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9jl精彩言情小說 蓬萊水仙笔趣-248.樓成得法-b4y8p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见楼成这幅支支吾吾的样子,李行秋倒也不以为意,只是笑道:
“所以我有言在先,信与不信全都看你自家。我之所以言说此事,便是给你提个醒,以后为师要是用出什么手段,可不要大惊小怪!”
楼成唯唯诺诺地答应下来,不过李行秋还是一眼看穿其人心底心思,知道其对于自己身份还是抱有怀疑。
他也懒得再三声明下去,转而进入到了下一个话题。
“我向来性情疏懒,不爱繁文缛节,既然你已入我门中,那些复杂的拜师仪式我也不多作要求了。更何况此处陈设简单,也没什么条件。”
李行秋顿了顿,继续道:“为师一身所学与这颗星辰上的武道大不相同,如今不过是化身降世,特地来见识不同星辰上的风物人情,是以此身才行走武道一途。不过你既然为我开山大弟子,自然要承接我之衣钵,为师现下给你两个选择,你择一行之便是。”
不管对李行秋所言抱有几分怀疑,但楼成还是将其人话语全部记下,毕竟此乃师父教诲,他理当认真听授。
听得李行秋所言,楼成旋即问道:“不知师父所言两个选择,都是什么?”
李行秋笑道:“第一个,便是为师传你诸天万界中正统超脱之法,开辟窍穴,建构内景,架连天地之桥。只要你能成就外景,在此颗星辰上也算是有外罡战力了。”
根据李行秋推测来看,在这颗星球上,进入所谓的“外罡”境界的标准:外通天地,却是和真实界中天生九窍尽数开辟后,天人合一之境再往后的功果有些相似。
但因为此颗星辰上元气大海沉寂,且修行之路与内景法不同,是以也不能将两者切实地一一对应,只能勉强估测出外罡的战力表现和尚未迈过第一重天梯的外景差距不大。
当然,在这种环境下成就的外罡强者,心性修为却是要比真实界的外景略胜一筹。如果其中佼佼者能飞升至真实界,改换修行体系后,或许有朝一日,也能触摸到外景大宗师之境,甚至位列仙班。
楼成闻言未曾多加思考,直接转向下一项:“那第二个选择又是什么?”
李行秋对其表现早有预料,闻言便道:“第二个选择说来倒也简单,只是实行起来很难。简而言之,便是为师不传授你具体的功法和招式,只传你一道真意。在此真意统括下,你自去遍学百家武道,成就一家之言。”
楼成心中一动:“也就是说,如果我选择第二种方法,那我还是会成为一名武者?”
“是这颗星辰上的武者。”李行秋先是纠正了一句,而后道,“话虽如此,但你若是想有捉星拿月、长生久视之能,最终还是要回到第一条道路上来。”
“捉星拿月、长生久视……”楼成目眩神迷,似乎难以想象人力竟然能堪至这般境界,似是好奇又像是怀疑地问道,“那师父您老人家能做到吗?”
李行秋面上略显自得:“若是我本尊在此,此等小事不过翻手之间。”
在真实界中,天仙真君的身中洞天自成一界,蕴含的所有威能近乎真实界大日之外的太阳星辰,举手投足间可毁灭星系。
而王珝如今虽然尚未成就天仙,但也在地仙之境中走出了很长一段距离,若是身处真实界以外的重重宇宙之中,把玩几颗寻常大小的星辰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闻得李行秋所言,楼成下意识有些不信,但见其人那副言之凿凿的模样,再加上方才李行秋寥寥数语间便勾勒出另一条道路上截然不同的风景,显得分外真实且触手可及,让他有些沉迷,于是便单纯停顿了一下,并未多说些什么。
末了,在李行秋细细解说了一番两条不同道路之间的差异后,楼成作出了选择:“弟子还是选择第二条道路。”
在没有证据佐证,不知李行秋所言是否真实的情况下,他宁可选择自己平日里所能听闻的、眼见为实的武道,最起码这样不会出什么差错,更不会显露出什么异常。
而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自家师父所言为真,在这颗星球之外还有更多截然不同的风景人情,那自己也不是没有更易的机会。只要按师父所言,将他传授给自己的那道真意升华成相应品阶的内景武道上的功法便是了。
见楼成作出选择,李行秋也不再耽搁,出言将楼成唤到近前,接着一手点在楼成额头上,沉声道:“凝神,静心,观想腹中金丹。”
楼成依言行事,闭目冥想,眼前再度出现了丹田内部的景象,看到了那枚如梦似幻的金丹。
金丹缓缓转动,点点冰晶化作了星辰,环绕着朵朵火焰,似乎将楼成置身于浩瀚宇宙,入目尽是深远宏大之感。
在这种状态下,李行秋的声音如同从天外传来,显得飘渺却又足够清晰,字字烙印在楼成心间,让他难以忘记:
“你当知晓,在这颗星辰上,除了武道之外,早年间亦有修真者存在。当然,这种修真者只能说是武道的别支,并非那种能阳神出游,散则为炁,聚则成形的真正修真者。
“你腹中所存金丹,便是曾经一位号‘龙虎真人’的修真者所遗,在他之前,其他修真者妄图在金丹内结出‘元婴’,以求魂魄之独立,从而摆脱肉体束缚,遨游于天地之间,当然,因为这颗星辰上的某种因素,他们无有一人成功,不然此世可能就换了一种风物了。
“在众多失败者的教训下,龙虎真人放弃了元婴一道上的尝试,转而以冰火仿阴阳和星空成丹,外映自然,平衡旋转,希望能像天地一样‘不朽’。”
说到这里,李行秋的声音中也不免带上了一抹敬怀之意,而楼成更是在这种以心印心的状态下,被李行秋心绪所感染,似乎亲眼见到了其人话语中所述景象,感受到了那种前路断绝,茫茫难见的黯然和灰心之意。
在这种心绪的带动下,楼成腹中的金丹似乎有了莫名的变化,星辰运转的轨迹出现了微小的改变,只是楼成沉迷于李行秋所言,未能及时注意到这一点。
石室之中,右手点在楼成额头上的李行秋若有所觉,瞥了其人丹田一眼,并未多说什么,而是接着道:
“因着此事,若是无我干预,你在武道上行至非人一境时,自身根髓便会受到金丹‘污染’,从而先后觉醒冰火两种异能。而你若能摒弃金丹影响,凭自身之力成就外罡,到时便可完全消化金丹,从中得到龙虎真人的核心传承。”
冥冥恍恍间,楼成听得李行秋所言,于是心底自然有念头浮现:“既然如此,师父打算如何解决这枚金丹?”
