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dn7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大數據修仙 起點-第兩千一百八十二章 再入推薦-tusj8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铁骨长老绝对不会再选择对冯君下手。
他以为那个小人物,是靠着讨好颐玦起家,却没有想到,人家不但推演能力高,人也足够狠辣和疯狂——直接跑到灵木道副山门来复仇了。
更糟糕的是,他还不能以灵木道的名义,召集人手去追杀冯君,因为……他没有理由。
没错,冯君在头疼,没有理由摇人正面对付铁骨,铁骨也陷入了同样的困境中。
他如果真敢宣布理由,都不用灵植道出面,金乌门肯定就打上门来问罪了。
所以哪怕灵木道死了一名真仙,都无法大张旗鼓地追凶,铁骨长老虽然一向是刚愎自用之人,却也无法坦然地表示自己不后悔。
他的弟子破岩真仙参与过那次埋伏,知道师尊面临什么样的困境,所以自告奋勇地赶了过来,说师尊你身边缺人保护。
面对弟子的孝心,铁骨长老表示拒绝,但是破岩真仙态度很端正,说有事弟子服其劳——反正冯君应该没胆子再待在那里,我赶过去,也就是让师尊身边多个使唤人。
这弟子是非常贴心,铁骨长老也实在没办法拒绝,就说你路上小心。
破岩真仙艺高人胆大,事实上他并不认为,冯君有胆子还留在副山门,不过他也准备了几张底牌,事机不妙的时候,他自然会掣出来使用。
然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出了传送阵之后,飞了才百余里,一头就撞进了一张大网里。
破岩真仙此次前来,原本是打算夜宿一家灵木园,那里是灵木道一名外院客卿的产业,这客卿在内院有道侣,三百年前陨落了,后来破岩真仙看上了她,两人悄悄地勾搭在了一起。
这名客卿平日里相当低调,基本都不出自家的灵木园,半推半就地从了破岩之后,连生意都不愁了,不过她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俩的关系,破岩也乐得时不时来个没责任的友谊火包。
破岩真仙想在她的灵木园里过一夜,然后通过那里的挪移阵,直接挪移到禁地外围,这其中的风险真的很小。
可是他真的没想到,居然有人在这条路上埋伏,而且这张网感觉并不是很大,只是非常精准地算计到了他前进的路线。
更离谱的是,他也是有警惕心的,却根本没有感觉到这张网的存在,触发式地被激活了,真的是防不胜防,“卧扌……”
两个字没说完,更没来得及激发底牌,他就觉得自己已经失控了,直接向地面坠去。
这特么还准备了禁飞阵法!破岩真仙的脑子里下意识地冒出了这个念头,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要说起来,也是因为他不想张扬,所以是贴地飞行,距离地面不过一丈多高,但问题是他的速度不慢,一旦失控撞向地面,人还在大网里,后果可想而知。
藏菁真仙埋伏得特别好,为了不被人发现,她还通过一个小阵法,悄悄地增加了一些水汽,保证今天还是下雨天。
说到底,玄水门在玩水一方面,睥睨整个天琴位面,而灵木道的副山门里,下雨绝对是常见的现象——没有水的话,还培植什么灵木?
在这个板块,有几个特殊的地方,水汽并不是很大,用来种植一些喜旱的灵木,但是绝大部分地区,水汽还是相当充裕的。
所以藏菁真仙动的这些小手脚,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她在破岩真仙撞上大网前十分钟,将水汽阵法收了起来,并且抹去了气息。
这个阵法增加的是水汽,哪怕就算停下了,空气中的水汽浓度,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降下来的,依照她的经验,这雨起码还能持续一炷香(半小时)的时间。
有这么一段时间做缓冲,足够她完美地完成这次埋伏,虚悬的大网融入了雨丝中,不仔细观察的话,元婴高阶都得中招。
破岩真仙一头撞了下来,直接在地面上撞出一个两丈多深的大坑,嗵的一声大响过后,震得四周的地面都抖了两抖。
藏菁真仙早就做好了准备,身子一闪来到坑中,抬手给破岩真仙下了禁制,然后一抬手,收起了禁飞阵法,又用了两秒钟时间,仔细地抹去了她自己的气息。
这种情况下,两秒钟时间不短了,足够很多人反应过来,但她还是这么做了,因为她真的不想暴露身份——她帮颐玦助拳,这是道友的因果和道义,却没必要把玄水门扯进来。
就这一声大响,已经有很多人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甚至还有人瞬闪而至。
但是对藏菁长老来说,这种瞬闪已经对她没有任何的威胁,哪怕别人都要出手攻击了,那也无所谓,她也一个瞬闪,直接闪到了一千多里外。
而冯君在前一阵子,就收起了行在,瞬闪到了这个汇合点。
藏菁长老见到冯君,直接扔出一根索子,缠住了他的腰——没办法,她不玩拂尘的。
有人衔尾追了过来,猛然间看到了这一幕,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见那一男一女已经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于是倒吸一口凉气,“卧槽……又是这俩!”
