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ist精彩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會不會不大合適 (更新完畢)讀書-ozbfr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房子的事,还是到时候再说吧,我之前跟老师借的钱还没还呢。”
康正勇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说道,“我要是结婚,估计那钱近期是还不了了。”
这钱,还是去年康正勇老爸手术时,向南借给他应急用的,后来他老爸出院回了老家休养,用钱的地方也是一大堆,他的工资也就刚好够用,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还给向南。
溫香軟玉 庸春
现在康正勇又要结婚了,那用钱的地方就更多了,一时半会肯定是没办法还钱给向南了。
不过,向南倒是不在意,反正他也不差那点钱。
“我又不急,你急什么?”
向南瞥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先顾好你自己的事再说,我这边你先不用管,等你手上宽裕了再说还钱的事。”
康正勇没再多说什么,但眼里的感激之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又坐了一会儿,服务员就开始上菜了,两个人也没喝酒,菜上齐之后就上了米饭,开始吃了起来。
吃过饭之后,康正勇倒是没急着回宿舍,估计又要跑去接杜月茹了。
向南看到康正勇这副模样,虽然对他要结婚这事很高兴,但还是忍不住暗自摇头,幸好自己没打算这么早结婚,要不然天天围着个女人转来转去,哪还有什么心思修复文物?
当然,这事纯粹属于个人的私生活,向南也没有傻到插手别人家的事情。
在他眼中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或许人家康正勇正乐在其中呢,自己要是胡乱插手,这不是讨人嫌吗?
他才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
第二天,向南来到公司后,还没来得及回小修复室继续修复吴镇的那幅《野竹图》水墨画立轴图,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来一看,电话是江易鸿打来的,向南赶紧接通了起来。
渣男洗白手冊 糖中貓
“向南,你现在有空吗?”电话那头,江易鸿略带沧桑的声音传了过来。
洪荒之太冥 山海小閑人
“我刚公司没一会儿,不算忙。”
向南想了想,问道,“老师,你找我有事?”
“嗯,呵呵,有点事。”江易鸿笑了起来,说道,“你要是不忙,就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电话里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好,那老师你稍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向南也没耽搁,跟前台的焦佳说了一声之后,拎起背包就下了楼。
一路来到魔都博物馆文保小院,院子里的那棵高大的香樟树,已是满头嫩绿的树叶,显得生机勃勃。
三夫臨門:娘子請自重
九劍星君
向南穿过树下,“蹬蹬蹬”就上了楼,径直来到了古陶瓷修复中心,刚一进去,他就碰见好久没见的小乔正拿着茶杯出来倒水。
“咦,小乔姐,你回来了。”
向南一看到小乔,就停下了脚步,看着她笑道,“你小宝宝呢?什么时候带来看看啊!”
小乔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就开始请产假了,过了年之后才回来,听说期间生了个八斤八两的大胖小子,把她老公一家人开心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你傻呀,我这上班呢,带个婴儿过来算怎么回事?”
小乔瞥了向南一眼,说道,“你什么时候结婚呀?也该找个女朋友了,过了年都二十四五岁了吧?”
“我还早着呢!”
向南感觉一阵头大,这小乔姐生了娃之后连性格都变了啊,原来多爽快的一个人,现在怎么也变得这么唠唠叨叨的了?
真是愁人啊。
他赶紧挪动脚步一边往老师的办公室方向走去,一边笑着说道,“那个小乔姐啊,老师找我有事呢,我先过去看看,等有时间再找你聊啊。”
说完,也不等小乔反应过来,他就赶紧撤了。
可不能再留下来跟小乔姐唠嗑了,再留下来,没准说着说着,小乔姐就要给自己介绍女朋友了。
这哪行?我都还没准备好呢。
江易鸿的办公室门大开着,向南来到这里时,往里面探头一看,就看到自己的老师正戴着老花眼镜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件青花瓷在细细地看着。
向南抬手轻轻敲了敲门,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江易鸿才将手里的那件古陶瓷器放在茶几上,回头看了看向南,笑着说道:“来了,自己坐吧。”
等向南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之后,江易鸿才继续说道:
“这次叫你过来,是有个事想跟你说一下。前两天我去京城那边开会,有几家博物馆的古陶瓷修复中心打算合作修复古陶瓷器,咱们这边的长三角城市群,主要是以魔都博物馆为首,但单单以魔都博物馆的力量,我个人还是觉得太过薄弱了。所以,我想了想,打算将你的文物修复公司也引入进来,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向南想了想,问道:“这个几家博物馆合作修复古陶瓷,是以什么形式开展的?”
“说是合作,实际上应该算是技术援助的形式。”
江易鸿将老花眼镜摘了下来,拿在手里摩挲着眼镜腿,笑着说道,“你也知道,在长三角这一块,古陶瓷修复的主要技术力量,还是在魔都博物馆,金陵博物院和之****次之,至于其它城市博物馆,那就要薄弱得多了,所以,很大程度上,是他们将残损的古陶瓷器送到这里来,由我们来修复。当然了,我们也不会免费帮他们修复文物,他们还是要支付一定的修复费用的。”
“那我的文物修复公司加入进来,会不会不大合适?”
参与合作的都是各大城市博物馆,里面忽然混进去一家私人文物修复公司,怎么看怎么别扭,这也是向南的顾虑所在。
至于和博物馆合作修复文物,他的文物修复公司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这方面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障碍。
“有什么不合适的?”
江易鸿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失笑道,“本来就是合作修复古陶瓷器物,把文物修复好才是重点,其它的都不重要。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去说服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