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小閣老-第一百二十章 太閣立志推薦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近卫舰队航行在的风高浪急的巴士海峡中,哪怕1300吨的江南号依然颠簸的厉害。
巨大的战舰不断被抛起,又重重落在海面上。浊浪排空,可以轻易越过高高的甲板,淹没整个船身,只露出半截桅杆。
但海警官兵们对此满不在乎,他们见惯了风浪,知道这点程度的考验,完全奈何不了坚固的钢包木船身。只需落下中帆,并把船上的一切物件都安顿捆固好,再安排好值班。其余人便可以躲在船舱和娱乐室中自得其乐了。
江南号艉楼那间豪华的总司令套房内,墙上的灯光明亮而稳定,丝毫不受颠簸影响。
是的,这是电灯。
无线电的应用促使电池技术不断完善。电池性能的不断提高,让用电灯照明成为了现实。这在理论上很容易实现——电流通过灯丝时产生热量,使灯丝的温度不断升高,就像烧红了的铁能发光一样而发出光来。
但在赵昊有限代差理论的封锁下,电灯照亮这世界的夜晚还遥遥无期。所以道法研究所也没在这上头花太大力气,只给所里和赵昊造了几个灯泡,私下里享受一下。
剑动山河 小说
现在赵昊房中的电灯,是用一根安在真空玻璃瓶里的碳化竹丝制成的,可以持续点亮500小时。虽然两个月换一次灯泡有点麻烦,但又不用他换,所以用起来还是美滋滋的。
此时,金科、朱珏和马应龙,海警三巨头齐聚一堂,却没人对电灯产生兴趣。
他们早就习惯了,总司令层出不穷的各种新发明,都觉得这玩意儿平平无奇。
没办法,自打神乎其神的无线电出来之后,他们的阈值就高到云端上去了,赵昊拿出什么都不会吃惊了。
此时赵昊独坐在他心爱的单人犀皮沙发上,跟三人抽烟说话。
“怎么样,这回‘南撤令’一下,官兵们是不是都情绪不小啊?”赵昊攥着他的海柳木烟斗,唇边蓄起的浓密胡须,愈发有慈父风范了。
“是。”朱珏点头苦笑道:“都在问凭什么要听朝廷的?皇帝老儿他有几条舰,让我们干啥我们就得干啥?”
“确实,还有更暴躁的。”马应龙点点头,用雪茄剪熟练的处理着雪茄头道:“各舰谈心会上,大量的官兵都说干脆反了算了,干嘛还要受那鸟皇帝的窝囊气?”
“还是要跟官兵们讲清楚,收回拳头是为了打出去,我们不把北海空出来,丰臣秀吉怎么能下定决心探出他的乌龟头呢?”赵昊轻吸一口烟斗。
“现在这种思想工作不好做啊。”金科也进了花甲之年,花白的须发、古铜色的皮肤、深刻的皱纹,是他常年操劳的印记。但他腰杆依然笔挺,时刻保持着无可挑剔的军姿。
“这些年海警舰队各战区满世界欺负人,全成了闻战则喜的骄兵悍将。遇到苦战硬仗,一个个写血书请战,嗷嗷叫着争先恐后。到了这种需要忍一忍,退一退的时候,那就满腹牢骚,怪话连篇,暴躁的像当了弼马温的孙猴子。”
“哦,你也看《西游》啊?”赵昊不禁艳羡,有这么一本千古神书,作家这辈子真值了。
“呵呵,我们都在看。”金科三人点头笑道。
“现在部队最火的动画片就是《大闹天宫》,大家都问,咱啥时候也大闹天宫?”马应龙用打火机点着了雪茄,笑嘻嘻问道。
“哈哈哈,我算是听明白了。”赵昊用烟斗把指着马应龙,放声大笑道:“为什么基层指战员这么猴急,根子就出在你们这些当领导的身上,你们自己喜欢爱打仗、嗷嗷叫的部队,所以他们才一个个那么好斗!”
“嘿嘿,军队就应当是好斗的,这是不能改的缺点……”马应龙摸摸头,反以为荣道。
“哈哈哈!”四人又是一阵放声大笑。
“但不管怎么说,咱们回撤还是有作用的。”赵昊笑着将一封信递给三人传看道:“这是刚收到的。”
三人一看,开头就是‘父亲大人在上’,不用看落款也知道,这总司令的好儿子,日本大大名赵家康来信。
~~
家康信上说,丰臣秀吉已经得知了天朝皇帝重新海禁,海禁舰队全都撤走,就连石见银山和佐渡金山都放弃了的情报……
这让猴子欣喜若狂。正如赵昊所料,平定日本三岛之后,他便开始心心念念做起了入侵大陆的白日梦。
‘在我生存之年,誓将唐之领土纳入我之版图。’不久前,丰臣秀吉当众口出狂言如是。
其实几年前秀吉就想这样干了,而不是搞什么检地、刀狩之类无聊又麻烦的事情。
安筱樓 小說
只是他的弟弟,也是他的左右手丰臣秀长一直劝谏他道:‘多年对外征战,耗费人马粮钱无数而人心不服,这样我们所得到的还不如损失的多。所以多用外交手段使外番臣服,而多理内政才是富国强兵的上策。’
但唯一能阻拦秀吉的秀长不久前病重身亡,让猴子彻底没了阻力,终于可以实现他先吞朝鲜,再灭大明的终极梦想了!
