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fj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蘭若仙緣 糖醋於-第四六四章 美人美酒 醉生夢死展示-1de5u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诗蓉又回到了小院之中,与那牛山一通进了屋子。
“先生似乎是失算了。”
異時空之謀士風雲 冰水石
“嗨,本身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能来我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我就是想见见他这个人。”牛山挥了挥手,并不怎么在意。
“先生见过了,觉得如何?”
“先说说你对他的看法。”
“他看我的眼神很正,丝毫没受我法术的影响。来的路上我走在前面,他却故意走的较慢让我不得不放慢速度,他可能是在观察四周,小心。根据我们的消息,他和苏家并无太多的瓜葛,却愿意以身犯险。”诗莹停顿了片刻。
紅高粱家族 莫言
“他应该是一个持心很正,做事较为谨慎的真修。”这是她最后得出的结论。
“不错,观察的挺仔细,思虑也比较的周祥。”牛山笑着道。
“我也赞同你的这这些说法,只可惜这个人来历不明,不知他是一介散修还是某系门派的高足。”
魔物的歡樂生活 彥辰
牛山坐下,看着屋子里一桌子美味佳肴。
“菜都备好了,想请的客人却没留下,也别浪费了,来咱们边吃边聊。”
“是先生。”诗蓉坐下,摘下面纱,露出美丽容颜,再配上那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绝色。
“刚才你该摘下面纱的,说不定他会动心的。”牛山笑望着诗蓉,眼神之中满是欣赏。
巫域 若花燃燃
“先生说笑了,参天境的大修士无一不是心智坚定之人,岂是美/色所能动摇的。”
異界之復制專家
“唉,那可未必,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牛山喝了一杯酒。
“好酒啊!”
无生在回去的路上还在想刚才自己见过的牛山和诗蓉的身份。
南海水族?亦或者他就是那个临安城中的大妖。
无生回去的时候看到路上有些流民,这些都是家园被毁无处可归的百姓,他们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如果不出意外他们这些人是熬不过这个寒冷的冬天的。
他扭头看看临安城,转身而去。
到了冬日,天色黑的本来就早,再加上天空阴沉,下午早早的天色就暗了下来。
榮耀權杖 斌語曉風
临安城已经实行宵禁很长一段时间了。宽阔的街道上空荡荡的,除了在夜里巡逻的兵士之外,再无一个行人。
作为自古繁华之地,临安城中自然是少不得富贵人家。
一处庭院之中,有乐声从那房屋之中传来,屋子里精致的火炉,美酒佳肴在前,几位身穿绸缎的美人偏偏起舞,几个锦帽貂裘的男子靠在软榻之上,手端玉碗,饮美酒,赏美人,不亦乐乎。
“也不知这临安城什么时候才能太平?”
“何兄一向消息灵通,可打听到什么消息?”
“一群神仙打架,我们跟着遭殃,这临安城的事啊一时半刻完不了。要不是三代家业不好割舍,我早就走了。”
“走,去哪里啊?你们只看到临安城的风雨却不知道外面也乱的很呢!照我说就呆在临安城里,有美酒美人,能快活几日算几日噢!”说着话,他的眼睛开始迷离起来,直勾勾的盯着前面一个婀娜的美人。
喝了口酒,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上前去。
嘎吱门突然半开,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几个人一哆嗦。
“谁啊!”这家主人喊了一声,回头一看却没见到有人进来,一旁的下人急忙将打开的门关上。那男子回过头来却发现一旁的两个朋友脸色很难看的望着自己,就好像是看到了鬼一般,前面美人也停止了舞蹈。
秘寶之主 葉天南
“你们这是怎么了?”
他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发现自己身边不过三尺之外的地方坐着一人,身穿粗布衣服,正笑望着自己。
这,这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是刚才门开的时候,他稍加思索便想到这人是刚刚门开的时候进来的,只是那个时候没人发现。
外面的院子里还有护院,其中还有修士。这么一个大活人进来都没发现,难道他们都是瞎子吗?显然不是,应该是这个人的本事比他们高太多了。
“这位朋友深夜拜访不知有何贵干?”
“美酒佳肴,美人歌舞,真是会享受,你们继续不要害怕。”无生对那些不知所措的女子道。
“快,快,还愣着干什么,都跳起来啊!”这家主人听无生这么说立即对那些女子喊道。
靡靡之音再次响了起来,美人翩翩起舞。
旁边这几个人却是如坐针毡,小心翼翼的看着无生,不知道这位主今天深夜来访所谓何事。
“您请。”这家主人小心翼翼的端了一杯酒放在无生的面前。
无生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身白色狐裘大衣,脸色红润,眼神有些迷离的男子。被他这么一看,这人脖子缩了缩下意识的低头,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无生又转头看着那些正在偏偏起舞的美人。
“您看上哪个了?”旁边不合时宜的声音再次响起。
无生瞅了他一眼。
我就显得那么饥渴吗?
英雄聯盟之最強殺神 醉臥淩霄
那人旁边几个朋友听到他这话恨不得上来掐死他。
人家大晚上的跑来是为女人来的!这是什么脑子?
“外面钱塘发大水了,死了不少人,还有很多人流离失所,这事你们知道吗?”
“知道,知道”。几个人急忙点头。
这事但凡临安城的人都知道。
“外面那么多人流离失所,你们在这里锦衣玉食,醉生梦死,合适吗!”
“不合适,不合适。”几个人同时摇头,跟拨浪鼓似的。
“得做点什么吧?”
“得做,得做。”异口同声,是生怕自己说慢了。
具体该做点什么他们是一点也不知道,但是这事你得先应下来,要是不答应的话说不定小命就没了。
“准备做点什么啊?”无生接着又问了。
“我,我准备明天施粥济民。”此间主人试探着说道,同时望着无生,观察他的表情。
陰陽墓師
“嗯,不错。”无生点点头
“我,我也施粥济民。”另外一个中年男子道。
“嗯,很好。”
“我也施粥济民。”一个十分富态的男子跟着道。
“不要总想着粥,想的别的。”
“嗯,那我煮肉给他们吃。”这人眼睛一转道。
无生听后一下子愣了。
真是富贵人家不知道百姓的贫苦,连这么奇葩的法子都想出来了。自古从来都听说只有施粥济民,还得往粥里加些麸子,就怕富贵人家趁机占便宜,却没听说过煮肉济民的。
这些寻常百姓家一年下来估计吃不了多少肉,真要是煮肉济民,那不管是不是流民都会过来争抢,到时候那还不打破头,肯定是会引起乱子来的。
这让无生想到了那句,何不食肉糜?
焚香一縷,逆陰陽 陌上人如玉
发现这个人冷冷的望着自己,肥胖的男子忽然觉得自己的脖子的有些冷,缩了缩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