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m1i超棒的都市异能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第三百四十八章 號角分享-hf0vw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小說推薦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哔啵的大火燃烧,艳艳的火光映衬着商队内外诸人。
薛勒少年心性,眼眶微红,心中有些发堵,却又不知该从何宣泄。
“已过去了。”
薛元魁轻轻拍了拍薛勒的肩膀,这般鬼魅事,他年少时不曾经历,但后来行走天下,见得多了,即便无法混为一谈,但大抵类似的并不少见,自也能明白自家儿子此刻的心情。
路见不平,一怒拔刀。
偏生有些事,拔刀也无用,不知向何人。
少年意气,真正走入这浑浑浊世,方才能够知晓许多不得已。
其他的商队众人,闻听者有叹息、有哂然,有笑笑而已。
世道如此,大家或者也不过是在挣扎求生,哪里还顾得几百年前的古人。多数的感慨不过是侥幸,这女子幸好不是想害我等。
几名宁西军的老卒拄刀而立,苍老的面容在火光下,面色平静,无悲无喜。
一生行伍,至老不退。
每个老卒的心志都犹如金铁,大抵这样的事见得已经不知多少了。
不须拔刀,就是幸事。
裴楚站在众人身后,望着那猎猎燃烧的火光和渐渐消散如烟云的虚影,仰头望了一眼暗沉的夜空,默然无语。
他心中虽有所感,但恍然间也能察觉这女鬼的心态,二三百载的时光已过,便是再想去寻仇,也是没了个目标。
他大约是能够看出,这女子的怨气之重,若换做没有这大周朝二百年的龙虎气压制,再得些机缘,定然也是要成为鬼王魔头之流,荼毒一方,如当日在玉京所见那“阴山鬼王”之辈一般。
只是天时未能给予成魔机会,直到如今龙虎气断,天下邪祟复苏,可心中执念、怨念、恶念随着岁月流转,已经渐渐淡去。
那等一念成魔,怨念随着光阴易传,反而越来越深的厉鬼魔头,终究是少的。
不过是唏嘘而已。
裴楚心中轻叹一声,他虽不知大周此前的几朝佛门释家如何昌盛,但从曾所见的“佛魔”,还有荒山野地经常见之的颓败庙宇,大抵也能想象得出来。
那样的王朝世界,反而更像是他印象里的有着神魔妖鬼的世道。
大周朝这二百年,以人间气运凝聚龙虎气,压制天下,反而不同寻常。
“周太祖姜重啊——”裴楚默然念了一句。
玉京事了后,裴楚业已知晓他斩断龙虎气,使得周太祖姜重这条盘踞在众生之上的气运之龙彻底崩灭,还气运于苍生。
可同样,没有龙虎气压制,没有了周太祖这条被万妖天鬼、修士异人所忌惮的气运之龙,诸多宗门、妖鬼再无故顾忌,当显现于世。
裴楚有时心头也会浮现起周太祖姜重此人平生,或许对方扫平天下建立大周朝,立龙虎气大阵之时,未尝没有积分以人间王朝镇压妖魔鬼魅宗门修士的心思。
但龙虎气大阵一立,权柄在手,长生,成就真龙,永世不绝……私欲无限膨胀。
这大周人间二百年,给了人间难得的安定。
不过,细究起来,虽是二百年安定,不见妖鬼,但其代价是以天下苍生气运供养出了一条孽龙。
这条孽龙与人间高处,虽镇压了妖邪,可也悄然无声的反噬人道苍生。
裴楚自知晓他斩断龙虎气,在天下苍生眼里,并不一定对。
毕竟还是有许多人愿意托庇与真龙羽翼之下,只求安稳一生。
可这不过也就一厢情愿而已,孽龙终究还是要反过来吞噬苍生的,不然大周朝这近一二十年,也不至于出现人间气运渐稀薄,鬼魅魍魉重新出世的情况。
……
在经历了乌坨坑的一夜之后,商队继续上路。
此时,距离瀚州宁西城还有三百里。
以往的戈壁之地,虽有大片荒漠,还能见到些许耐寒的草木,但随着距离宁西城越来越近,商队所行走的古道已经差不多是连绵的沙漠。
空气里热浪灼烧,人在沙漠之上行走仿佛如在炭火中炙烤。
以往商队要到宁西城,这几百里路算是最为艰难的一段路程,可奇也怪哉的是,这趟商队的速度颇快,甚至三个宁西军的老卒,脸上也不时露出惊诧之色。
