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線上看-第1776章神帝出現,兩強交談閲讀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提条件?”徐子墨摇头失笑。
“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乞讨的嘛?
随便给点东西就能打发了!”
他双眸锐气十足,手中的霸影在嘶吼着。
“你凭什么觉得你们神庭拿出来的东西,我们真武圣宗就没有?”
听到徐子墨的话,那神使很平静,声音无喜无悲,说道:“这是神帝的旨意,我只负责传旨。
你若是拒接,那么后果一切自负。”
徐子墨冷笑一声。
“那就麻烦你回去告诉你们,那所谓的神帝。
他的话对我而言,就是放屁。”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是脸色大变。
在这昆墟域,有人竟然敢当着神庭的面去拿神帝。
这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太长了啊!
“我倒是有些好奇,如今的神庭是什么态度呢?”
天厌老人笑道。
农家俏商女 小说
“要与我们真武圣宗为敌开战?
就因为一个三花存在?
你回去告诉神帝,神庭主宰的时间太长了,或许已经认不清自己了。
让他考虑清楚,我们真武圣宗伐天前,先伐你们神庭一番不成?”
这神使被说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黄的。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放肆的人了。
往常时,只要是神庭出去的人,不管是谁,别人都是尊敬万分。
不过神使也并非没有脑子的,只听他说道:“那你们稍等,我去回禀神帝。
戰鼎
当然,由此引起的后果,你们自负。”
放完狠话,这神使便离开了。
天龙道果有些恐惧。
“神使大人,你可要救救我啊,”他大喊道。
徐子墨手持霸影,一步步朝天龙道果走去。
此刻的天龙道果虽然重伤,但三花强者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徐子墨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但天龙道果仿佛已经被打怕了,堂堂三花强者竟然不断的后退。
想要进入神门之中。
巨山想了想,最终还是挡在徐子墨的面前。
说道:“等着神帝宣旨,你现在还不能动他。”
“那是你们的神帝,与我何干?”徐子墨反问道。
他手中霸影的力量越来越强,已经要吞噬一切。
巨山脸色阴晴不定。
他只能继续说道:“你要杀他,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吧。”
“你是不是连你另外两花也不想要了?”徐子墨反问道。
愛的禮物
刚刚巨山消耗一花,方才在两人的手中逃脱。
此刻听到这话,巨山自然是脸色难堪。
“你们莫要嚣张,这里不是真武圣宗,而是我们神庭。
看准地方了。
神庭若是要杀你们,你以为真武圣宗能及时救援吗?”
“那就试试看,”天厌老人淡淡说道。
场面一时间僵住了。
徐子墨一步步朝天龙道果走去,而巨山则迟疑在原地。
若是打,他自己肯定不行,到时候必须要神兵神将的帮助。
可这样就意味着彻底与真武圣宗撕破脸皮。
不过看如今的情况,神庭似乎并不打算与真武圣宗决裂。
而且决裂后,谁强谁弱还真不一定呢。
想到这,巨山依旧没有动。
徐子墨已经一刀朝对方斩了过去。
“轰”的一声。
这一刀下,天龙道果拼命朝远处逃去。
他根本没有战意。
“神庭,你们见死不救,我们十八刀狱这些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天龙道果大喊道。
“若是如此,以后谁还敢效忠神庭。”
此刻,天厌老人一声轻喝。
强大的天厌之火熊熊燃烧。
这火焰是连天地都厌恶的火焰,强大的火焰吞天噬地。
天龙道果若是拼死一战,短时间内还能撑住。
但他如此怕死,所谓兵败如山倒便是如此。
便天厌之火燃烧起来。
天龙道果直接损失一花,这才挣脱了火焰。
在徐子墨看来,这三花强者所谓的三花,就相当于拥有三条命。
想杀一名三花强者,必须把他的三花全部消灭才行。
果然,这种越强的存在,就越难杀。
眼看着天龙道果逃了一命,徐子墨两人穷追不舍。
“够了,”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轻喝声传来。
“轰隆隆,轰隆隆。”
只见整个神庭的内部,有强大的气息弥漫开。
紧接着,便是异象连连。
仿佛一座琼楼仙殿冲天而起,将倒影投射在虚空中。
那仙殿内,众神屹立在其中。
神帝高坐王座,神情威严,不可一世。
强大的力量足以镇压一切。
众神并非是境界,而是他们自封的神号。
只见东华帝君开口,他乃是好战派,强大的气势涌动着
“真武圣宗的,适可而止。
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们的威严。”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神庭说的吧,”徐子墨淡淡说道。
“这是我们与十八刀狱的矛盾,你神庭一意孤行要参加嘛。”
上首位,神帝冷声说道:“是否参战,还不是你能做主的。
真武圣宗还不是你说了算。”
“给我拿下他,再让真武始祖前来要人。”
神帝如此说,许多人已经沉默了下来。
这便是一言既出,万事已定。
“诸神在位,擒拿他,”神帝话音落下。
只听“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虚影中,踏空飞出来几十人。
这些都是散发着道果威势的强者。
其中不乏一些三花级别的强者。
看到这一幕,徐子墨笑了笑,他看向天厌老人。
只见天厌老人双手结印,强大的力量在奔腾着。
“轰隆隆。”
双手的印记直接炸裂开。
在那里,出现了真武圣宗投影的虚像。
真武始祖一马当先,其他人紧随其后。
同样是无数道果强者,与神庭遥遥相对。
“神帝,”真武始祖目光中,碾压的镇压之力落下。
两人似乎是穿过了层层的虚空,绞杀在一起。
“徐子墨说的话,便代表我们真武圣宗的意思,”真武始祖说道。
“你是要与我们开战吗?”
“真武,你太放肆了,”神帝冷哼一声。
“若是我们与圣庭合作,你觉得你们真武圣宗能抗衡嘛。
所以做事留一线,莫要自讨没趣。”
神帝似乎也知道,单凭神庭不是真武圣宗的对手。
所以第一句话,便是将地位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