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y0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大國戰隼 愛下-第654章 又讓你們損失了一架飛機相伴-9xczk

大國戰隼
小說推薦大國戰隼
应急救援队把81198号歼轰-7围了起来,李战找到现场指挥详细告知了应该怎么做,然后他就在边上等军代处的人到了。
噗咚国际机场军代处处长闻讯赶到,同来的还有机场分局的同志——狗日的还真出警了,一会儿没准得开责任认定书。不过这八成是单方事故,判断起来应当是相当容易的,如果警方具备资格的话。
消防车上的探照灯把现场照得亮堂堂的,相当专业的噗咚国际机场应急救援队经验相当的丰富,很快就把现场的事故隐患给排除掉了。但是,他们没有处理过军机,李战不认为安全隐患已经排除了。
军代处的人迅速赶到后,李战没有客气,直接和军代处的人说明了情况后,请应急救援队把海沙堆清理掉,这个时候工人兄弟们主动上来帮忙,他们清理海沙堆更加的熟练。
李战让军代处的人帮忙找相应的工具,海沙堆清理掉之后,81198号的全身都露了出来。
“首长,麻烦您让所有人都退到一百米之外。”李战对军代处处长说。
噗咚国际机场军代处处长妥妥的大校正师。
军代处处长说,“你要拆弹?”
“是的,这边毕竟不是自己的场站,他们不熟悉情况,得把所有的隐患都排除掉。”李战严肃地说。
军代处处长打量着战机,忽然说,“小李,你快看,你这飞机还是不是变形了?左右两翼好像不太一样。”
李战这会儿也注意到了,顿时苦笑,说,“是啊,机身也变形了,整个解结构都变形了。”
“老天爷,就这样你也能开回来,太了不起了。”军代处处长感慨着说,“我马上去找工具。”
飞机变形了,所有的正常都不正常了,幸好打空了其他弹药,现在要处理的就只有机炮弹仓里的炮弹。正常来说弹仓里的炮弹除非受到非常有针对性的撞击,否则基本不会引起殉爆。
但是问题在于飞机现在不正常了,还不知道弹仓的结构是否受到了影响。根据飞机表现出来的状态来判断,李战十分担心弹仓受到了挤压,也许已经受到了强烈的挤压,爆炸就在下一秒。
因此李战十分的紧张。
军代处处长去和机场方面的交涉,要求他们的人全部退到一百米之外,包括工人兄弟们。现场顿时就空了起来,只有李战一人在飞机边上等,仔细地观察着飞机的状况。
真是越看越心惊,他居然发现垂尾和机身的纵轴线不在一条线上了,外表没有任何损伤但是就是出现了这样的可怕情况,说明整架飞机的结构出现了严重的变形。
“能开回来真的是祖宗保佑了。”李战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跑过来两名特警,其中一名把工具箱递给李战,说,“中校同志,我是机场特警队拆弹组的,我们可以协助你!”
李战说,“你们搞不来。等我把炮弹拆下来,你们负责处理炮弹。”
“是!”
这不是逞能的事,警方拆弹组擅长的是各类炸弹的拆卸,对如何从军机上拆炮弹是一窍不通的。术业有专攻,人命关天的事情马虎不得。
李战让他们撤到安全距离上,提着工具就到了航炮的位置开始拆弹仓。弹仓部位有装弹口,李战手脚麻利地工作了起来。平时经常和机务一块泡修理机库的好处这会儿就凸显出来了,换个飞行员还真的不好做这个事情。
为了争取时间,李战采取了非常规的办法,不用考虑其他问题,只需要安全的把所有的炮弹取下来。
那边牛军却是待不住了,要了把手电筒就连忙的过来了,直接到李战身边帮着他打上了光。
李战头也没抬地说,“你跑过来干什么?”
