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時羅網人討論-第兩百五十四章 掩日再現!

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公孙丽姬的出现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秦国群臣得知这个消息也只是意外了一下,待了解此女的来历之后,便是不在关注,说到底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女子。
当然,洛言和赵高除外,他们都知晓骊姬的特殊性。
前者不需要多说,至于后者,赵高还是头一次看到嬴政对一个女人如此动心,哪怕是扶苏的母亲也从未让嬴政如此过,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心动,可也证明了此女的独特。
对方在嬴政心目中有着一定的地位,而这,便足够了。
……
时间缓缓流逝,转瞬已经入冬,年末也将至。
这一年过得意外的迅速,就仿佛手中的流沙,无论你如何握紧,它总会从手指尖的缝隙之中流逝,直至一滴不剩。
农门书香 小说
不过这一年发生的事情也是极多,不谈学宫医书整合成功,单单是木薯的出现,也是让天下震动,五国哗然,最近半个月,五国陆续派出了探子和使臣进入秦国,想要一窥究竟,世上当真有此神物不成?
不过秦国的保密措施做的不错,至今除了暴露了一些消息之外,五国尚未有更大的行动,也许是觉得太过荒唐。
世间岂能有这种产量夸张的农作物。
这绝对是谣言!
哗众取宠!
这也给了秦国安稳发育的时间,至少今年是平静的度过了,至于来年,那便不是五国能决定的事情了。
因为秦国的三条加起来近千里的官道即将收工。
不出意外,明年便会开启一统之战,这无疑比洛言与嬴政约定的时间推前了许多。
而且。
在这期间又有一只墨家队伍回归了,带回了北境的堪舆图,还有一些独特的农作物种子,比如胡桃、大蒜、玉米等等,也算是丰富了一些农作物库存,当然,比起这玩意,最让洛言比较关心的还是北境的堪舆图。
与洛言心中的地图对照了一下,这个世界的版图与现代的版图偏差很大,只有八成相似。
这要么是这个世界就是如此,要么是认为的偏差。
留下这些东西之后,这一支墨家队伍重新踏上旅程,并未返回原本的墨家,似乎从他们走出华夏这片土地的时候,便已经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如他们启程之日宣誓的那般。
。。。。。。。。。。。
玄黄学宫,后山。
此处建造了一处墓地,凡是为学宫以及天下有过贡献的人都会在此留下衣冠冢,供后人祭拜。
韩非的骨灰已经按照他的要求送回了的韩国故土,不过在此依旧留下了墓碑,建造了一个简易的衣冠冢,他终究当过学宫的老师,教了不少弟子,且将一生所学都留了下来,算是当代法家的祖师爷之一。
念端也是如此。
除此之外,还有一块黑色的墓碑,其上并未雕刻名字,但它却竖立在最前方,这一块是给墨家之人留下的,待天下一统之后,洛言会将墨家那近千名先驱者的名字刻上去。
英雄不该默默无名。
当然,洛言心目的墨家与当世的墨家不是一回事。
最近燕丹闹出的动静可是不小,此人也不在隐瞒自己是墨家巨子的事情,为此招揽了不少江湖高手,燕国本就是讲江湖义气的地带,加上燕丹的身份,招揽起来自然很轻松。
虽然在洛言看来,有点小打小闹。
寵物 天王
堂堂燕国太子,却与江湖势力勾结在一起,格局太小,没多大意思。
对比之下,盖聂最近在江湖上引起的风波不小,有点被世人尊称为剑圣的架势。
……
洛言站在韩非的墓碑前,其上还有一副洛言亲手画的素描画像,与韩非不说一模一样了,可也有九分相似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
洛言端着一壶酒,看着那挂着微笑的韩非素描,轻叹了一声,旋即将这一壶好酒倒在了他的墓碑前,涓涓细流溅起酒花。
随着一壶酒倒尽,洛言才收敛追忆的神情,淡淡的说道:“出来吧,你身上的气息我隔着老远都能闻到。”
话音落下。
一道身影宛如鬼魅一般,瞬移般的出现在了洛言的视野之中,同时一股难以形容的诡异气息散发开来,瞬间笼罩一方天地,顿时天空光线变暗,伴随着天地之力紊乱,似乎天空的曜日正缓缓的被天狗吞噬。
掩日!
