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7xv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線上看-第二百五十九章:我清白不保-qwon3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整个岛屿充满着血腥的味道。
而那些蛮族被彻底剿灭,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满足自此全部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南宫云回到家里面,先是将自己清洗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血腥味,这才又回到了房间。
看着洛轻舞依旧安静的躺在那里,南宫冥的心有一瞬间的疼。
走到洛轻舞的身边坐下,看着洛轻舞的眼,他回想起曾经的自己在战场之上。
那时候的自己不明白那些人为何愿意成天提起一个女人。
那时候的南宫冥觉得女人不过是一个附属品罢了,而且身在皇家根本就没有情感可言,一切都只是利益。
天龍 八 部 小說
就像自己的皇兄,不是成天就跟一个女人在一起,最后还疏忽了让别人给算计了吗?
于是自皇兄死后开始,南宫云就更加将女人看作是,道路上的绊脚石。
从来对于女人,他连看都不屑多看一眼,更加厌恶他们的接近。
然而却不想在自己生病的时候遇到了这么一个人。
原本只是想让她救自己罢了,后来在相处中看着她那种痴迷,竟然让自己心情莫名的很好。
而且她从来不屑隐藏自己的心情,有什么就说什么,和别的女人都不一样,她会大胆的在自己身上揩油。
还有他对于家人的那种温暖与照顾,还有那种保护,让南宫冥第一次有了,想让别人保护自己的冲动。
于是在她的面前装无害,其实这个女人都知道,但是她真的就顺从着自己的意,每天对自己特别的好。
更是为了让自己穿一件好的衣服,将自己赚的钱全部都买了衣服。
看着她拿着衣服回来,满眼亮晶晶的模样,在给自己穿上后,她眼中的惊艳一闪而过。
灵动的她, 那个**的她,那个处处对自己好的她。
有那么一刻自己非常想要将她带回家,好像这样的女人放在家里也不错。
可是那个女人却说她虽然喜欢,但是不会为了自己而冒生命,危险她的日子会由她决定。
那时候的自己听到她这么说心里有些不舒服,不是很喜欢自己吗?为什么不愿意跟自己回家?
呆呆 蒋偲昕
美丽的凶器 东野圭吾
不是说喜欢吗?为什么不是那种不顾一切的喜欢?
南宫冥知道自己贪心了,于是想要更多,真的最后她给了自己很多,哪怕她掉下悬崖的那一刻,自己也愿意随她一起。
这个女人就像是一本书,永远让自己充满兴趣。
好像捧在手里面怕掉了,含在嘴里面怕化了。
误惹鬼王,王妃别逃了
就这样南宫冥愿意留下来陪着她一起将所有的烦恼都抛出脑后,只为与她一起疯一次。
因为不能确定她是否会陪自己一起走,若是自己走的话,那么就会失去,于是陪在她身边两年多。
直到得知她的外祖家在京城的时候南宫冥很开心,这样的话是不是就能回到家里面,还能继续跟她一起。
南宫冥低头拉着洛轻舞的手:“娘子,事情我都处理好了,接下来你可以醒来了,看着你这么沉睡,为夫很不习惯。”
某主神的漫威日常
在洛轻舞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随后将她的手放回被子上。
抬起手食指触碰自己的心脏,正准备掐手诀时,外面的赵无言走了进来。
“你别告诉我她用心头血救了你,现在你要用心头去去救她,然后再让她醒来,承受一次心头血救你的痛苦吗?”
“我告诉你,她既然救了你,现在你就应该好好守着她,而不是去做这些让她会心疼的事情。”
赵无言皱着眉他比谁都明白,一旦南国明这么做了,那醒来的洛轻舞绝对会再次想办法就南宫冥,这一次小命是保住了,若是下次呢,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想到这里,赵无言绝对不允许南宫冥再这么做。
南宫冥抬着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赵无言:“我有她怎么会舍得离开呢?我还没有看到孩子出生呢。”
“至于你想的我会离开,那是不可能的,既然听我用性命将我救回来,我又怎么舍得远离她?”
