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fzm熱門玄幻小說 蘇廚 ptt-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騎兵合成推薦-b6zr8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骑兵合成
青鱂是能够生活在冷水里边的,所以自己可以将小鱼带回去,他已经想好要送给哪些人了,皇祖母,父皇,皇后娘娘,还有那个总是用温暖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朱才人……
当自己回到宫中,将小鱼小心的分好,让父皇来看的时候,父皇叹了一口气,让自己亲自将小鱼给朱才人送过去。
那一天也是自己纳闷的一天,朱才人珍惜地捧着小鱼缸,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
后来自己才知道,从那一天过后,自己就不能和朱才人生活在一起了,自己要和皇后娘娘一起生活,因为自己已经长大了,要读书了。
父皇说这叫开蒙。
皇后娘娘叮嘱了又叮嘱,搞得小赵煦很紧张,等到一到书房,乐了,全是熟人。
除了华容县君,还有扁罐哥哥,彦弼哥哥,漏勺弟弟,守静哥哥。
连毕姐姐都在,不过她不是学生,是县君的助教。
县君很懒,一般就坐在那里看自己的书,真正教自己读书的,是扁罐哥哥和毕姐姐。
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
自己曾经问过父皇,为什么县君不教自己,父皇哈哈大笑,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县君是大宋学识最丰富的的人,要自己努力学习,争取在将来得到县君亲自传授的资格。
蒙学,是从四岁到十二岁,之后,才是正式学习阶段。
当然很多世家会打破这样的传统,有不少天才,几年就能走完别人几十年的路程。
常常听到太后与皇后娘娘聊天时提到县君和他的兄长,说他们是大宋第一等的聪明人。
县君是女子不能科举,但是他的兄长蜀国公,六岁才开蒙,比自己还晚了一年,但是十四岁就中了探花。
蜀国公长什么样子记不得了,不过自己看的图画书,做的题,玩的玩具,都是蜀国公给自己弄来的,而自己也因此认识了好多字。
在今年上元之夜,父皇带着自己和一群老头在宣德门楼上看花灯,父皇写了一首诗,让大臣们陪和,自己因为无聊,就随便乱转,在一个作诗的胖老头身边,读出了他诗中的一句——半夜众星来紫极,一春万火纵丹丘。
倒黴 小野貓
老头一下子就哭了,激动得涕泪纵横,说皇子天授聪明,大宋有万年之兆。
父皇很客气地说自己还需要教育,不过那一晚,拉着自己的手再也没有松开过。
哦,那个胖老头,叫王珪。
……
苏油并不知道自己在小赵煦心里已经树立起了高大的形象,不过他知道自己对面这个人,在蕃人当中的形象才真叫高大。
红衣大和尚,吉多坚赞,做完盛大的法事之后,他决定要前往大陷谷双塔寺传法。
都市武聖 河帥
倒也是,大陷谷的气候不但适合孕妇和小孩,还适合老人。
可人家孕妇不欢迎你,你偏去给人家添堵算什么事儿?
