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4c火熱都市小说 重生南非當警察討論-1071 野蠻人-i8to4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维和部队进驻萨潘贾湖的当天晚上就枪决了五个人,除了大胡子之外,另外四个是趁着夜色试图潜入军营家伙,他们的目的可能只是为了一顿食物,但是哥萨克们不会给他们解释的机会。
夜晚遇到突发情况,哥萨克们会第一时间开枪,连个警告都没有,千万别把和平年代的方式带入到战争年代,别忘了维和部队出现的地区都是危机四伏的,武装分子突袭维和部队营地的时候,可不会向维和部队鸣枪警告。
清晨,营地门口立起来五个十字架,直接把五具尸体吊上去,效果立竿见影,再也没有不识相的家伙挑战维和部队的底线。
“要尽快恢复对萨潘贾湖周围地区进行巡逻,还要劝说那些战争期间逃入山林的平民返回家园,明天运输船会送建筑材料过来,码头附近要修建几个仓库,用来储存建筑物资和食品,以及武器弹药。”范曜有条不紊,一百多人的营地其实不需要太大,范曜中队占用的这个军营按照前奥斯曼帝国部队的编制足足可以驻扎一个师,空地有的是。
按照南部非洲的标准,一间20平米左右的营房可以驻六个人,军官根据级别不同是单间或者是套房,一百多人其实三四十间营房就足够。
军营内的房屋虽然损毁大半,但还是有足够的房间可以修复,吃饱了的难民干活很卖力,营地门口十字架上的尸体也能够形成足够的威慑力,也就两三天功夫,整个营地内外就焕然一新,生活区内的地面还都已经硬化,使用的材料都是从那些倒塌的房屋上拆除下来的。
“如果要巡逻的话,那就需要军马或者是汽车,实在不行摩托车也可以。”普尔曼要求不高,装甲车对于维和部队来说有点奢侈,军马或者是摩托车还是可以做到的,另外考虑到萨潘贾湖的环境,快艇肯定也有需要。
“装甲车和战马别想了,摩托车还可以争取一下。”范曜不贪心,对于哥萨克来说战马肯定是最好的,不过时代在进步,哥萨克也要适应时代发展。
范曜猜得没错,下午抵达的运输船,随船送来了十几辆摩托车,萨潘贾湖周围的交通状况还不错,只要不下雨,摩托车其实比装甲车和战马都更方便。
不过范曜率领的部队还没有来得及熟悉摩托车,部队就接到了作战命令。
一支法军部队在萨潘贾湖以南大约十公里的一个小镇上遭到当地人的围攻,部队无法脱身,向维和部队求援。
部队!围攻!求援!
范曜感觉和法国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似乎对于法国人来说,世界大战并没有结束,还是各种兵荒马乱水深火热。
别管怎么吐槽,军情就是命令,范曜留下一部分士兵防守营地,自己率领谢尔盖的分队出发去增援法国人。
“我们奉命随琼森先生去惠特利征税,结果遭到当地人的反抗,琼森先生被当地人绑架,我们则是被围在镇长办公室,盖洛普上尉派我过来求援,希望我们回去的时候,琼森先生还活着。”路上,奉命球员的下士诺顿向范曜介绍情况。
“琼森和盖洛普又是谁?”范曜也穿著作战服背着背包和步枪,从外表上看,和其他士兵几乎没有区别。
“琼森先生是税务官,盖洛普上尉身边只有六个人,我们没想到当地人居然敢反抗征税。”诺顿气喘吁吁,他来求援的时候骑了一匹马,现在那匹马正在营地内休息。
范曜默然,法国人的吃相确实是不好看,怪不得当地人要反抗。
世界大战结束后,法国没有从德国得到想要的补偿,于是加大对殖民地的压榨,这已经导致马达加斯加的局势彻底崩溃。
范曜也实在是想不到,法国人不仅没有接受教训,反而在刚刚得到委任统治地的管理权之后,就迫不及待要搜刮委任统治地,可见法国人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程度。
“琼森先生也是没办法,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拿到薪水,后勤供应严重不足,士兵们轮休时间去钓鱼回来烤着吃,国会的大人物们忙着争权夺利,根本不管我们这些可怜虫的死活。”诺顿满腹牢骚,他刚刚在营地内饱食一顿,对法国政府的怨念更甚。
