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6k0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興漢使命笔趣-第1222章 御龍新政熱推-3wrqx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
炎黄城的人拖家带口的离开了楼兰城;战神堂的人也抱得美人归。
商堂更是大赚特赚,不仅开通了新的商道,还让其他堂口接受了商家入驻并主动承担保护之责。
御龙堂积极开办学堂,女子扫盲正式的纳入了楼兰新律。
刘正准备离开,蚕思也想到大学城看看。
只不过昆仑堂镇守使不能出缺,海兰推荐海露继任。
蚕思经过一番考虑,将海露任命为镇守使。
由于轩辕风的关系,昆仑堂与轩辕堂的关系进入了蜜月期。
这也是蚕思选择海露的关键原因。
海梦成了尔师城镇守使。至于海莎,则是自愿跟着李存孝,不再过问楼兰城的任何事情。
海提为了避嫌,向海兰提出申请,准备到大学城定居。
“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海莎问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就近盯着你,我都睡不着觉。”海提面无表情的答道。
“你跟着我也没有用,反正孝哥又不会娶你。”海莎傲娇的说道。
“你够了,好歹我也是曾经的楼兰女王,女王的强大,不是你可以领会的东西。”海提冷笑道。
海兰跟在后面,望着前面那对斗嘴的冤家,忍不住的苦笑着。
“楼兰森林就是楼兰城的根基,守住了,楼兰的天空就会更美好。女王陛下,一定要恪守底线,否则就会被军功系统惩罚。”刘正叮嘱说。
“刘香主不用担心。人家都说吃一堑长一智,我相信楼兰百姓会像爱护眼珠子一样爱护楼兰森林。”海兰说道。
楼兰东门外,一千御龙卫早已列队完毕。
刘正四人与李存孝会合之后,穷奇居然向海莎示威。
“反对无效!”海莎哼道。
穷奇无奈,只得趴到地上方便海莎骑乘。
“这才乖嘛,回头赏你大肉吃。”海莎拍着穷奇脖子上的长鳍说道。
海莎坐稳当之后,扭过头对李存孝说:“孝哥,可以走了吧!”
李存孝看了一眼身后,刘正骑上了红龙马。至于海提和蚕思,则进入了御龙卫特制的马车。
护卫队长来到李存孝身边,大声的说道:“将军,客人登车已毕,安全检查无误!”
“出发!”李存孝吩咐道。
号角声起,整装待发的御龙卫缓缓的启程。
海兰指挥楼兰女卫,开始了欢送仪式。
海梦走到海兰身边,呈上了新的户籍名册,缓缓的说道:“楼兰森林当前的户籍树,已经超过了一百二十亿棵。”
“海梦将军,楼兰只有不到两百亿人口,不是说只有四成的百姓选择迁移吗?怎么会有一百二十亿棵户籍树呢?”海兰问道。
“接入军功系统之后,才发现海莎竟然在尔师城西面修建了以宏图城为首的十座城池,隐藏了一百多亿人口。军功系统覆盖楼兰城之后,就将隐藏的户籍纳入了正常的管理体系。”海梦解释说。
“这么说来,楼兰城的务实派离开之后,热血派获得了千载难逢的控局时机?”海兰问道。
“女王陛下,我是想告诉你:阴阳对立之势不可阻,务实派不可一日无主,我想重组务实派,以免热血派一家独大之后危及楼兰城的安全。”海梦说道。
“姐,我不明白!”海兰说道。
“女王陛下:造化弄人,你我之间的姐妹情,终有一天会像海提和海莎那样。人到了一定的高度,就不会允许有私人感情存在。”海梦说道。
海兰并没有海梦的觉悟,可是务实派又不能放任自流。
海梦作为海兰的姐姐,只能当仁不让的扛起务实派的旗帜。
楼兰城又恢复到了两派并存,互相牵制的局面。
御龙卫出了楼兰地界之后,很快就进了玉门关,经直道回到了大学城。
蚕思的学籍还没有搞定,暂时住进了南山。
海提和海莎在御龙老区拥有产业,于是就各回各家。
刘正带着蚕思找到了刘莲,经过一番舌战群儒之后,终于拿到了一个插班生名额。
鉴于蚕思的特殊身份,刘莲决定亲自带她。
刘正到御龙新区的学员面前露了一次面之后,就被刘累召集走了。
刘累先给刘正看了御龙学刊上的一则消息:
据御龙新区学员徐东来透露:
御龙堂将在近期表决通过一项议案,允许商人拥有合法私有财产,并承诺保护。