“不过倒是给了你可乘之机的机会,因为到时候的我肯定是打不过你。”
赵无言对天翻了个白眼,这家伙一直真的是打不过自己吗?那分明就是毒舌好嘛?
而且就算是这个货不能打了,估计在轻舞的面前他也能把自己给气死。
反正他死不了,索性赵无言就悠哉悠哉的坐在一旁。
“那行了,我现在就看着你把轻舞救活,不过你以后可得小心了,因为我这个人瑕疵必报,你以前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恐怕我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呢。”
南宫冥对着他勾唇一笑:“放心,我会时刻待在轻舞身边,不会给你可乘之机的。”
赵无言对天翻了个大白眼,这货在说起吃软饭的时候,为什么一直都是理直气壮一副我吃软饭,我骄傲呢。
好特么气人有没有?好像现在就弄死他,有没有?好想打人啊,怎么破?
然而南宫冥的声音却悠悠的飘了过来:“你现在打我我就没办法救轻舞了呢,所以你只能憋着。”
赵无言也索性懒得看他,直接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现在虽然很想直接出去,但是现在南宫冥要救洛轻舞赵无言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边上的南宫民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赵无延随后勾起嘴角,左手继续掐诀,右手食指依旧抵着自己的胸口。
然而渐渐赵无言眼睛一点点增大,这货的额头居然长出了龙角。
接着是身形逐渐变成了有龙尾,赵文妍觉得世界实在是太奇妙了,那龙伟在自己边上晃动着,忍不住伸手抓住了。
仙焰
正打算伸手摸一把的时候,南宫冥猛地回过头,眼神伶俐,然而他的眼睛是淡蓝色。
原本就已经长相很妖孽的人,现在更是让赵无言见着就妒忌的不行。
直接将抓住的龙尾放开:“谁让你没事儿吓我,还把你的尾巴放到我面前了。”
南宫冥现在也正在恰觉嘴里面还念念有词的,但是赵无言这句话说的他很想揍人。
要不是现在就轻舞要紧南宫冥,觉得自己都应该好好的给他两巴掌。
这种人直接拍死算了,怎么就那么欠揍呢?一天手咋就那么痒呢?龙尾他也敢抓。
人間 冰 器
赵无言依旧是一脸惊奇的研究者自己面前的龙尾,而南宫冥则是继续将自己的心头血一点一点的逼出来,放在指尖。
等到逼出来五滴心头血的时候,南宫冥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了。
一头白发在身后来回飘荡着,龙尾在地上不断的游动。
等到心头血逼完,龙尾渐渐收了回去,头上的菱角以一点一点的消失。
然而那一头炫白的颜色却依旧是那么的扎眼。
南宫民脸色有些苍白生将这头血直接注入洛轻舞的心脏。
当初的洛轻舞用眼泪和心头血救自己,而现在的自己只需要耗损所有的修为,就可以救她。
鬼异 我心无语
毕竟两者是不一样的,一者是已经断绝了气息,而另外一个是身体缺少心头血,所以一直沉睡罢了。
所以付出的代价也就相对小很多,对于南宫冥来说损耗修为算什么?一头白发算什么?只要洛轻舞能够活过来,别说是这些,就是要了自己的命都没关系。
南宫冥虚弱的往后退了两步,赵无言皱眉扶住他。
但是眼睛里面是担心嘴巴却不饶人:“瞧你这一副老妖怪的模样真是没用,站都站不稳了,以后我打你这样的人一点意思都没有。”
说着将他轻轻的放在边上坐好,南宫冥眼睛一直盯着洛轻舞,生怕错过什么。
赵无言转过头的时候,也有些疑惑又转过来戳了戳南宫冥。
“喂,死腹黑,为什么亲我还不醒来?”
然而谁知道这么一戳南宫冥,居然就顺势往下倒,吓得赵无言赶紧扶住他。
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冥:“我去,死腹黑,你不会直接变成一个废物了吧,我就这么轻轻一戳你就要倒下?”
南宫冥淡淡的抬了抬眼皮:“你应该说拥有我这样的修为,失了这么多心头血,还能站在这里给你说,已经是很厉害了,你跟我没法相比,不信你试试?”
