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gkrh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靈臺仙緣》-第626章 霸道展示-p52li

靈臺仙緣
小說推薦靈臺仙緣
两边翻腾的灵雾渐渐平息,然后开始向着中间汇聚。杨晨默默地站在那里,嘴角渗出了一缕鲜血。
大叔,我們不約 荼小茶
滴答!
掉落在地面上。
“好强!”
杨晨吐出了一口气,中成刀意的雷霆刀,自己的身体竟然承受不住反震之力。随后又摇了摇头,眼中现出了一丝失落。他可是看过杨戬斩出雷霆刀的威势,他这和杨戬比起来,根本就是云泥之别。自己的雷霆刀终究还是没有脱离武技的范畴。
“嗯?”
杨晨转首望去,此时灵雾还只是刚刚开始弥合,便见到一条人影冲出了领悟,显现出身影,看到了杨晨,脸色一喜:
“杨晨!”
手中一柄大枪已经向着杨晨刺了过来。杨晨挥刀斩出,灌注了小成刀意。
“轰……”
十丈巨刀横空,带着雷霆流动,和对方的大枪相撞。对方的身形倒飞了出去,雷霆顺着大枪流窜而去,那个人的头发瞬间膨胀,浑身颤抖。
天生我菜必有用
“踏!”
一步幻空步,杨晨的身形便出现在那个的身后。那个人的身形还未落地,一颗脑袋便从脖腔上掉落下来,鲜血喷射如喷泉。
“嗖嗖嗖……”
他听到了更多的衣袂掠空之声,杨晨大步向前,扬声爆喝:
“杨晨在此,是朋友,多远点儿。是敌人,尽管上。”
杨晨是以灵力吼出,声音在整个大峡谷轰隆隆回荡,冲出大峡谷,在大峡谷上空回荡。
莲花峰上。
杨振精神一振,那些正在交流的大宗师也瞬间寂静了下来,目光愕然地望向了大峡谷的方向。
在他们想来,就算杨晨再强,也不过是一个大武师巅峰,逃进大峡谷就是对他弱小的证明,只不过是想要借助大峡谷内地形的复杂,灵雾的浓郁躲藏宗师的追杀。
但是……
方才那是什么?
杨晨公开叫板?
这是……活腻歪了?
还是膨胀了?
李无极也微微皱起了眉头,眼中现出了忧虑,甚至还有着一丝责怪,他也觉得杨晨膨胀了。但是杨振却是不同,他对于自己这个孙子的真正实力不是很清楚,但是对杨晨的性格却很了解。
杨晨不是一个莽撞之人,既然敢叫板,就算没有十成的把握,也有六成。
难道阿晨在大峡谷又有了奇遇?
“呵呵……”徐泾先是干笑了两声,然后道:“杨兄,你这孙子还真是……”
说到这里,他都不知道用什么词儿来形容杨晨了。
所有大宗师的目光都汇聚在杨振的身上,在看杨振会这么分说。便是白索和邹演也是一副感兴趣的模样。
杨振却是淡淡地说道:“看下去就好了!”
“是阿晨!”
大峡谷内,梁嘉怡双目一亮,迈步就要向着大峡谷深处冲去,却被云月一把抓住。
“你没听到吗?杨晨不让他的朋友过去。而且听声音,那个深度我们进去会很困难。”
“那……”
“我们在这里等!杨晨敢公开挑战,便是有一定把握,或者是他有什么目的,我们不要去破坏。”
梁嘉怡是关心则乱,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不由心中责怪自己,自己就这么贸贸然地冲过去,也许会拖累杨晨。
將帥
“云姐姐,谢谢。”
云月摇摇头,目光望向了大峡谷深处。
于此同时,想要帮助杨晨的人,也都原地不动,但是也没有离开,他们也想要看看杨晨的目的是什么?
