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vjhh優秀都市小说 紅樓大貴族討論-第658章 那朕算什麼?熱推-t9ipf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秋风萧瑟中,之前那内监又摇着佛尘出现在大门口。
试爱萌妻 秋如水
“哟,各位大人还没走呢?”
太监独特的尖细之声,引得众位瑟瑟发抖的大臣们抬起头来,随即冷哼一声。
要不是看在太上皇的面上,凭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能骂的这种没种的阉人十年不敢出门……
“既然各位大人都没走,那就跟咱家走吧……”
大内监也不知道是看不出来大臣们眼中的恶意还是根本不在乎,仍旧皮笑肉不笑的打着瘆人的腔调。
不过他的话,倒是令众位大臣们心内惊喜起来。
王维仁忍着恶感,抬起头追问:“敢问公公,可是太上皇答应了召见我等?”
可惜太监耳背,根本没有理会,带着两个太监头也不转的走了。
王维仁面色阴沉,眼中闪过明显的冷光。
待有一日,定要叫这阉竖悔不该今日……
你不来,我不走 小生得闲
“父亲……”
王维仁之子王礼过来搀扶,于是王维仁艰难起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道:“各位大人辛苦了……”
造化仙王 雪夜流星
说着,让王礼去搀扶几个比他年纪还大的老臣。
“首辅言重了,这等苦吾等还能承受。好在天不负我等,总算太上皇英名未断,终于答应召见我等。”
“是啊是啊……”
大臣们多数面上带起笑容。
王维仁面上微微一笑,然后便立马打起精神。
现在只是第一步,更大的挑战,还在后头……
“各位大人请随我来……”
说着,王维仁当先向熙园而去,虽然已经不见了那太监,但是门口的禁军将士,果然没有再阻拦他们,于是一群老骨头,强打着精神,一撅一拐的往他们心目中的圣殿而去……
冲喜王妃
……
同一时间,皇宫,历时一日的大殓礼总算走向结尾。
众王公、诰命人等,也陆续收拾一番准备回家。
贾宝玉却还不能走,他还有一些善后之事需要安排,并且又要开始筹备三日后送皇帝的灵柩回皇陵的事宜了。
“王爷,有位熙园的公公求见!”
听见侍卫的传报,正在灵堂与礼部几个高官议事的贾宝玉神色一动,与其他人告歉一声,随着侍卫出来。
“唷,靖王爷,太上皇老人家有请……”
一个原本在众太监的簇拥下,鼻孔朝天的大太监,在看见贾宝玉出来的时候,立马撇下其他人小跑着过来,打着千儿的笑道。
贾宝玉认得他,是太上皇身边除了冯祥之外的另外几个大内监之一。
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些太上皇身边得用的大太监,那是一个比一个眼高于顶。
甚至以前他就见过,连大明宫总管戴权见了他们,都是小心翼翼,伏低称小的。
“哟,原来是姚公公,不知太上皇他老人家因何事召见我?”
贾宝玉因为得太上皇宠信,又对这些太监没有表露过“种族歧视”,甚至时常以黄白之物填充他们的腰包,这一来二去,贾宝玉在太监界里的名声那是相当好,便是这些高贵的太监,也对贾宝玉是十分的客气加讨好。
穿越之若轩格格 冰冻柠檬
月入塵喧
“呵呵呵,这个奴才可不敢乱说,王爷到了太上皇跟前,不就知道了?”
老太监笑道。
贾宝玉倒也不勉强他,真要什么话都敢乱说的太监,反而没什么价值。
“那敢问公公,太上皇除了召见我,还有没有召见别人?”
“这个,除了王爷,太上皇还吩咐奴才们去叫了太师,还有内阁宗阁老……”
贾宝玉闻言,心中安心了不少。看这个老太监确实不愿意多言的情况下,也就不追问了,笑着摆手道:“公公请……”
“王爷先请……”
……
熙园内,大臣们来到濯尘殿,原以为会得到太上皇的召见,但是到了濯尘殿之外,却没有人接待他们。
他们可不敢闯太上皇的寝宫,因此只能由王维仁牵头,又一次在门外叩请觐见。
就在他们以为太上皇还要让他们再跪一阵的时候,濯尘殿内有了动静。
先是大批太监们齐出,侍立于阶上阶下,然后又有太监们抬着一张张屏风,将飞檐廊角的通风口给遮挡……
这番动静,令抬头打量的大臣们心中诧异的同时又不禁感到羞愧。
是呀,太上皇都那么高寿了,而且还在病中。他们这么做,是否算是没有为君着想?