赵无言真的是强行忍着自己要把他打死的冲动,这货已经弱成这样了,怎么嘴巴还是不饶人呢?
自己的心头血要是能进轻舞的话,还用得着这货吗?
而且现在他人都救了,自己挖心头血来干什么吃吗?
“你最好祈祷你以后都是这个样子,不然我一定打死你。”
南宫冥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眼睛转头看向洛轻舞。
等了许久都不见洛轻舞醒来,赵无言在一旁烦恼的挠挠挠头。
“你不是说就轻舞了吗?怎么 她还不醒来?”
南宫冥也皱着眉,按理说现在应该醒了才对,难道是计算有误?
还是说因为肚子里面的孩子,所以才会导致轻舞这些心头血不够用。
可是若再是心头血,自己刚刚恢复的本身到时候就没有办法睁着眼睛看轻舞了。
南宫冥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洛轻舞醒来。
准备站起身,继续掏心头写然而赵无言却拦住了他。
“你别告诉我,你还要掏心头血,到时候若是你这么躺着,到时候她不是又要为你担心?”
然而南宫冥却不听,他的又要准备动手,但是赵无言却不愿意,所以就一直把南宫冥手脚都压着。
本来就是在这床上,所以这压制的姿势就显得特别的怪异。
外面的欧阳朵本来是来看洛轻舞的,一推门进来就看到这个情况。
只见赵无言骑在南宫冥的身上手压着,他还凑得挺近的。
这姿势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纯洁,欧阳朵瞪大了眼睛随后,赶紧将自己的眼捂住。
一脸不可置信:“你们两个你们两个怎么可以当着轻舞做这种事情呢?”
看到欧阳朵这样子再低头瞅瞅自己这些姿态。
赵无言整张脸都黑了,而南宫冥的脸更是黑的可怕。
咬牙切齿的道:“还不赶紧给我滚下来?”
赵无延知道现在有欧阳躲在南宫民,应该不会再挖自己的心头血,于是从他身上下来。
整理了一下自己一身红袍,这才转过头,用手掩着嘴唇咳嗽了两下:“好了,把你的手放下来吧,脑袋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少想一些。”
欧阳朵用手指缝看了一下,确实两人没有刚刚那个动作了,这才将手放下来,但是脸上却依旧是古怪得不得了。
走过来围着赵无言转了一圈,又看了看南宫冥。
“我没想到你们俩居然是这种人。”
赵无言正准备坐下,听他这话将在原地随后皱着眉问:“我和他又是什么人了?”
欧阳朵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盯着赵无言:“难怪你这么多年一直不找女人跟在轻舞和南宫冥的身边,原来你喜欢他。”
西尔斯育儿经(最新版)
“我就说嘛,你们三个人怎么相处的这么和谐,合着你们两个背着轻舞有一腿。”
“现在轻舞还躺在这里,你们两个做这样的事情合适吗?”
“赵无言,我对你实在太失望了。”
赵无言只感觉一口老血卡在喉咙,想吐都吐不出来。
边上的南宫冥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态度,依旧是拿着洛轻舞的手。
赵无言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转头恶狠狠的瞪着南宫冥。
“死腹黑,难道你不该解释点什么吗?”
然而后者则是一脸无害的看着赵无言。
“本就是你对我意图不轨,我觉得人家说的很对,我有什么好解释的?”
现在赵无言真的巴不得过去揍南宫冥了,这货怎么就又演上了呢?
人 設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乱说话,不然我现在就打死你,都不用等轻舞醒来。”
南宫冥则是淡淡的抬了抬眼皮:“怎么你这人这么没担当呢?敢做不敢认?明明刚刚独自面对我的时候,你不是这样的。”
一旁的赵无言咬牙切齿:“死伏黑你这话给我说清楚,刚刚没人的时候我是怎么样的?”
南宫冥则是转头看向欧阳朵:“看人可要看清楚一些,不要让有的人的表面给蒙蔽了,毕竟有的人擅长说谎说一套做一套呢,要不是你早些来,恐怕我这清白都不保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