但是他们的心中绝对不相信,杨晨能够以一己之力,对抗这么多的宗师。
白九重等人霍然张目,从修炼中站了起来。略微犹豫了一下,开始一边向着大峡谷深处张望,一边悄然地向着徐不弃所在的地方退去。
虽然没有听到龙吟,但是他们还是选择先汇聚到一起。
但是……
当他们刚刚退了没有十几步,便看到峡谷深处灵雾剧烈翻滚,仿佛还有雷霆流窜。
“轰……”
一声爆响,在峡谷内震荡翻滚。
杨晨一刀斩向了冲过来的两个人,雷霆一式之后,紧随而至的便是雷霆二式,虽然依旧灌注的是小成刀意,但是反震力却增加了,而那借取的刀意也形成了一柄十二丈的巨刀。
对面的两个宗师已经被杨晨斩杀。
魔王奶爸 盤古混沌
“雷霆刀威能一式比一式强,但是反震之力也一式比一式强。我的本体能扛到第五式的模样。”
杨晨大步向前,心中暗道:“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接得住我第五式?”
“踏踏踏……”
又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杨晨大步向前,长刀抡起。他已经告知自己的朋友不要来,如此前来的就都是敌人。
“咔嚓……”
雷霆闪耀,大峡谷刀意被杨晨借取而汇聚,巨刀生成,流窜着蓝色的雷霆,一斩而下。
“轰……”
这次的对手是一个硬茬子,杨晨感觉到巨大的反震力,也听到了对面坚定前行的脚步。
“宗师巅峰!”杨晨斗志一振,第二式斩出。
“真这么强?”对面的宗师巅峰目光一缩,手中的长棍随着自己前行的脚步,一棍砸出。
“轰……”
两个人又一次相撞,两个人此时相距三十米外,第二次碰撞之后,双方都依旧向前,第三式劈出。
第一野戰軍的故事 楊江華
“轰……”
第三次相碰,双方依旧向前,爆发出第四式。
此时两个人周围数百米方圆的灵雾都被清空,彼此看清了对方的面容。
“西方人!”
“真是杨晨!”
“嗖嗖嗖……”一条条人影从浓郁灵雾中穿出。
“轰……”
第四式相撞,对面的西方人顿住了脚步,双肩剧烈的摇动。杨晨大步向前,第五式劈斩而出。
大峡谷内的刀意在沸腾,二十丈长的巨刀生成,闪烁着雷霆劈斩而下。
那个西方人目光现出不可置信,倔强地抡起了手中的大棍。
“轰……”
那个西方人长棍脱手,身形踉跄,双脚不断地后退。虎口崩碎,鲜血飚射。
“噗……”口鼻喷血。
“踏!”
幻空步!
杨晨的身形消失,再出现,已经在那个人的身后。
“砰!”
那个西方人倒地,脑袋骨碌碌地滚在了一个宗师的脚下,让那个宗师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第六式!
杨晨向着出现的五个宗师扑了过去,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退,更不能躲,也存着想要试试自己是否能够扛住第六式雷霆刀的想法。
这一刀,如果雷霆横扫。
五个宗师纷纷横起了兵器,俱都是一招铁索横江。杨晨斩杀宗师巅峰的威势,让他们不由心虚。
“轰……”
巨大的轰鸣声中,五个宗师踉跄后退,而杨晨却生生地停住了后退之势,但是一口逆血涌上,被杨晨生生地吞了下去,身形不退反进,长刀一往无前。
第七式。
咔嚓嚓……
五个宗师眼中现出了慌乱,因为这一刀竟然汇聚出三十丈的巨刀,威能如开山,又如同天威降临。
“嗖嗖嗖……”
更多的人出现在视野内,此时千米方圆之内的灵雾都被刀意清空。那些出现的人,猛然刹车一般停住了脚步,因为停下太快,上身不住地摇晃,眼中却震惊中带着一丝恐惧。
“轰……”
巨刀横空,五个宗师翻飞了出去,其中三个宗师后期身体在空中便裂开两半,剩下的两个宗师巅峰口鼻喷血,落地之后,头也不回地逃进了灵雾。
杨晨回身长刀横斩。
第八势!
向着刚刚出现的那些宗师斩去,如同一片闪烁着雷霆的匹练,向着那些宗师蔓延了过去。
那些宗师纷纷后退,一边后退,一边挥舞兵器抵挡。
“轰……”
一个个身躯如弹丸翻飞,更有尸首掉落尘埃,鲜血染红大地。一个个存活下来的人,落地之后,调头就走。
陡然一条黑影,如同一只黑影凌空飞起,向着杨晨俯冲,手中一根短棍当头砸下,却正是那个黑暗神殿的宗师巅峰。那短棍汇聚灵气,如同一根天柱。
“滚!”
杨晨爆喝,手中长刀纵劈。
雷霆刀第九式!