要是太上皇真的因此出了什么差错,那他们这些人,不是万死难辞其咎?要是再被史官给记一笔害死圣君的罪名,岂非遗臭万年……
情流爱河
当然,这只是少部分忠君爱国之心十分强烈的臣子所想。
只是不等他们想通,又见濯尘殿后面,忽然涌出许多禁军官兵出来,将濯尘殿前的广场给围了起来,自然,也就将他们围在中间。
看那些禁军官兵们沉俊肃杀的气势,又令一些胆儿小的大臣心下生惧。
难道太上皇真的生怒了,要处置他们?
很快太监们就位,禁军官兵们也收敛精神,全部肃穆以待。
大臣们被这股气势所慑,都是小心翼翼的模样,丝毫不敢发出杂音。
终于,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木轮转动的声音,太上皇的身影,出现在廊角下,由太监推着,来到众位大臣们正面的台阶之上。
太上皇坐在轮椅上,外面裹着一张白虎皮制作的氅衣,双手笼在袖中,头发微微披散。
但是一双眼睛,仍旧威严而深邃,令人不敢直视。
王维仁目光一凝,率先举起双手,然后与众臣一起叩拜道:“臣等,参见太上皇。”
众臣伏跪,久未曾听叫起。
时间一时一刻的过去,就在有些胆小的大臣们身体出现颤抖的情况之时,才听见太上皇淡然的声音:“尔等执意要见朕,究竟有何事?”
终于听到太上皇的声音,令许多大臣心下都很松一口气。
只要年纪稍大一些的,都是在太上皇当朝之时做过臣子的,他们早已经听习惯了太上皇那平淡而又充斥着威严的声音。
太上皇是千古少有之圣君,可不是太上皇自己说的,而正是他们这帮大臣吹捧出来的,可见在他们心中,太上皇绝非苛刻残暴之君。
其实,这也是他们今日敢这么做的原因。
三國之帝皇戰
不过到底也知道太上皇心情肯定不佳,也没有人敢乱说话,都把目光看向前面的首辅和忠顺王。
忠顺王此时就像一只鹌鹑一样,半点不敢抬头,因此便悄悄用胳膊肘抵了王维仁一下,意思自然是让他代表大家开口。
王维仁直起身,拱手拜道:“启禀太上皇,近来朝廷发生了许多大事,以致于朝野内外,人心惶惶,流言四起。
今日,朝廷突然得到边关紧急文书,西海托摩、安南、暹罗、茜香四国共同联兵犯我边疆,值此朝廷内忧外患之时,臣等为大玄江山社稷计,恳请太上皇早立新君,坐镇中枢,带领朝廷渡过难关……”
太上皇微微闭着眼睛,似乎不太有精神与王维仁对话。
旁边的冯祥便代为应道:“太上皇之前不是下过旨意,让靖王代为署理国事,由太师及首辅大人共同佐之。
如今首辅及诸位大臣这般,可是靖王才能不足以处置朝局中事,还是靖王做了什么错事,令众位大臣不能心服啊?”
王维仁心知,冯祥的话,便是太上皇的意思,也不敢怠慢。
他想了想,郑重的道:“冯老公公言重了,靖王天资过人,能力也是不俗,然国不可一日无君,靖王终究年纪太幼,且非君非储,若是长期统领百官,实为名不正言不顺,早晚必有祸端……”
王维仁可非政治小白,他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企图诬蔑贾宝玉,但是,他用另外的话锋,却直接道出问题的核心。
而且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名头扣上,也算是侧面言说,贾宝玉不够资格统领他们。
既然不够资格统领他们,那么,自然更没有继承大统的资格……
冯祥闻言,看了太上皇一眼,然后退下。
太上皇睁开眼睛,俯视着下方的群臣,轻声问道:“国不可一日无君么,呵呵,那朕算什么?”
群臣一愣,随即浑身颤栗。
王维仁也是面色一变,伏拜而下:“老臣失言,罪该万死!”
他们以前说起的时候,也是说的国不可一日无君,但是他们口中的君,指的是坐在龙椅上,处理朝政,统御百官的皇帝。
他们都没有想到,就算是退位了之后,太上皇心中,仍旧将自己视作为君。
这原本就是没什么争议的事,他们也并无任何对太上皇不敬之处,只是太上皇这么一问,就显露出太上皇对他们有多么的不满!