曾经的天字级杀手,更是罗网实质掌控者之一,曾联合嫪毐,意图谋朝篡位,可惜被洛言顶替了,计划彻底泡汤,吕不韦也因此受到了一些牵连,被嬴政嫌弃,嫪毐成了弃子,自身更是躲藏了起来。
几乎在掩日出现的瞬间,四周的罗网杀手也是动手了,在墨鸦的带领下,宛如一张天罗地网,将其包围在其中。
大司命则是站在洛言身前,冷冷的盯着来人。
这个就是爱情!
“栎阳侯,我来此并无恶意,这些应该没有必要。”
掩日声音低沉沙哑,似乎在刻意隐瞒身份,目光幽幽的看着洛言,平静的说道。
“就凭你当初做的事情,也足够你死上十次了。”
洛言打量了一下来人,轻声的说道。
掩日冷笑了一声,意有所指的说道:“比起栎阳侯所做的事情,在下所谋划的又算得了什么。”
几个意思?!
洛言心跳加速了一下,旋即冷静了下来,想诈他,他掩日未免太低估他了吧,不提掩日知道了什么,退一万步讲,他就算真知道了又能如何,一个罗网的杀手,他的话有什么可信度。
何况洛言做的荒唐事就那么一点,从来不留证据,自身更是洁身自好,留情又留种,留种还怀不上。
这年头还能有检测仪器吗?
洛言就不信了。
除非被当场抓住,不然洛言还真不带怕的,尤其是今时今日的地位,想动他的人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和他玩。
“我做什么事情可不需要你来教,不过你既然敢出现,那便留下吧。”
洛言嗤笑了一声,不屑的撇了撇嘴巴,旋即淡淡的吩咐道。
“就凭他们?”
掩日扫了一眼四周的罗网杀手,眼神毫无波澜,显然不觉得墨鸦和这群罗网杀手能对自己造成什么麻烦,他要走,没有三名以上的天字级杀手,根本不可能留得下,何况他最擅长的还是幻术。
洛言嘴角带着一抹弧度,轻声的说道:“自信是好事,过分的自信就不太好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在场的一名罗网杀手顿时身体颤了颤,旋即一股充满死寂的气息弥漫开来,下一刻,一柄断裂的古朴长剑凭空出现,同时一道虚影凝实,化作实物,一把握住了这柄断裂的长剑,同时一股难以形容的冷寂气息弥漫开来,直接覆盖了掩日的气场,将四周的一切化作了死寂的黑白领域。
逆鳞剑再次出现。
亡灵握着长剑,默然的对着掩日,一股强大的死亡气息直接锁定了他。
掩日眼神眯了眯,多了一份凝重和忌惮,他没想到洛言身边竟然有这么一柄剑,顿时调整了情绪,说道:“栎阳侯何必如此,我来此只是为了与栎阳侯合作。”
“合作?说来听听。”
洛言抬了抬手,让手下控制逆鳞剑稍微停一停,等待掩日的回答。
“罗网除了明面上的力量,暗地里还隐藏着一股力量,两者一明一暗,只要栎阳侯愿意合作,这股力量便可以赠与栎阳侯。”
掩日蛊惑般的说道。
难怪,我总觉得罗网弱了点……洛言心中暗忖,他一直觉得罗网对六国的渗透太少,远不如原著里传的那么厉害,如今看来,不是渗透的太少,而是这部分被掩日私下里掌控了,成了他的筹码。
“剑收了,以后不要对自己人动手,掩日可是我们罗网的天字级杀手,该给一定的尊重。”
洛言瞬间变脸,扬了扬下巴,对着墨鸦和罗网杀手说道。
向往之美食供应商 不吃小葱
墨鸦和罗网杀手很听话的将剑收了回去,逆鳞已经消散,四周的一切恢复原状,再次多了生气。
掩日目光越发忌惮的看着洛言,缓缓的说道:“不愧是栎阳侯,难怪能在短短时间里,替代文信侯,成为秦国权力巅峰的人物。”
“不错,这话我爱听,早点如此不就好了,以后不要见面就动手,很伤友谊,说说吧,你想怎么合作,那股力量我要了,要求你尽管提,当初的事情我也可以当做从未发生。”
洛言嘴角含笑,极为友善的说道。
他犯不着和死人生气,不管掩日谋划什么,这厮上了洛言的死亡名单,他洛某人从来不受人威胁,不管他知晓了什么,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不过在此之前,洛言决定先榨干这厮的价值。
“只要栎阳侯与我合作,那股力量自然便是栎阳侯的。”
掩日轻笑道。
啧,空手套白狼不行吗?狗东西还挺精……洛言嘴角笑意不减,点头应道:“好,可以,从今天起,掩日便重新成为罗网的二把手。”
合作?