四十丈巨刀仿佛开天。雷霆闪烁。
“轰……”
黑色斗篷轰然爆碎,头发根根直立,脸上焦黑一片。如弹丸一般倒射进入领悟中,随后便听到急促的脚步声离去。
“噗……”
杨晨口鼻喷血,脚下踉跄,一张脸变得苍白。第九式的反震力太大,让杨晨内府受伤,目光横扫,心中略微轻松。周围还哪里有人?
取出了一颗五脏疗伤丹服下,杨晨盘膝坐下。
四周的灵雾向着杨晨淹没而来,将杨晨遮蔽。
“这雷霆刀好强!不过这是在大峡谷,我借取了大峡谷刀意,才会如此强大。等出了大峡谷,估计没有这么强,反震力也就没有这么大。”
“嗖嗖嗖……”
一个个宗师疯狂地向着大峡谷外逃去,还有宗师向着大峡谷内奔来,他们是当初因为实力的原因,没有过多深入的人,没有一个宗师巅峰。而此时他们看到了一条条身影向着大峡谷外逃去,虽然看不清是谁,但是通过灵雾的波动,这绝对不是一个人再逃。
这是在杨晨公开叫板之后发生的事情,这让他们在心中同时浮现出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念头。
“杨晨这么强?”
有的正在向着杨晨方向奔掠的人停下了脚步观望,有的干脆也调头就走,还有的依旧向着杨晨的方向奔掠。
他们不相信杨晨这么强,也许杨晨现在也受伤了,正是捡便宜的时候。
但是,他们毕竟不是宗师巅峰,随着他们的深入,他们感觉到了刀意的压力。速度不由慢了下来,但是他们依旧前行,心中的贪婪挥之不去。
“踏踏踏……”
杨晨睁开了眼睛,眸光闪烁。
究竟还是自己托大了,如今伤势还没有恢复三成。
不过已经试验出来雷霆刀的威势了,如今到是不需要了。
杨晨锵的一声将长刀插回了背上刀鞘,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魔法杖,口中吟唱,耳听着无数的脚步声向着自己这边急促奔行而来,他的嘴角上翘,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
“踏……”
第一条身影已经在三米外极为模糊的出现,而杨晨也结束了吟唱,魔法杖向着前方一指。
千里冰封!
咔嚓嚓……
那个宗师还保持着奔行的姿势,便被冻成了冰雕,而千里冰封则是迅速地向着前方覆盖而去。耳边不断地听到密集的咔嚓咔嚓声。
杨晨握着魔法杖,不疾不徐地向前行进。精神力蔓延了出去,捕捉到一个个被冰冻的宗师,身形闪烁,挥动魔法杖。
“砰砰砰……”
魔法杖如同一根大棍一样,抽在一个个冰雕上,将一个个冰雕抽成了碎块,里面冰冻的宗师也被抽成了碎块。
不住的前行,不断地挥动魔法杖。当杨晨抽碎了最后一个冰雕,周围寂静一片。低头看了一眼脚下,脚下的冰霜已经开始渐渐融化。他已经走到了千里冰封范围的边缘,一步迈了出去。
莲花峰。
一众大宗师眼中呈现出轻微的惊讶,他们看到了一个个宗师从大峡谷内冲了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向着黄山外奔掠而去。
杨振脸色一沉,眼中现出担忧之色。
难道阿晨出事了?
这些人才如此急速离开,害怕老夫报仇?
杨振有些坐不住了,而此时与杨振想法相同的大宗师不占少数,看着杨晨阴沉的脸色,不好言语,只是望向杨振的目光显露出怜悯。
杨晨第三代……
不!
老杨家整个三代最杰出的一个天骄陨落了!
大峡谷。
一些驻足观望的宗师神色有些茫然,他们曾经看着一些宗师从他们的身边掠过,但是现在大峡谷内的温度陡然降低,然后就听到重物抽在冰块上,和冰块碎裂的声音,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它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猛烈,一种危机感袭上心头,宗师之境,对于危机感已经十分敏锐,而且十分相信自己的感觉。当即绝大部分宗师立刻掉头就走,不再驻足观望。只有几个宗师还抱有侥幸之心,顶着自己心中的不安,凝目向着大峡谷内望去。
“是朋友的退,以免误伤!”杨晨的声音再次炸雷般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