李行秋似是听见了其心底所言,接着道:“如今你拜我为师,作为师父,自然要为弟子考虑。我思量再三,认为这枚金丹既然入你腹中,倒不如将其化作自身底蕴资粮,尽快消化,也免得夜长梦多,引来不怀好意之人。”
毕竟李行秋此身实力不过丹境,而本尊一时间也不敢轻易涉足这方宇宙,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自家大弟子就此身死,那王珝可就没脸见人了。
以心印心的状态下,楼成对于李行秋言语中所杂情绪变得十分敏锐,知道其人是真心实意地为自己考量,于是感动道:“弟子没有意见。”
李行秋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道:“为师所传你的这道真意,与这枚金丹亦有相通之处,亦是根据云汉天河演化而来,不过为师以水为德,与你预定要走的冰火之道尚有所差距,有鉴于此,为师再传你一道阴阳真意,剩余功果,便看你自家努力了。”
楼成刚刚应下,便见自家丹田之中的景象出现了变化,那冰晶围绕着火焰运转的宇宙图景恍然一动,星辉如水波晃动,旋即破碎开来。
一点点冰晶化作皎洁明月,一缕缕火焰凝成赤红日轮,皓日圆月同辉普照,四周更有星光散射,如虚幻长河般任日月沉浮其中。
楼成刚为这幅瑰丽景象而赞叹不已,眼前景象便又发生了变化。
恍惚间,一道白气横贯,化作天河,内中三色天华绚烂多彩,如虹桥般贯穿楼成丹田,将那枚金丹吞没进去。接着天河上溯,最终被一双洁白如玉,散发着神魔般奇异魅力的双手挽在手中,化作一道匹练。
如玉双手缠绕天河匹练,结出一个个复杂难明的印记,化作玄奥的文字图案一一流入楼成心间,却并未被他记住,只是无端有了一种莫名感悟,尽数纳藏于心而难以付诸于外。
楼成睁开双眼,只觉神思疲惫,如同熬夜之后还跑了个八百米一样,虽然头脑清楚,思维明晰,但却难掩身中疲惫。
他抬眼看向李行秋,只见在手机光芒映照下,其人面色似乎略显晦暗,但旋即又恢复过来,若无其事。
见自己便宜大弟子看来,李行秋淡然道:“为师所传你之二者,前者乃是日月星三光所化‘三光神水’之真意,此等真水上承天汉,下应人身,生机内蕴,甚为清灵,对你武道奠基最有臂助,且合乎那枚龙虎金丹之意。
“至于后者,乃是一门唤作‘阴阳印’的神功真意的浅显部分。为师从自家领悟中采撷一二传授于你,足以对你有所启发。若你哪日能飞升上界,亲身前来拜见为师本尊,再将全本授予你不迟。届时,你也能以此为凭,统合自家所学,改易功法了。”
亲身感悟了一番玄奇景象,如今心中仍然有莫名领悟纳藏其中,楼成对于李行秋所言自身来历不由得相信了几分,闻言拜服道:“多谢师父指教。”
大小事情悉数交代完毕,李行秋也没了在微水湖底久待的想法,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他对楼成叮嘱道:“你拜我为师之事不要传出,平日里照旧行事便是。”
见楼成答应下来,李行秋便又带着楼成出了湖底密室,游出了水面,二人向着宿舍楼一前一后行去。
走在路上,体悟着周身隐隐传来的莫名压力,李行秋对于自己收楼成为徒一事再无疑虑。随着他将并非来自于这方宇宙之外的真意理念传于楼成,那种莫名的“天地大势”排斥之力也越发明显,虽然对李行秋无法造成伤害,但却让他对这方世界的真相平添了几分猜测。
“果然,此世种种,皆由天定。如今我从天外来此,一举一动都会干涉命运,积少成多之下,迟早会发展到扰乱此间大势的地步。到那时,世间背后的真相,也会随之呈现在我面前。”
恰好,楼成身为此世主角之一,身上缠绕着的“天命”极为浓厚,李行秋收其为徒,又在其面前自曝来历的举动,便更进一步加速了这个过程。依据李行秋推算来看,当他和楼成中任意一人成为外罡的时候,这颗星球上的大势便会被掰弯到另一个方向上去,届时,他也能亲身至此,一探其中究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