不不,你掩日只能是我的下属。
掩日那藏在面具后面的表情也是有些凝重,他没想到洛言这么好说话,不过想到秦国接下来要对五国出手了,洛言急需他手中你的这部分力量,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
这世上哪有永远的敌人,只要有利益,就可以合作。
历来如此。
“那便多谢栎阳侯了。”
掩日拱手说道。
洛言好奇的看着掩日,他很好奇这面具之下是什么样的面容:“我已经表达了我的诚意,你是否将自己的诚意也表达一下,比如你真正的身份。”
是道家人宗的逍遥子,还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他很好奇。
若是前者,那就有意思了。
道家分裂成天宗人宗,甚至还有阴阳家,除了天宗超然余外,其余两者似乎都不简单。
阴阳家追寻苍龙七宿,想要解开三界之谜,欲超脱人间界,踏入仙界。
若掩日真的是逍遥子,那人宗的目的就有意思了,染指人间王朝更替?
这场戏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到了合适的时候,栎阳侯自然会知晓在下的真实身份,现在还不到时候。”
掩日微微摇头,缓缓的说道。
洛言眯了眯眼睛,与掩日对视了片刻,旋即咧嘴一笑,转移话题道:“既然如此,那换个条件,我需要你那边罗网渗透赵国的人员名单,不出意外,明年四五月份,秦国会对赵国动手。
灭国之战!”
话语微微冷漠,很决然。
该动手就动手,犹犹豫豫反而不妙,赵国也差不多可以收拾了,不过在此之前需要将李牧结果了。
如此一来,对付赵国必然更加轻松,甚至不需要一年时间便可吞掉,到时候还能花费半年至一年时间收拾残局,在谋取他国,无需如同历史上那般焦急,狼吞虎咽的,最后营养不良,吃的太胖,过分臃肿。
無限大抽取 木與之
“可!”
掩日点头应道,直接应下。
这也是掩日出现的原因,秦国越来越势大,加上木薯的出现,掩日几乎已经预见秦国一统九州的画面,他不愿继续等下去了,再等下去,连口汤都喝不着了。
洛言满意的点了点头。
。。。。。。。。。。。。
从学宫出来,天色已经渐暗。
洛言心情不错,哼着歌看着掩日交给他的名单,其上有个人的名字让洛言极为意外。
春平君!
掩日还真是神通广大,赵国的前太子,如今的赵国权贵春平君竟然也是罗网的人。
洛言觉得自己要重新判断掩日给人洗脑的技术了,有点意思,不过有了掩日的帮忙之后,他发现对付李牧似乎更加容易了。
旋即看完了名单,并未发现他便宜大哥郭开的名字,果然,郭开还是很有操守的,只认钱,掩日这个穷逼不配与他这位战神合作。
掩日:……
说实话,掩日对郭开压根就没兴趣,此人太废,毫无价值,最关键,郭开生活的一直很如意,跟随赵王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很难洗脑蛊惑,自然没必要废那么精力去拉拢。
何况,郭开还是亲秦派。
何必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那人很危险。”
大司命斜睨了一眼洛言,御姐嗓音有些清冷,提醒道。
洛言头也不抬的回答道:“我知道,所以以后有机会坑死他。”
“……”
凌虚月影 小说
大司命沉默,她想收回之前的那句话,比起掩日,洛言似乎更加危险,你永远不清楚他的脑回路是怎么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