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f6l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序列玩家 ptt-第一百零一章 私房錢展示-vcvor

序列玩家
小說推薦序列玩家
人群中,那位染着黄毛的青年正揉捏着手臂,刚才他见那个中年汉子正在发呆,便向顺手模点东西。
却不料被他发现,一巴掌拍在自己的手臂上,差点疼的黄毛青年叫出声来。
“该死,遇上个硬茬子。难不成还是个练家子?”他心里诅咒着对方,同时也庆幸着对方没有深究,只是警告了自己一番。
也是了,这时候排队的人都快要上车了。
没工夫浪费时间。
这也是小偷小摸们喜欢聚集在车站的原因。即使被发现,那些赶时间的受害者也不一定会拿自己怎么样。
黄毛青年目光扫过人群,想要从中找到下一个目标。
却忽然间,身体一颤,四肢变的十分沉重。
仿佛身上背负了好几个人的重量。
心脏急速跳动,想要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黄毛却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下沉,大脑缺氧使得眼前一黑。
“这…”黄毛青年来不及说出什么,便瞬间摔倒在地,口袋中偷来的钱包掉落一地。
吓了身边几人一跳。
“这人怎么了?”
“晕倒了?”
“有医生吗?”
“这是…我的钱包。是小偷,抓小偷!”
而黄毛毫无反应,那一瞬间便已经摔晕了他。
这便是李长河新获得的【技能】,在李长河赶来车站前,便已经抽出了这个奖励。
【技能:重压御座】
【类型:诅咒类】
【效果:给目标单位施加自身三倍的重力(神秘系防御可以抵消部分效果)】
【技能范围:五十米】
【捕捉单位:十】
【消耗:3点精力值】
【限制:维持时间一分钟,可持续,不可叠加。】
【备注:御座之前,俯首称臣!】
“也不知道,这是登山鬼他们的馈赠,还是进化游戏的刻意。”李长河没有在意身后的响动,小偷小摸的给个教训而已:“这和登山鬼的能力何其相似啊。”
同样是重压,李长河在一个月前曾在登山鬼的能力上吃了不少苦头。
“无论如何,你也给他们报仇了。”
“不好说,我顶多只算是杀死了其中一位凶手。登山鬼他们的死因,其实我也没调查清楚。不过,既然长城已经接手,我也不管闲事了。”李长河心里宣思着。
这个【技能】的能力很好,特别是与人近战时,忽然间给对方来个超级加倍。对方的速度必然有所影响。
而且最多可以对十个目标使用,要是在团战的时候,自己标记了对方十人。配合百寅不灭骑,没准可以达到瞬间团灭对方的可能。
“不过,对于那些属性不低的【玩家】来说,这种诅咒倒是颇为一般。”李长河计算着,就以自己的属性来说,即便自己的体重高上三倍,在开启【雷之呼吸】的情况下,也能快速移动。
李长河目前体重一百四斤上下,三倍也就四百二左右。
看着挺吓人,但李长河开始【雷之呼吸】后,力量特性触发。这倒是在承受范围内。
而对于那些主力量的家伙,来说这点重量更不算什么。
盒子目前力量十二点,单纯比拼力量,足以掀翻蒸汽士兵。而蒸汽士兵可比小轿车还重一些。要是对他使用【重压御座】,估计没多少效果。
“之后有机会,优先升级这个技能。三倍的重力不够,五倍,十倍呢?”李长河计划了一下之后的技能升级方向。
“至于这次任务的抽奖…”李长河瞅了眼口袋中的一沓钞票。
寻思着自己的抽奖是不是也受到了【霉运连绵】的影响。
【鞋柜里的私房钱】
【类型:杂物】
【品质:破败】
【备注:顾名思义,这就是某个可怜中年男人的私房钱。】
这…该来的还是会来,第一次抽到破败品质的李长河倒是没多少失望,有钱也不错啊。
总比那些抽出什么用过的牙刷,剃须刀之类的实用多了。
【进化游戏】有时候就喜欢整活。也不知道从哪些旮旯角落找出来这些坏【玩家】心态。
李长河这次还算好,要是给个破剃须刀说是秃了就能变强,李长河是信呢还算不信呢?
还是那句话,全靠同行衬托。
李长河这次需求不高,毕竟但是技能的收获就不错了。
再者两万多呢,不算少。
要是上面没有那一股鞋柜味就更好了。
“也不知道是哪里的男同胞深受压迫,把私房钱都藏鞋柜里了。气抖冷,气抖冷。”李长河嘀咕着,坐上大巴车。
兴许是【霉运连绵】的影响,大巴车晚点一个多小时。

同时,京都某座公寓内。
一位中年男子,看着自家的鞋柜陷入了沉思。
四十多岁的年龄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老态,反而给人一种成熟稳健的大叔形象。
可他此刻却陷入了少有的迷茫。
在老家读书的女儿赶来过年,却带来了噩梦般的消息。她恋爱了!
且听说人还挺不错,自己媳妇居然没有多大反应?
更过分的是,身为父亲的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该死,这哪能忍?
哼!男子汉入世必遇众敌,第一个敌人便是和自己争夺爱人的情敌。这个不能败!
第二个便是爱人的父亲,因为自己要从他的手中接走他珍爱的女儿,当时岳父简直是想用眼神杀死自己。可自己还是赢了!
至于第三个,便是那打算接走自己女儿的混蛋!
屠龙者终将成龙,我老萧这次也试试看能不能用眼神杀死那臭小子!
新的敌人已经出现,自己怎能停滞不前?
想着趁着年假的时间,用私房钱回老家看看那臭小子何德何能拐走自己的掌上明珠!
可命运弄人,藏在鞋柜中的私房钱没了!
“难不成是被媳妇找见,给收走了?”中年人心里一颤:“那可得出大事啊!”
“爸?”正想着,身后传来清脆的呼唤。
中年人默默回头,穿着睡衣的女儿正疑惑的看着自己。
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仿佛看到了一次见到爱人的时候。
那一年,他十八,她十七….
“大晚上的,站门口干什么啊?”女儿奇怪的问着。
“没事了。你也别复习太晚,早点休息。”
中年人心里一叹,李长河是吧?晚点再去会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