当然,能从一个丑陋的农夫,一步步成长为日本的天下人,秀吉也绝对不是草包来的。
在决心侵略朝鲜之前,一贯小心谨慎的丰臣秀吉,已经权衡了很久。
不管他怎么琢磨,都觉得此战前景十分乐观,至少侵朝之战,是必胜无疑的。
猴子这可不是毫无根据的自信,日本三岛刚刚在他手中,结束了长达百年的战国时代,说是全民皆兵也不为过。
现在他麾下雄兵百万,且都是勇猛善战的百战之师。其中有大规模的火枪部队,并熟练掌握了三段击战术。
不夸张的说,日军的战斗力、装备战术、以及战斗经验全都处在巅峰状态,也难怪猴子会膨胀到以为是金刚的地步。
而他们此战的对手朝鲜,简直就是拉胯他妈给拉胯开门——拉胯到家了。
自从安心给大明当乖儿子后,李朝基本上就没打过仗,所谓‘两百年平宁之世,民不知兵’,大明的卫所军什么样子,他们的军队就是什么样。
且大明的缺点李朝非但一样不少,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他们比大明提前几十年,就进入了惨烈的党争时代,东西南北人党脑浆子都打出来了。
此外他们还保留着士族制度,两班贵族的子孙永远都是贵族,贱民的子孙永远是贱民……
总之,李氏朝鲜完美的向世人展示了,在毫无外部压力的状态下,一个东亚国家会一塌糊涂成什么样子。
也难怪丰臣秀吉会对他们念念不忘了,简直就是一盘毫不费牙的菜!
不过打狗还得看主人,何况打人家儿子,你得掂量掂量,能不能打过人家爸爸啊。
比起朝鲜来,丰臣秀吉对大明的了解十分有限。
因为这个年代的日本人身材矮小,形容猥琐,跟天朝人完全是两个人种,所以很难派间谍潜入大明刺探。
他们关于天朝的情报来源,一靠倭寇二靠唐商。这两种人在海警舰队崛起后就绝迹了,赵昊开始严密封锁消息。
因此猴子对天朝官军的了解,还停留在当年小股倭寇到大明沿海抢劫,如入无人之境的程度。儿子随爹,所以他们跟朝鲜一样的烂也很合理。
丰臣秀吉唯一所虑的是海警舰队。二十年前的关门海峡之战,以及十二年前九鬼嘉隆的铁甲船覆灭,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这头唯一的拦路虎,似乎对人多地少的日本三岛失去了兴趣,十几年前便把重心转移去了南洋。后来出现在日本海域的海警战舰逐年减少,三不禁洋令也形同虚设了。
他的大军渡濑户内海平定四国之战,和渡关门海峡征伐九州之战,均未遭遇海警战舰干扰,便是明证!
可笑德川公厚着脸皮认了干爹,干爹却转眼就抛弃了干儿子……
不过生性谨慎的秀吉,还是担心自己大军一旦渡海,李朝肯定向大明求援。到时候天朝皇帝命令海警舰队北上,封锁了对马海峡怎么办?
那时他的大军非但失去了后勤和支援,想撤都回不去了。那样的处境实在太危险了——这也是秀长反对他的重要理由。
然而就在此时,天朝皇帝居然自废武功,重新海禁!海警舰队也被宣布为非法,限期解散……虽然他们不大可能这么乖乖听话,但肯定不会再听从天朝皇帝的调遣了,甚至可能直接造反!
总之,秀吉侵朝路上最大的拦路虎,就这样消失了。
事情顺利的让他甚至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其中有诈啊?难道天朝知道我要打朝鲜,故意引蛇出洞?
猴子心说,不可能啊。我还从没公开过要打朝鲜的想法呢,天朝上哪知道去?
最后信长只能归结于,是天照大神的庇佑了。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照大神的私生子了,这一路开挂的人生怎么看都像有人在暗中安排。
我真是實習醫生 小說
于是秀吉亲自到伊势神宫奉献了祭品,并进行占卜,还得到了‘三国归一统’的启示,这下他彻底下定了决心,召集家康、毛利辉元等大名,宣布了自己举国之力,吞并朝鲜的打算!
大名担心天朝会出兵援朝,他轻蔑的表示:‘大明乃长袍大袖之国,不堪一击!’
侵朝遂成定局。
ps.再写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