不过这是苏油在和老和尚逗闷子,因为谁都知道那里是贺兰山大通道,稳定那里的蕃民,让他们心向大宋服从教化,对于巩固兴庆府北大门是有巨大帮助的。
但是他不敢这样说出来,否则可能要挨老和尚的打。
用老和尚的说法,小梁后的戾气太重,这样对胎儿不好,他要去感化她,让那个叫察哥的孩子,不要带着母亲积累的怨气来到世间。
重生之商女為後 十七緯
其实苏油还有个想法,就是狼山——黑山——阴山以北,都是游牧部落的鞑靼人。
这些人在蒙古高原上游牧,他们到底属于辽国还是西夏,完全是看他们自己的心情。
理论上,以阴山和黄河大漠为分野,南边属于西夏,北边和东边属于辽国,但是辽国对于自己的契丹部族管理都很松散,更别说这些远在天边的鞑靼人了。
阴山南北有一支比较开化的鞑靼部落,叫汪古部,宋人称之为白鞑靼,以区分更北面的蒙古、克烈、乃蛮诸部。
而那一带有个地方是后世的包头,现在还是水草丰美,森林遍布之地,土壤肥沃矿藏丰富,辽国在那里设了云内州,设了柔服,宁仁两个县。
听名字就知道属于羁縻地区,苏油觉得那里应该很容易就通过经济攻势拿下来。
毕竟那一带的地利全在原西夏一方,牟那山、乌梁素海,都在原西夏境内,黑山威福军司在那里设置了好几个城堡。
最关键的,现在有了牛皮筏子,从兴庆府通过水路运送货物去那里,只需要七天的时间。
要巡视完自己的辖区,有点可怕,河南路其实汉人比蕃人多,农耕基础好,世家较给力,苏油比较放心,决定先不去。
兴庆府以北,苏油现在只好先让红衣大和尚打头阵,等到自己筹备好货品之后,再走水路过去。
送别红衣大和尚之后,苏油便在囤安军和控鹤军的护送下,从兴庆府出发,准备走一回丝绸之路,从兴庆府到凉州,然后从凉州到唐代的玉门关。
沿途会经过两个巨大的绿洲,凉州北面的休屠泽,以及肃州北面的居延泽。
图干部和野利部,如今已经退到了休屠泽待命,巢谷的意思,休屠泽都算是内地,以后的图干部,将负责替大宋镇守西大门,因此选择了定居在居延泽。
汉唐玉门关附近曾经有一个心向中国的汉人军阀政权——从原沙州节度使的归义军流传下来的沙州政权,五十年前才被西夏所灭。
而玉门以西,还有一个与华夏一直传统友好的政权,却已经被回鹘灭了差不多一百年的于阗。
然而莫名其妙的是,最近几年,不断有于阗商人代表国主向大宋朝贡,而他们的活动其实也一直没有断绝,比如创立青唐政权的唃厮啰,以及如今的准继任者阿里骨,都和于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为了给巢大哥嫂子还有侄儿撑腰,苏油这次就是去宣威的。
如今宁夏分了三路,朝廷在都转运司之下,还派了三个转运使,河南转运使就是曾孝宽不变;宁夏转运使苏油点了沈括的将,这娃搞建设如今是大宋仅次于自己的第二把好手;河西转运使则是宽仁著称的范纯仁。
因为是新占地区,朝廷也任命了三名节度使抓军事,河南是李文钊,宁夏是高遵裕,河西是巢谷。
至于那几个能打仗的太监,被赵顼转成了控制新军的监军,比如这次陪伴苏油的,就有童贯。
这一路,其实也是六千人的新式骑兵战术合成。
草原、隔壁、大漠,最有效的战法是后来的蒙古人总结出来的,那就是轻重骑兵相结合的放风筝战术。
苏油的理想里边,重骑兵用战车和炮队代替,轻骑兵的弓箭用神机铳代替,想来效果应该更好。
于是在用大耧车搞定春播之后,将政务丢给沈括代理,苏油便带领大军出发了。
草长莺飞,这次出行,苏油的心情很愉快。
六千骑军,拖着四轮战车和霹雳炮,满载着补给,浩浩荡荡,从兴庆府沿着黄河北岸一路向西。
部队走得不快,一天百里。
詭異刑偵科
这个速度比一战时期普鲁士一个携带师属炮兵的骑兵师,在路况一般的情况下的行军速度八普里,也就是七十公里,其实慢了不少。
不过当时的普鲁士陆军号称世界第一,苏油觉得主要还是输在了组织上。
当然这就和海军一样,是需要长期磨练总结才能达到那样的成就,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解决的。
后世有一项马术比赛,称之为现代耐力赛马,最早起源于美国的骑兵负重训练。
当时美国陆军为了测试军马,规定的比赛是五天跑四百八十公里,每段赛程九十六公里。换到如今,就是千里奔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