随着商队的西行,天空之上总会有一片浓云遮挡日光,使得行路不至于太难,遇上一些时候,还会来上一两阵的骤雨,以缓解商队的人马干渴。
商队之中大多数人只当是运气,只有偶尔几道目光都会落在了队伍最后面那骑着双峰驼,闭目安然的道人身上。
一路西行。
裴楚虽不远不近坠在商队后方,可一直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他想起那日遭遇的蝎子精所提及的“瀚海大王”,他本以为会遭其前来报复,又或者遇到其他一些妖邪。
但出乎他意料,这一路颇为平静。
他最初还有些不解,直到商队又撞上了几支游走在沙漠古道的宁西军,方才明白起原因。
这条商道对于宁西军着实重要,一路之上都有三三两两的宁西军护持。
这些分散开的宁西军每一支都是三五人,全数都是五六十岁往上的老卒,一个个看着干瘦老迈,但身上那股尸山血海的杀气,却是藏都藏不住。
顾盼之间,星旗电戟,凛然自若,自有一股天下谁雄的气质。
“这样的军卒,倒是真有几分大周昔年镇压天下的风采了。”
裴楚心中给出评价,这宁西军士卒虽是老人,可比之他所见的大周其他军卒都要强出不知多少。
甚至曾经的禁妖、镇魔两司,都颇有不如。
这等酷烈的日头,一个个或是骑乘马匹,或是双脚行路,看着干干瘦瘦、脏兮兮,平常停下来要么吃东西喝水,要么就是闭目小憩,绝不浪费体力。
可一旦动手,一具具老迈的身躯,登时迸发出无穷力道,夺之如猛虎,睁眼要杀人。
这些人吃的是粗糙的干饼,坚硬得宛如石块,但身上携带的饮水都不稀缺。
之所以如此,便是这些人都会两门异术。
其中一法名为,烟寻泉脉,一法名为,乙毛涌波。
这两门异术能在大漠之中寻到最近的水源所在,又或是荒废破旧的枯井之中,使其再次涌出清泉。
法术虽是粗浅,但对于寻常人来说,尤其是在这大漠之中,却是极为实用。
裴楚曾经听陈素所讲,那个叫做兰颇的老卒所教她的正是其中一门名为的烟寻泉脉的异术,联想起兰颇的年龄和气质,却是和这些老卒极其相仿。
“四十年行伍……”
裴楚望着远方大漠,漫道如铁,心头已然将许多东西串联起来。
这支宁西军恐怕少说二三十年,也未曾补充新兵了,甚至昔日瀚州、乃至玉京,恐怕都无人理会。
元靖帝便是周太祖姜重的分身,这大周历代皇帝都是姜重一人,或许在最初之时,还有过励精图治一番,可随着光阴流转,姜重真龙之身成就在即,又或者对于朝堂早厌烦腻歪,这支边陲的宁西军,已经孤悬大周之外已久。
缺了兵饷朝廷补给,这宁西军只能依赖商队支撑,所以才派出这些老卒来护持。
“只是不知这支宁西军的将领又是谁?”裴楚心中再次有好奇和疑问浮上心头。
能够压住如兰颇那等几乎不逊于张万夫的雄杰,四十年甘愿行伍,还有这些老卒甘愿一生在其麾下效命,这等人物绝非一般。
如今的大周,国祚已灭,然而这西北边陲之地,或许尚未立刻受到影响,但也是早晚之事。
……
长河落日,大漠孤烟。
商队一路沿着荒漠古道走了八九日,围绕在商队周围的几支宁西军,似乎确认了商队的安全渐渐散去,只留下最初的廖腾和两名老卒在商队中随行。
这些宁西军人数不多,但一直都是守护着这条维系着宁西城和瀚州其他州郡的道路。
对于普通人来说,恶劣非常的几百里荒漠古道,对于这些宁西军却极为平常。
这一日,商队越过了一处沙丘高岭,渐渐的看到了远方的无垠瀚海中,一座土黄色的大城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这城仿佛和周遭的大漠都融合在了一起,是黄的。
不过城外又有方圆在数里的一片绿洲。
在这处绿洲和城池周围还种植着许多光秃秃的树木,从环境上看,依稀有几分像是此前乌坨坑那般,这处绿洲湖泊正在渐渐干涸。
但即便如此,不大不小的湖泊周边,低矮的植被和草木生长蔓延,算是这无尽黄沙之中难得的一点绿色。
热气蒸腾间,远望这宁西城仿佛在微微扭曲晃动。
只不过,虽能见到少有的一片绿洲之地,但宁西城城门前,见不到人马喧嚣、人潮往来,整座城池透着一股空旷和安静。
“爹,这便是宁西城么?”