“这里就我俩是部队的,我哪能躲清闲,再说了,我还算半个专业人士呢。”牛军语气轻松地说道。
李战也就不多说了。
在他们这些作战部队的人眼里,军代处的不算是兵,顶多是穿军装的公务员。就好比老陆的野战军瞧不上省军区瞧不上武警,连后勤系统他们都瞧不上。在他们的字典里,扛枪打仗的才是真正的兵。
“我干脆把引信也拧下来算了。”费了很大劲李战总算是把弹仓里的炮弹掏干净了,没有最合适的工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牛军说,“有把握吗?都是什么引信?”
“近炸和碰炸一半一半,响不了,放心吧。”李战说干就干开始拆引信,这活儿轻松多了,就是动作幅度得非常的小心翼翼。
又花了半个多小时,李战拆掉了所有炮弹的引信,这会儿安全隐患就彻底排除掉了,李战那颗心总算是可以完全放了下来。
李战把特警队拆弹组的招过来,说,“交给你们保管炮弹和引信分开放。我向你们签字交接,等部队来人,按照交接单再交还给部队。”
“是!”特警队拆弹组佩服得要死,就这么会儿工夫人家就把弹仓里的炮弹也掏了出来,而且还把引信给拆了。
部队飞行员都这么厉害了吗?
拆弹组小心翼翼地用木箱子把小孩手臂粗的炮弹装了起来,引信就更小心了,按照规定一个个的包装了起来,接着和李战进行了交接,李战签了字。
做完这些李战才算是真正轻松下来,终于服从军代处的安排,和牛军乘坐机场的通勤车往机场酒店那边去。劳累一整天,可算是能好好的睡上一大觉了。与此同时,大队的军车从大场站那边以及警备区那边往噗咚国际机场这边来,接下来还有大量的事情要处理,尤其是非常重要的、已经被军代处接手保管起来的综合战术吊舱。
天一亮,白头鹰师的人马和军代处这一块的完成了初步的调查,他们顾不上休息,叫了早饭直接送到李战住的房间里,把牛军也叫过来,负责指挥员笑着说,“小李,牛军同志,休息好了吗?”
李战只穿了一件海魂衫,笑着说道,“各位首长,你们先坐会儿,我洗把脸就过来。”
洗完脸出来看到牛军也到了,倒是整整齐齐的一套便装,叫看惯了军装牛军的李战眼前一亮,指了指问,“你哪弄的便装?”
“酒店商场就有得买,就是贵,太贵了,两千多呢。”牛军心疼地说。
这无心之言叫军代处处长脸上挂不住了,连忙道歉说,“对不住啊小牛同志,是我这边的工作没做到位。”
牛军一愣,这才意识到话说得不对,连忙立正说,“对不起首长我不是那个意思。”
“呵呵,没有没有,确实是我们工作没做到位,没照顾好部队上的同志。”军代处处长连忙摆手说。
白头鹰师过来的是一位副师长,副师长笑着说,“都是一家人,都坐吧都坐吧,都没吃早饭,边吃边聊。”
机场给安排的房间蛮高级,李战和牛军各住一个商务套间,面积非常的大,小客厅的餐桌随随便便能坐六七个人。
李战看到还有俩穿警服的,奇怪地问,“地方的同志有什么事情?”
来的是一男一女俩高级警督,级别都不低,一听李战这么问,连忙的站起来,气势被李战拿捏得死死的,那男警督陪着笑说,“是这样的中校同志,我们接到报警电话,基本侧面反映基本属实,我们是想再核实一下情况。”
那女警督倒是强撑着气势,站起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让自己尽量冷静的说,“既然报警了我们就要处理,有报案就要有销案,都是工作。”
牛军忍不住笑,还笑出声来了。
一看大家都过来,牛军连忙止住笑,尴尬地说,“我坦白,是我干的,警官,我就是报警人。情况是这样的……”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李战却是脸色不太好看,打断牛军的话,然后指了指那男警督和女警督,冷着脸说,“你们出去。”
“这?”
男警督和女警督一下子发现空气突然凝固了,对视着目光交流,这人怎么回事说话这么冲,怕不是傻子吧,我们警方过来了解情况不是很正常吗?