冯君带着藏菁真仙,直接来到了颐玦的洞府外,他才一现身,一张大网就罩了下来。
“至于这样的吗?”少不得他又是一个闪身,带着藏菁真仙来到了冰原板块,“好了,这里安全了,你跟颐玦联系吧,我走了。”
颐玦真仙听到警戒阵法报警,赶忙闪出来一看,却发现空无一人,于是她释放出了神识,“刚才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冤冤相报”的代价了,她去灵木道折腾了一通,自然也要防着灵木道来相应的手段报复,虽然她没有听说,灵木道谁有空间神通,但是小心一点总没有错。
天琴这么大,谁能保证没有第二个冯君?盲目的自大,很可能导致自己成为笑柄。
颐玦一点都不想被别人笑话,所以她增加了很多的防御手段。
结果没想到,她的防御手段没防住别人,反而把冯君给吓跑了。
颐玦真仙通过其他弟子,了解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时间也有点哭笑不得,“这家伙就这点胆子啊?对我有点信心成不成……算了,我联系庚字原。”
守中真仙接到传讯之后,整个人都是懵的,“冯君……没来过呀,他从灵木道出来了吗?”
颐玦真仙中断了传讯,皱着眉头思索,“这家伙还带着藏菁……这是去哪儿了?”
去哪儿了?冯君把藏菁真仙放到冰原之后,直接又回了灵木道,而且选择的足迹,就是在他刚才消失的地方之外百余里。
他倒也不是一定想挑衅什么,就是想单纯地看一下,灵木道加强了哪一方面的防范。
反正他现在身边没人了——如果不算大佬的话,既然有空间神通,为什么不放肆一下呢?
去了灵木道副山门,他的神识一扫,才愕然地发现,在刚才自己消失的地方,仅仅有一名衔尾追来的真仙——就是昨天下午到的那个。
尤其搞笑的是,这真仙正在给自己加状态,防御、破禁、大地深耕……
尤其这个大地深耕,是灵木道独有的术法,本意上是防止被罡风吹跑了,但是现在看起来……他是怕有人把自己掳走了,先把肉身跟板块做一个深度的绑定。
他忍不住想笑,你们这是……得有多么地胆小?
他的神识扫描,瞬间就被对方捕捉住了,然后就顺着线儿找了过来。
当这名真仙发现,是刚才那厮又回转了,忍不住勃然大怒,“好胆,居然还敢回来!”
“你这话说得,我有啥不敢回来的?”冯君闻言笑了起来,“你有胆过来找我吗?”
他的神识一扫,瞬间就反应过来很多事情,他这两次出手,非常地突兀,掳走了三名真仙,这足以让灵木道的真仙人人自危。
冯君是不是仇人?那肯定是的,但是该怎么抓捕他,大家要从长计较……如果你不够仔细的话,可能下一个被抓走的就是你!
这个说法听起来有点可笑,堂堂的十八道之一的灵木道,居然会忌惮一个金丹初阶?
但是事实证明,确实是这样,他带了藏菁长老离开,过了五六分钟才回来,居然还只有一个真仙在现场,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别的真仙有足够的时间赶来,但是他们都没有来。
为什么没来?当然也是怕被冯君暗算了,怕中了埋伏。
意识到这一点,冯君真的有点想笑,“宗门挺大,胆子嘛……就小了一点。”
“好胆!”这名元婴中阶闻言大怒,“有种你别走!”
说完之后,他一个瞬闪,就到了冯君面前,同时不忘记来一记神识攻击。
凭良心说,他怕不怕?他真的也怕,三名真仙不明不白地就被掳走了,其中还有一名已经陨落了,他怎么可能不忐忑?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里终究是灵木道的地盘。
在自家地盘上,见到敌人却不敢靠近,他还真丢不起这个人!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各种状态都加满了,就算有意外,估摸也能撑个一两息,有这时间足够其他真仙来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