商队前方,面庞皮肤被暴晒得已然有些开裂的薛勒,遥遥望着前方的偌大土城。
薛元魁被胡须遮蔽得大半张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是啊,这宁西城便是瀚州最西之地,等我们进了城,将货物售空,再购上玉石,便可以回去了。”
“爹,那着宁西城再往西便没有人了吧?”薛勒远远望着绿洲边缘的这座城池,有些好奇地问道,“我听你说宁西城西面是无垠瀚海,比我们经过的这片荒漠还要广大许多呢。”
“应当是没……”
薛元魁正要回答,忽而一个干哑的声音在两人身边响起,“再往西还是有人的。”
“有人?”
薛勒微微有些惊奇,转头望去,见到说话的是拉扯着马匹的宁西军伍长,老卒廖腾。
廖腾这一路上话不多,但薛勒在耍自家武艺刀法的时候,老人终究没能完全忍住,出声指点过一两句,所以薛勒和他也还算熟络。
“嗯?”
骑乘着双峰驼,从后方不急不缓赶上来的裴楚,正在远眺着这座坐落在瀚州最西的大城,听见了这句也是露出了几分讶然。
这一路上,这些老卒对于他似有些疏远,又都是沉默如铁的性子,他几乎没有从这几个神色缄默的老卒口中打探到多少宁西城的消息。
不想这时候,宁西城在望,这个伍长廖腾突然多话了起来。
“那……廖爷爷……”薛勒望向廖腾苍老的面庞,自是喊不出廖伍长,朝他问道,“是那些人呢?我爹以前和我说宁西城以西就再无人烟了。”
“哈哈……”廖腾难得的轻笑了一声,目光幽幽地瞥了一眼宁西城更远的西面天空,“若是这无垠沙漠都无人了,我们这些人又在此地驻守作甚?或许那些也谈不上是‘人’了。”
“谈不上‘人’?”薛勒听到这话有些不解其意。
便是一旁的裴楚从这话里,也听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只是廖腾不再多言,朝薛元魁以及一干的商队众人行了一礼,“薛头领,诸位,某还有公务在身,便在此先行别过。”
说着,廖腾和身后两名老卒又向一旁的裴楚抱了抱拳,转眼间几人上了马,先行朝着宁西城疾驰而去。
薛元魁和裘彪等人见着廖腾和另外两名老卒离去,倒都谈不上什么伤感,对方只是先他们一步回城复命,当即呼喝着众人,让商队加快一些,朝着城中行进。
这一趟西行,尽管中间遭遇了沙暴和那些巨蝎,甚至薛元魁父子知晓那巨蝎是妖怪,可总体而言,还算是比较顺利。
这最难走的大漠一段,天公作美,不是有浮云遮天,就是偶尔有大雨落下,着实轻松了许多。
如今宁西城已然在望,将商队之中所携带的物资贩卖,再然后转换成玉石,回到瀚州卖掉,就是好大一笔钱财。
依照以往来算,跑这一趟挣个一年吃喝不愁的银钱总是够的。
呜呜——
正当商队重新前行,忽然一阵低沉悠远的号角声响起。
“那是什么?”
众人远远望去,就见宁西城以西的远处,有弥漫得半天高的沙尘卷起。
安静的宁西城倏然间仿佛从沉睡中醒过来一般,几座城门之中突然有几支骑兵冲出,朝着那沙尘弥漫而来的方向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