维和部队虽然薪水也不高,但伙食明显很不错,别忘了哥萨克们都是好猎手,随随便便打个猎也不会饿肚子,谢尔盖就是个中好手。
和各种肉食相比,维和部队的咖啡和水果更让人印象深刻,其实小亚细亚半岛也不缺乏水果,萨潘贾湖营地周围就有很多果园,不过疏于管理也无人采摘,水果的长势并不好,成熟了之后也只能烂在果园里。
范曜了解到情况后,就组织营地内的奥斯曼人去摘水果,以前那些果园你的主人都是地主,要么是王公贵族,世界大战期间那些人虽然纷纷出逃,但是余威犹在,所以本地人没几个敢去果园里采摘。
现在有了范曜的命令,营地内的奥斯曼人兴高采烈,工作积极性高的很。
鉴于营地那些奥斯曼人很听话,范曜已经打算从他们中选择一些人作为营地的临时雇员为维和部队服务,打扫打扫卫生洗洗衣服做做饭什么的。
十几公里转眼即到,前段时间的五公里发挥了作用,谢尔盖分队成员的素质都不错,十几公里跑完队形依然不乱,已经有了点精锐部队的意思。
小镇的面积不大,稀稀拉拉几十户人家散落在一个山坡上,房子都是那种石头盖的老房子,一眼看上去仿佛都有几百年历史一样外表沧桑,镇长办公室在小镇中心位置,几名端着步枪的法军士兵,和一两百名手持各种武器的奥斯曼人正在对峙。
“把刺刀收起来,两列队形,列队前进——”范曜不想刺激那些奥斯曼人,他们其实只是想表达自己的愤怒,并没有向法军部队发起进攻,要不然几个人不可能撑到现在。
也幸亏法军人少,要不然估计法军士兵早就使用武力镇压,麻秸秆打狼两头怕。
列队出现的维和官兵很快就引起法军士兵和奥斯曼人的注意,盖洛普上尉是个身材高大但是消瘦的中年人,因为常年酗酒,盖洛普上尉的眼睛浑浊,鼻子通红,他这把年纪才是上尉,充分证明了他的能力。
不过这也很难说,法军部队历来是以体制僵化结构臃肿闻名,真正有能力的人,在法军部队不受重用很正常,贝当和福煦世界大战爆发时都只是上校,他们后来的平步青云,和他们自身的努力固然息息相关,和世界大战爆发后很多法军高级将领因为能力问题被革职弃用也有很大关系。
“都散开,围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是要暴乱吗?”范曜来到奥斯曼人旁边,一顶大帽子很娴熟的扣过去。
“你们又是什么人?”
“滚出我们土地!”
“把法国人全部干掉!”
奥斯曼人乱糟糟的七嘴八舌,上至须发皆白的老人,下至还没有步枪高的顽童,连腰跟水桶差不多粗细的大妈都拿着铁锨助阵,真是全民皆兵。
别小看这些大妈的战斗力,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的壮汉扛起来就走,就跟扛木桩子一样。
“静一静,你们谁是领头的,站出来说话。”范曜不纠缠,跟这些大妈扯不明白。
“晚上好先生,我是穆罕穆德家族的族长——”总算有懂英语的人主动站出来,估计是在欧洲接受过教育。
“你好,我是国际联盟维和部队的范曜,知道维和部队是干什么的吗?我们的任务是维护地区和平,保护平民不受战争骚扰,有意见你们可以提出来我们协调解决,何必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范曜不赞成动不动就围攻征税官,这闹不好是会引发战争的。
根据诺顿提供的情报,征税官琼森先生是被奥斯曼人绑架了。
希望琼森先生没事,否则法军部队肯定会报复本地的奥斯曼人。
“我们不是不愿意交税,但是那位税务官先生一开口就让我们每人缴250法郎,而且还不能拖延,我们实在是拿不出钱,那些先生就威胁要把我们全部关进监狱。”族长义愤填膺,
250法郎,大概10英镑左右,真的是挺大一笔钱,而且还是每人——
活该被绑架,要这么多钱是把这些奥斯曼人往死里逼!
“进来吧,我们进来慢慢聊,那位琼森先生呢?你们没有伤害他吧。”范曜看似不经意,先把人弄出来再说。
“当然没有,我们又不是野蛮人。”族长理直气壮,估计在他看来,绑架税务官,围攻法军士兵确实不野蛮。
很快琼森先生就被送过来,不过他的样子很狼狈,身上都是脚印,脸上有淤青,很明显是受到了奥斯曼人的“热情招待”。
呵,果然是不野蛮呢。
ps:喜讯,终于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