太上皇脸上浮现一抹冷意,却没有再追根究底,反而话锋一转,又问道:“要是朕记得不错,今日乃是皇帝的大殓礼,尔等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太上皇没有往深处追究,但是方才太上皇那话就像是悬在百官心头的一把利剑一样。
王维仁内心也不再平静,额头微微冒汗。
但是好在这个说辞他早有了,“回太上皇,臣等今日骤闻外敌犯边,事发突然,臣等不敢怠慢,这才与众位大人,前来恳请太上皇册立新君,然后臣等才好安心辅佐,助朝廷度过难关。倏忽之处,还请太上皇降罪。”
太上皇十余年不御朝,王维仁心中已经有些忘了太上皇的圣威。
方才再次切身感受到那种被太上皇一言一语支配的感觉,他才有些醒悟。
此时他心中,已经熄灭了在太上皇面前劝进忠顺王的念头,他只想着,今日只要让太上皇说出新君人选即可。
是忠顺王自然最好,就算不是,也自当以后再谋图之。
他不想再承受来自于太上皇的圣威。
————
幸好,太上皇看起来,确实没什么日子可活了……
至于景泰帝的大殓礼,对于他们这些知道景泰帝真正死因的人来说,并没有多放在心上,不过是表面功夫而已。
谁知,太上皇听得他的话,却提高声音问众臣:“那你们呢,可也认罪?”
現場
众臣忙道:“臣等认罪,请太上皇责罚。”
就算知道太上皇要作筏子,他们也认了。
认这个罪,总比认那“国无君”的罪名好,那可是欺君灭族的罪!
于是太上皇也不再多言,只一摆手,道:“宣示吧。”
“是~”
冯祥领命,然后上前,朗声道:“太上皇口谕,群臣擅离大行皇帝祭典,不敬皇帝,不守国法,各责廷杖三十,以儆效尤。”
随着冯祥的话音落下,早有准备好的太监将一张张刑凳搬出来,然后那些周围侍立的禁军们排列上前,两两一组,将跪着的大臣们拖下去……
大臣们虽然一个个如丧考妣,但是也不敢求饶和反抗。
王维仁面如土色,不想太上皇一点也不顾及君臣颜面和法不责众的道理,竟要杖责所有大臣。
正要认命的随着官兵下去,不防上头冯祥又道:“太上皇吩咐,首辅王维仁多年来忠于王事,劳苦功高,特赦免去杖责。”
王维仁闻言,面色骤变,他强忍着心头的恐惧,立马跪下道:“老臣多谢太上皇宽宥,但是今日之事,乃是老臣主使,实在愧领皇恩,还请太上皇准臣与众位大人,一起领责……”
他的话音刚落,冯祥便笑道:“王大人,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岂有请辞的道理,王大人身为首辅,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了吧?”
王维仁面色苦涩,见太上皇只是眯着眼睛,半点没看他,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谢恩起身。
没错,太上皇特赦他的罪责,在他看来,并非是恩,而是捧杀。
一百多人前来,连太上皇的亲儿子忠顺王都被杖责,却只他一人幸免,何意?
要知道,今日那些大臣,大多数可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跟着他一起前来请旨的!
如今他们全部遭殃,只有他这个倡导者反而站在一边看着,其他人心中作何感想?他已经隐隐看见那些听到他被赦免,微微一怔之后,面色越发难看起来的同僚们了。
他也明白,今日之后,他要再号召他们做什么,只怕,他们不会再这么听话了……
虽然明知道这是坑,他却没有任何办法改变。
于是,他悄然瞧了一眼上首静静的躺在轮椅上的太上皇,心中再次敬畏起来。
这就是太上皇的手段么,轻描淡写的一笔,就让他进退维谷。
大臣们的哼叫声很快从后方传来,一声一声,都如同敲打在他的心上一般。
他不敢回头去看,他怕他可能会看见怨毒的眼睛……
他心想,自古以来有刑不上大夫之礼,而朝中大臣大多年迈体弱,太上皇不至于真的要因为这点小事而荼毒大吧?
想必只是做做样子,他们哪儿能受得了三十廷杖……
但是一声接着一声的闷哼和痛呼,让他失去侥幸之心。
他知道,今日廷杖打在他们身上有多重,日后他们对他的怨恨,就有多深!
相权……
多么可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