李战看他们站着不动,又冷着脸说了一句,“我们要谈秘密军务,你们出去。”
没有丝毫的客气。
军代处处长笑着打圆场,说,“二位警官,你们先回避一下。”
男警督和女警督不满地扫了李战一眼,气哼哼的走了。
军代处处长连忙对李战说,“小李,抱歉啊,是我这边考虑不周。让地方的同志过来确实不合适。”
李战却是忽然苦笑着说,“其实就是觉得怪没面子的,部队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他们插手调查了,这不开玩笑呢吗。牛军这二傻子还啪啪啪的承认打了报警电话,怎么想的,嫌丢人不够啊?”
牛军这才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地说,“是啊,我这脑子,睡迷糊了。”
副师长和军代处处长哭笑不得,原来是因为觉得没面子,他们还以为李战真生气了呢。不过话说回来,公安部门这个事情做得也太死板了,既然知道是部队这边的事情,内部处理一下报警记录很简单的事情,又不是和地方有关的大案子。搞清楚了之后副师长和军代处处长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别看他们级别比李战高了好几级,在李战面前还真的摆不起领导架子。别说李战那些光辉战绩,光是这次把严重变形的战机开回来就值得他们肃然起敬。
大家重新落座吃早饭,副师长一边吃一边把初步的调查情况通报给李战和牛军,结果和李战猜测得差不多。飞机是在连续的大过载机动中突破了机体结构的极限,随后在高速飞行中机体开始发生变形。
副师长说,“小李,你能把飞机飞回来简直是奇迹。机体结构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很多系统都受到这个影响失效。通讯系统的所有天线装置就是这样失效的。左发的供油系统也是,不过左发也废了。我们的专家认为,81198号战机就一台右发有再利用的价值,其他的都不行了。”
“那很不错了。”牛军笑着说,“我还以为整架飞机都要报废了。”
副师长无奈地摇头说,“这架老飞豹有年头了,即便没这个事情,再飞哥一两年也该退役了。”
李战歉意道,“副师长,对不住了,害得你们又损失了一架战机。”
怎么是“又”呢?副师长没明白,但是也没多想,以为李战是口误。
他说,“小李,前指命令,现在就接你回场站,恐怕前指还有任务派给你。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李战说,“没问题,随时可以出动。”
他指了指牛军,“牛军同志不能再飞了,这姑娘需要休整。”
牛军却说,“我不需要休整,再说了,我还有任务。”
“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实弹射击演习已经结束了,明白吗?”李战说。
牛军摇头说,“不,打击海盗理论上也是实弹射击演习,我还要继续测试吊舱,同时要进行战场拍摄。这是总部给我的任务。”
总部都抬出来了,李战也就不再坚持了。不过牛军居然能扛得住七八个G的过载,说明这姑娘的体质非常厉害,妥妥的天生飞行员的体质,当年要是参加招飞的话没准第一批歼-10战机女飞行员里就有她一位。
收拾好东西大家就坐车往大场站去了,一同返回大场站的还有综合战术吊舱,这玩意儿居然在那么剧烈的撞击中幸存了下来,除了擦破了一些皮,其他都正常,完全可以继续使用。
噗咚国际机场经过了短暂的懵逼后迅速恢复了正常,早班机按时起飞,只不过晚班的工作人员都接到了封口令,要对凌晨的事情做到守口如瓶,否则记入档案进行处分。
至于81198号歼轰-7,待遇就有些惨了,在现场没有动,让部队的人用防雨的帆布给严严实实地遮盖了起来。等噗咚国际机场繁忙的一天结束之后,部队会对其进行切割,分成若干部分后再用军用运输拉回去。
那俩憨憨的男警督女警督回到单位后就遭到了上级领导的训斥,批评他们这些年轻的高学历警督做事不会变通,这让心存高远要做一番事业的俩警督很受伤。
不过,空军飞行员在天上打电话报警,这事讲出去有人信吗?
“拒止-2012”实弹射击海盗行动在持续进行着,前指还真的有任务等着李战,非他不可的任务……
PS:昨天临时有事,今天补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