡毛蒜皮一般的小事。
众人在进宫的路上,就曾悄声商议,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方才惹得弘治皇上下旨同时召见他们,可是几人商议了一路,也未分析出分毫线索。
所以此刻的几人,在进入大殿之后,看到弘治皇上那一脸严峻的神情,所有人心中顿时一紧的同时,对于弘治皇上召见他们的缘由,也开始变得更加好奇起来。
不过纵使好奇,但是该有的礼数还是要走,一众朝臣在一阵君臣之礼结束之后,所有人躬身站于殿下的同时,更是内心忐忑的等待着皇上金口玉开,讲述召见他们此次进宫的缘由。
弘治皇上看着殿下躬身站立的一众朝臣,直接开口说道:
“有女真余孽混入大明,出现在天津卫城之中,跟踪盯梢太子殿下,意图行刺!”
轰!
弘治皇上的话语声。
顿时仿若一阵雷鸣一般。
—————
瞬间在一众朝臣的心头炸响。
原本还一脸疑惑的朝臣们,在听闻到这句话语之后。
之前还遍布于众人脸上的疑惑和猜疑,瞬间消失不见。
所有人瞠目结舌满面惊惧的同时,更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私生子
站于最前面刘健,率先回过神来,满面焦急的他,抬头看向弘治皇上的同时,急促的问询道:
“启禀皇上,敢问太子殿下现在情况如何?那些女真余孽可否伏诛?”
在其身旁的一众朝臣,听闻到刘健的话语之后,也瞬间回过神来,所有朝臣朝着弘治皇上望去的同时,更是满面担忧,一脸焦急模样。
弘治皇上看到众位朝臣这般神情,心中微微有些暖意的同时,开口答道:
“太子殿下无恙,并且这些女真余孽已然伏诛!”
校草的壹見鐘情
吁!
大殿之上的一众朝臣。
听闻到弘治皇上的这番话语。
原本担忧焦急的神情,稍稍一松之后。
忽的想到了什么的他们,神情瞬间变得冷冽和森寒起来。
站在刘健身旁的李东阳,直接上前一步,对着弘治皇上躬身拱手奏报道:
“启禀皇上,女真余孽,蛮夷之辈,成化年间就屡次犯边,态度对我大明相当桀骜不驯,故而后来惹来雷霆之怒,先皇四次讨伐清剿,险些让这些女真蛮夷灭族。
皇上登基之后,一直秉持仁德之政,所以对于这苟延残喘的女真蛮夷,方才手下留情,给其残喘的机会,谁曾想到这些女真余孽,对于皇上这般恩赐根本不知感恩戴德,竟然恩将仇报,意图对太子殿下不轨!
故而微臣谏言,此等狼子野心之辈,根本不值得皇上心软可怜,微臣奏请陛下,待来年开春,兴兵关外,继续讨伐清剿这些女真余孽就是。
此次务必坚壁清野,永绝后患,绝不再给他丝毫喘息和报复的机会!”
李东阳话语出口,大殿之上的一众朝臣,顿时一脸诧异的朝着李东阳望去。
站立在其旁边的刘健,在听闻到李东阳的话语,面露疑惑之色的他,在稍稍思索了片刻后,瞬间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
以我之姓,冠妳之名 雙魚鏡
接着赶紧跟在李东阳的身后,开口出言附和起李东阳方才所奏起来,而因为有了两位阁老的带头,后面的一众朝臣,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纷纷上前躬身拱手,以示赞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