有学者担忧,大学城肆无忌惮的拿走商人财富的日子一去不返了。这有可能损害大学城的根本,甚至降低学员的待遇。一旦大学城的竞争力削弱,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学员徐东来还透露了一则绝密消息:大学城新任城主龙颜,数日前秘密访问松江城。除了带回孔乙和孔己两位大学问家之外,还与商堂堂主王亥会晤,似乎达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协议。
御龙学刊特约评论员白衣书生告诫广大学员:一旦商人拥有合法私有财产,读书人的苦日子就要到了。
御龙学刊印发之后,引起了大学城既得利益者的愤慨。无数学员奔走相告:坚决抵制提案通过。
“就在十天前,徐东来和李信带着三千新老学员到御龙堂总部静坐请愿,想要迫使大学城放弃表决提案。”刘累疲惫不堪的说道。
“对于学生请愿的事情,御龙堂高层有什么决断?”刘正问道。
“允许商人拥有合法私有财产的决心不能动摇;不可伤害参加请愿的新老学员。”刘累答道。
“这不可能。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非常时期,就得采用非常手段。”刘正反驳道。
“你是专门负责执行的第一香主,学员请愿的事情就交给你全权处置了。”刘累说道。
刘正其实很清楚,允许商人在大学城中拥有合法私有财产并承诺保护,只是御龙新政推行改革的第一步。
若是无法干脆利落的解决请愿事件,后面的麻烦事肯定是一桩接着一桩。
只不过新老学员联合请愿,一个处理不好就会损害大学城的根本。
刘正想了半天,决定重拳出击。
李存孝带着御龙卫直接进入学员静坐的广场,以逃避监禁和扰乱御龙堂秩序的名义,将李信押入御龙堂大牢。
徐东来热血上涌,就要上前与李存孝拼命。
李存孝取出一份军令函。
徐东来愣住了。
“告诉我,这份军令函不是真的。”徐东来痛苦地喊道。
李信闭口不言。
军令函是真的,他本来要在前城接受三年监禁,却被在城李家的玄甲卫秘密劫出,又悄悄的送回了大学城。
李信参加学员请愿,就是想要获得大学城传统势力的认可,从而敦促陈汤撤销指控。
当然了,在前城的指控没有撤销之前,李信的身上依旧背负着背叛神龙洲的指控。
徐东来一腔热血,却莫名其妙的成了李信的帮凶。
“李将军,去跟刘香主说说,我对李信的事情根本就不知情,我是冤枉的。”徐东来哀求道。
“对不起,请恕我无能为力。”李存孝拒绝说。
李存孝不再理会徐东来的哭泣,而是冷冷的说道:“你有什么冤屈,自己去跟审讯组的人分说吧!御龙卫听令:立即逮捕徐东来。”
学员请愿的领头人被御龙卫以叛徒的名义带走,其他人当然不干了。
可是请愿的人当中有消息灵通之辈,很快就查到了李信在前城的劣迹。
能够参加请愿的学员,都是那些热血沸腾或者是野心勃勃之辈。
李信的事情被公之于众之后,那些生怕被连累的学员很快就悄悄的撤走了。
三分之二的请愿学员自主撤离之后,剩下的三分之一可就抓瞎了。
大量的人撤走,主持请愿的代表被抓。群龙无首的请愿学员,变成了一盘散沙。
刘正进入静坐广场,直接将李存孝越狱的事情公之于众。
“既然你们与李信狼狈为奸且执迷不悟,那就去找审讯组交代问题吧!”刘正说道。
早有准备的御龙卫全副武装的进场,将所有在场的请愿学员分别带走。
刘正搞定了学员请愿的事情之后,就直接走进了审讯室。
“刘香主,我真的没有背叛神龙洲,我是冤枉的。”徐东来一见到刘正,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
“行了。老实交代问题!至于你有没有背叛神龙洲,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只有足够的证据,才能还你清白!”刘正提醒说。
徐东来很快就觉悟了。他为了顺利的脱身,竟然把主动联络新学员请愿说成了是受李信蛊惑。
刘正虽知徐东来言多虚妄,只不过为了杀鸡儆猴,也就采信了供词。
有了徐东来的供词,李信以逃犯之身阴谋冲击御龙堂盗取机密的罪名就坐实了。
李信案很快就定性了,背叛神龙洲,蛊惑无知学员打掩护,阴谋盗取机密。数罪并罚,判斩立决!
刘正的动作很快,定罪工作一完成,就决定三天之后当众处决叛徒李信。
负责保护李信的玄甲卫统领秦京很快就查到了内幕。
“想不到李家的千里驹,竟然识人不明!”秦京叹道。
“那徐东来可是徐家的人,这件事情太复杂了。我觉得这应该是第一香主刘正的阳谋。损失了李信的李家,究竟会如何对待老朋友徐家呢?”到将罗平幽幽的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